<<返回黑子的篮球圈 回应/阅读:11/5006

【黑子的小说】送你的矢车菊(转)

Lv14 乖乖女゜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623 和TA聊天
1实浏玲央
一、生日

“今天的事麻烦你们了,把东西放在后面就可以了。谢谢!”
  
  “不麻烦不麻烦。”
  
  今天与以往不同,赤司并没有参加篮球部的训练,就让家里的司机开车带他离开了。原因无他,今天是他的生日。
  
  就算他的父亲和他自己都觉得无关紧要,但是学校里的女生就像发疯了一般。今天一大早,他就收到了各班各届女生形形色色的礼物。其中不乏有他认识的,也有从来不曾说话的。他向来是个受欢迎的人。
  
  虽然不想麻烦其他人,但无奈礼物太多了。小太郎他们集体提出了帮他搬运东西物,他也没有理由拒绝他们的好意。
  
  “我先走了,明天学校见。”
  
  “好的好的,我们先去训练了。”回答他的是实渕。
  
  他冲着众人点点头,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车里。洛山众人只觉的一阵风在脸颊拂过,回过神只看到了一个渐行渐远的黑影。
  
  “好了,小征走掉了,我们去练习吧!”
  
  “好!”
  
  赤司家在京都的分宅离洛山并不远,有大概十五分钟就能到了。与本宅不同,分宅可能是因为在京都的原因,显得很有当地的风格。
  
  赤司下了车,就有人帮他打开了庭院的大门。院子内部看起很古朴,装饰并不奢华,却也极其精美。或许是因为处在万物衰竭之际,院内除了一些长青的植物,剩下的全都是一些光秃秃的枝干。但是也不妨碍人们的臆想,如果在如果在全盛之际,这又是一番怎样的美景。
  
  “少爷,欢迎回来。”
  
  说话的人是一个看起来年过半百的老妇人,这是因为听说赤司要在洛山上学,父亲特意安排照顾他的。虽然啰嗦了点,但是是个不错的人。大家一般都称她为中山太太。
  
  “嗯,我回来了。”赤司冲着她点点头,然后继续向庭院深处走去了。
  
  他回到房间,过了不久就有人把他今天收到的礼物全数送了进来。看到摆满地板的礼物,他却只是能深深的叹了口气。
  
  还是先写作业吧。
  
  作业对于他来讲很简单,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他就完成了全部。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平时这个点他大概还在训练吧。
  
  在门口徘徊了一下,终于还是拉开了房间的门。他在走廊里慢慢的走着,隔了很远,就能闻见一股饭菜的香味。就算父亲并不在意他的生日,但这些下人也都会张罗着的。
  
  或许今年又会恢复跟之前一样吧,一个人的生日。不,或许还有一个人会陪着他。
  
  赤司在一个房间的门口停下,一把拉开了房间里的门。映入眼帘的是几盆颜色各异的花,正在努力的盛开着。看到这些花,他露出了一个这个房子里的人无从知晓的微笑。
  
  这不止是给这些花的,也是给送花人的。
  
+1 5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楼 2015-07-28 19:14
Lv31 花蝶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49 和他聊天
4叶山小太郎

矢車菊。。。(想到別的了。。。)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 来自安卓版手机圈圈 2楼 2015-07-29 08:16

黃金的光輝

一切太陽光可以覆蓋的地方是我們的家鄉

跨越族群

超越言語

將雙手交疊在在另一雙手中

牽起迴轉不停的圓圈吧

Lv38 这货、攻受兼备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022 和他聊天
7绿间真太郎

请把原作者同意转载的截图放上哟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4楼 2015-07-29 11:32
Lv14 乖乖女゜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623 和TA聊天
1实浏玲央
二、离别

U-17,201宿舍。
  
  “好了,大家继续加油吧。我要走了哦!”
  
  “部长……”
  
  “真是的,我只是去美国啦,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的。”
  
  幸村无奈的看着已经开始嚎啕大哭的切原,果然依旧让人让心不下啊。转头看见柳朝他点了点头,不过相信大家会照顾好他的吧。
  
  揉了揉切原看的脑袋,卷卷的头发划过掌心痒痒的。“赤也,你要好好努力!你可是我们立海大的王牌哦!”
  
  “是,幸村部长!”切原用手胡乱的抹了抹眼里的泪水,努力的做出一副很坚强,很可靠的摸样。
  
  “噗嗤——”看到切原的样子幸村笑出了声,与球场上那个叱咤风云的神之子不同,场下的他显得倒有几分邻家少年的调皮。
  
  “不,我已经不是部长了。从今天起,我任命你为网球部部长。是否能让我们相信一下呢,切原部长”幸村浅浅的笑着,表情柔和的不可思议,这是前辈面对后辈时独有的温柔。
  
  切原努力的吸了吸鼻子,因为哭泣,他的鼻尖和眼睛已经微微泛红。他回头看向立海大的众人,大家或许或少的带了一些笑意。真田也是少见的对他流露出了赞许之意。
  
  反倒是更想哭了。
  
  但这次他还是强忍住眼泪,努力的做了一一个大大的笑脸。此时他的样子有些滑稽,但是给人感觉倒是成熟了不少。
  
  “我一定会带领立海大赢得全国冠军的!我可是立海大的王牌!”
  
  “你还是把你的英文搞好了吧!”丸井嘴快的接了一句,下一秒,整个宿舍里又是一片欢声笑语。
  
  “说的也是呢,赤也的学习太差劲了。”幸村装作苦恼的皱了皱眉好看的眉。与他相处这么久的立海大众人显然知道他是装的,但是还是有单细胞的生物中枪了。
  
  “丸井前辈真是的……”切原不满的看了一眼揭短的丸井,“我一会好好学习的!”
  
  “好啦,我相信你就是了。”幸村狡黠的笑了。转过头来又看着其他人“莲二,真田,剩下的就拜托你们了!”
  
  “放心吧。”柳睁了一下眼睛,又马上的闭上了。这让大家觉得他眼底飞快闪过的棕色,似乎只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嗯。”真田的答复一向简洁,但是却让人意外的安心。
  
  “还有,白石。这些花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
  
  “早点回来吧。”不二依旧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不过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显然在宿舍里他们两个人关系相处的不错。
  
  “好。”他同样的回以了不二一个微笑。
  
  “各位保重!”他的目光扫视了周围的众人,很欣慰的,这次他看到的全都是一张张自信满满的脸。
  
  面朝着大家挥了挥手,他拿起自己的行李,大步的走出了u-17的训练场地。
  
  U-17。他,幸村精市,还会回来的!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5楼 2015-09-24 20:51
Lv14 乖乖女゜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623 和TA聊天
1实浏玲央
三、我只是一个人

“喂,你好。我是赤司征十郎。”
  
  “是我。”
  
  “父亲大人,您有什么事吗?”
  
  “我今天不回去了。”
  
  “我知道了。”
  
  “好了,我还有事。”
  
  “嗯……”
  
  “嘟嘟嘟——”
  
  还没来得及问一句对方现在过得好不好,电话里就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忙音。赤司放下电话,却已不知道自己应该摆出一副什么表情。
  
  高兴吗?是因为父亲还记得自己的生日?或许他忘不掉的,只是这一天吧。这让他不知道如何形容的一天。据说,母亲就是这一天死掉的,明明可以放弃自己,好好活下去的。
  
  这么多年来他也不曾听人说过父亲跟什么女人有染,想必父亲是很爱母亲的。所以,父亲才选择疏远自己吧。
  
  赤司只在相片里看见过他的母亲。对方有着同自己一样的红发,但是并不刺眼,反倒是让人觉得很温暖的红。
  
  偶尔,赤司也会相信血缘这种东西。每次看到母亲的照片,他都会觉得很安心。这或许是,来自母性独有的力量吧!
  
  “怎么样?老爷有说什么吗?”
  
  中山太太看到赤司挂了电话,立即凑上前来。与其他人不同,中山太太是第一次照顾赤司,所以不曾知道他们父子之间的事。也或许是京都人独有的直率性格,所以她对这位少爷并不畏惧,反倒是在心里把他当做一个普通孩子对待。
  
  “父亲说不会过来了。”
  
  已经习以为常了,他并不会觉得伤心之类的。朝着中山太太摇了摇头,他就走开了。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中山太太也立忙住了嘴。然后再一次的投入到工作当中了。就算老爷不会来,这些也是不能随便了的。
  
  再一次拉开花室的门,这一次他的心情不如之前了。明明想着自己不在意,明明本来也不曾期待过,但是一股烦躁的情绪却占据了心头。
  
  心烦的时候,他喜欢来到这里,看到这些花,总是能让他的情绪慢慢安定下来。虽然看起来是五彩缤纷的,但是始终不过都是一种花,一种名为矢车菊的花。
  
  这些花也全部出自一个人。一个他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笑起来却比这些花都美的人。这一点也没有夸张,那人笑的时候,连带周围的人都会觉得是幸福的。恰巧的是,对方就是这么一个爱笑的人。
  
  他与那人的算是小时候就认识了,并非什么幼驯染,相识也无非是一场意外。搞成现在这样也算是对方的功劳吧。至少他从来都没想过他们能维系下这份感情。
  
  在某些方面,他是个消极的人。
  
  他觉得时间久了,之前再深刻的东西都会被时间冲淡,这需要的不过只是一个慢慢过渡的过程罢了。但,他却从来没想过,有些东西并非是他个人能控制的。而时间,也不止会一味的带走些什么。岁月间沉淀下来的东西,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叩叩——少爷您在吗?”
  
  隔着一门只差,赤司能清晰的对方的声音。他打开花室的门,怕是会惊扰什么似的,又轻轻地带上了。
  
  “什么事?”
  
  “您的朋友们正在门外等您。”
  
  “嗯,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他说完话,对方就退下继续忙活着一些事了。这么说的话,应该是实渕他们吧。
  
  果不其然,打开大门以后,四张熟悉的脸一个都不差的冒了出来。
  
  “赤司司!”看到赤司,小太郎首先叫了出来。
  
  “嗯。”赤司朝着小太郎点了点头,目光却看着实渕。
  
  “阿拉,小征,你不是今天过生日吗?我们四个作为你的前辈当然也要有所表示了。”实渕的眼睛眯成了一条弯弯的缝,他从书包里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品盒,一边又用手捅了捅身边的根武谷。
  
  “啊,是啊。”根武谷连忙哈哈的笑着拿出了一个小袋子,显然在礼物方面,还是实渕更细心一点。
  
  黛和小太郎也非常自觉地掏出了各自为他准备的礼物,看着包装就知道里面的东西不会很名贵,却也是他们的一片心意。
  
  “谢谢。”
  
  不管是出于礼貌,或是各种方面,他都应该对他们说一声谢谢。
  
  “没关系啦!话说赤司你的生日会一定很热闹吧?”
  
  小太郎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他独有的猫眼瞪的大大的,从他脸上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分明想说:赤司的生日会一定很厉害吧?我好想看。
  
  还没等赤司做出任何回应,根武谷和黛就迅速的把小太郎架走了。实渕立马堆笑着凑上前去去。
  
  “小征你一定很忙吧,还是赶快进去吧。说不定那些客人都在等着你,我们没问题的。”他笑了笑,然后就把四人的礼物推进赤司的怀里,几人就急匆匆的跑掉了。
  
  赤司抱着礼物,有人自动的帮他关上了门。其实他还有没说出口:如果有空的话,你们可以进来陪我一起过生日吗?我,只有一个人。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6楼 2015-09-24 20:54
Lv14 乖乖女゜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623 和TA聊天
1实浏玲央
四、送花人

等待,依旧是等待。
  
  实渕他们送来的的礼物他并没拆开,这中途他还收到了黑子,绿间和黄濑三人寄来的礼物。还能收到这三人的礼物让他稍许意外,不过想想也到没什么了。
  
  黑子向来是个很懂礼节的人,绿间也是他在帝光时期最为交好的。至于黄濑,如果没猜错的话,送的大概又是他的写真集一类的。紫原和青峰他倒是并不在意,这两个人如果什么时候这么矫情起来,他倒反是会觉得意外了。
  
  这些礼物全部都静静地躺在他的房间里,跟洛山众人送的放在了一起。虽是如此,他还是把他们送的,与学校那些女生送的礼物区分开了。
  
  冬天的白天相对夏天要短很多。不知不觉间,天色也暗下了许多。
  
  一切都准备的非常妥当。虽然对比一些的名门的生日派对要逊色很多,但是这也是普通人家无法比拟的。
  
  他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始终没有要开饭的意思。原本有下人询问过他是否准备开饭,他摇了摇头,就再也没人提过这个事了。
  
  不过也确实是,面对着一个清冷偌大的房间。面前放着再多精美的食物,若是没有一起分享的人,那也就没有意义了。
  
  这些下人中有之前就服侍过他的,也有来京都才开始到赤司家工作的。面对记忆中那个有些寡言的少爷,现在最多的还是心疼吧。明明不过只是个孩子。
  
  “赤司少爷,幸村少爷来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赤司打小就跟在他身边随身保镖。他算是见证了两人初遇的人,不过因为太偶然性了,所以他一开始也忘了。不过幸村每年都会来,想记不住都难。因为来过找赤司的人,他用十根手指都可以数清楚。
  
  “把他带进来吧。”
  
  “是。”
  
  说不高兴是假的,毕竟这么久没见过面了。但是见到来人以后,他反倒是释然了。对方还是如之前一样,会笑呵呵地看着他。似乎这一切都不曾变过。
  
  “好久不见了,征十郎。”
  
  幸村笑的时候眼睛会弯成一轮月牙形。如果从外表上看,大家都会觉得他一定是个温和无害的少年。虽然他的确是个温柔的人,但他生气以后是任谁也招架不住的。不过,这种情况倒也很少见。
  
  “好久不见。”
  
  赤司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至少,之前环绕他心里的烦躁感全都消失不见了。
  
  “好啦,生日快乐!这是今年要送你的礼物!”果不其然,幸村搬出一个花盆,淡紫的小花静静的在这个冬天绽发着。
  
  之前从u-17回来以后他就直接回到了家。跟父母报完平安之后,只是稍带说明了一下,幸村夫妇就点头同意了。之后他就抱着这盆花,从神奈川一直到了京都。
  
  “谢谢。”赤司接住花盆,然后又递给了候在一旁的下人。“把这个和其他花一起放在花室里吧。”
  
  “是,少爷。”
  
  “花室?”幸村微微的睁大了眼睛。“我还以为那些花会被你留在原来的地方呢,没想到你全搬了过来。可以去看看吧?”虽然是疑问的话,但是口气却是不容拒绝的坚定。
  
  “可以。”
  
  “那就走吧!”似乎就像是等着赤司这么说一样,幸村就拉着赤司飞快的在走廊里跑了起来。
  
  “停下。”看到越来越不靠谱的幸村,赤司连忙出言阻止他这么疯狂的举动。
  
  “怎么了?”幸村冲着他眨眨眼睛笑了笑,笑得一脸单纯无害。
  
  “不是在这边。”赤司指着自己身后的方向。
  
  “哦?这样啊,我以为我的直觉准没错呢!”幸村吐了吐舌头,一头微微卷曲的头发因为激烈的奔跑有些凌乱。
  
  “还有……”
  
  “嗯?”
  
  “你可以放开我的手吗?”
  
  “抱歉。”
  
  “没关系。”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7楼 2015-09-24 20:57
Lv14 乖乖女゜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623 和TA聊天
1实浏玲央
五、两个人

当两个走到花室的时候,赤司吩咐的那个送花的下人已经离开了。
  
  与之前不同,幸村反倒是安静下来了。他静静的看着自己送给赤司的那些花。显然,这些花都得到了很好地照顾。
  
  花并不多,和这个花室对比来讲显得有些浪费了。花不多,数量也不曾与自己送给赤司的花的数量成正比。这些花的生命也是非常有限的。
  
  “好了,看到这些花都好好的,我就放心了。”他朝着赤司笑了笑,然后首先走出了花室。
  
  看到他的反应赤司,反倒是微微一愣。然后也就随之走了出去。在赤司准备拉上花室的门之前,幸村又猛地阻止了他的动作。
  
  “小兰你要努力跟大家做朋友哦!”这话显然是对他的那盆花说的,待他回过头,赤司看见他的眼底闪过一丝调皮。
  
  赤司不准备对他的行为做出任何评价,幸村精市向来是个奇怪的人。明明是个看起来非常温和的人,但有些时候,却比任何人都倔强。
  
  “好了,走吧。”
  
  “嗯。”
  
  赤司再一次的拉上了花室的门。这一次,幸村并没有阻止。
  
  “呐,今天晚上吃什么?”
  
  “汤豆腐。”
  
  “太残忍了!”
  
  “还有烤鱼。”
  
  “征十郎你果然是个好人。”
  
  两人稀里糊涂的吃了晚饭。有幸村在,显然他做不到“食不言”了。如果不搭理他或是阻止他的话,反倒是自找麻烦了。相对的你会收到更强烈的抗议,这一点是赤司深有体会的。
  
  但他并不知道,幸村平时也并非是个吵吵闹闹的人。他也跟他一样,更多的时候,他只是在看着别人开心地笑着。
  
  一直以来,赤司都觉得幸村是个奇异的人。并非他多么的厉害,而是他好像永远都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题。就算是面对不喜言谈的他,对方也丝毫不会冷场。
  
  他对他讲述着他们的学校,他的家庭,他的队员。不管任何时候,他总是那么温和的笑着,仿佛是可以包容一切的微笑。但只有扯到网球的时候,赤司才能感觉到他与平时的不同。
  
  他会跟他说着关于网球的种种,他也会因为之前因为住院而无法练习沮丧,他会因为比赛输掉而自责。似乎只要跟网球相关的,都能跟他维系在一起。或许正如他说过的:“网球就是我自己”的宣言一样,网球就是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赤司喜欢象棋,只是他觉得人生就如一盘棋。他喜欢掌握着一切的感觉,这让他非常有安全感,至少心里会很踏实。他喜欢篮球,因为他可以畅快淋漓的流汗,他享受着每次在篮球赛中与队友的小小互动。这虽然是无言的,但却能给他莫大的满足。
  
  不过也仅仅是喜欢而已,这是他所需要的。对比幸村的那种想法,也就是相形见绌了。他还想象不到,自己什么时候能对什么东西能如此的坚定。
  
  好像自己与幸村的联系,似乎就是跟着小小的网球有关呢。想到他与幸村的相识,他突然觉得有些不真实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8楼 2015-09-25 20:14
Lv14 乖乖女゜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623 和TA聊天
1实浏玲央
六、初遇


  他们相遇的那一年,他七岁,幸村五岁。相遇的地点是东京的某个街头网球场。
  
  其实这一切不过只是他的心血来潮罢了。
  
  在那一年的某个夏天,在回家的中途。他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突发奇想的想去街头网球场看看。那时他还没想到自己喜欢什么,对任何东西还保留着孩子的好奇。也不曾有什么天帝之眼让他预测到,能碰上幸村精市这个人。
  
  命运或许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它能让人欣喜,也能让人下一秒迷离。
  
  偶尔赤司也曾想过,如果自己不曾遇到幸村精市这个人又会怎么样?
  
  两个人相遇的故事算是很恶俗了。幸村那时也算是人小鬼大,听着俱乐部的教练说东京有很多高手,所以就一个人偷偷的从神奈川跑到了东京。他本意也仅仅是观摩一下就好,却不曾想遇到了几个喜欢以大欺小的国中生。
  
  可想而知,他们比上了。不过幸村倒也不吃亏,甚至还有要赢的趋势。对方眼看着面子要挂不住,就把球打在了幸村的身上。之后两伙人就发生了争执。显然,对比一群比幸村要高很多的国中生,五岁的幸村当然是势单力薄。
  
  这一切不巧就被赤司看见了。
  
  出于人道,赤司都要帮幸村一把。但是他的个头也跟幸村差不多,那群初中生并没把他放在眼里。直到他们看到赤司随身的保镖以后,也就一哄而散了。
  
  理所应当的,面对赤司的帮助幸村表示感谢。但赤司准备离开时,却又被他死死的拽住了衣角。
  
  原因很简单。这是幸村第一次自己来东京,这个街头网球场也是他绕了很久才发现的。也就是说——他迷路了。
  
  赤司那时也算是个温柔善良的好孩子。虽然他有些不满对方把自己的衣服都要弄皱了,但还是好心的把他带到了警所,顺带的还陪着他等来了他的父母。
  
  等待的过程中幸村反倒是显得比他还无所谓,东看看,西瞧瞧的。不得不说,幸村比赤司更讨人喜欢。没过多久,警所里就传来了一阵欢笑声。但是,这里面并没有赤司的声音。
  
  等到幸村的父母来的时候。上一秒还跟一群人笑着的幸村,就飞快的扑到母亲的怀里哇哇大哭起来。这变脸的速度倒是让赤司有些反应不过来,警所里的人也只是笑了笑。
  
  他的眼泪来得快,去得也快。
  
  只是持续了不到五分钟,幸村就慢慢的停止了哭泣。他红着眼圈朝着他笑了笑,赤司分明的看出对方的脸上还有未干涸的泪。
  
  “谢谢。”他听到幸村是这么对自己说的。可能是因为刚刚哭过,他的声音有点闷闷的,带了一些浓重的鼻音。
  
  “没关系,下次请务必注意安全。”他记得他是这么回答的。
  
  他那时觉得自己的回答蛮正常的,不过反倒是让对方破涕大笑起来。当时还不知道对方在笑什么,现在想想,倒也理解了。自己那时也不过才七岁,在同龄人那里,这种言论应该是很奇怪吧。
  
  “你还真是个很奇怪的人呢!跟真田那个家伙一样。不过你倒是比他长得可爱多了。”
  
  当然那时候赤司显然还不知道真田是谁,最重要的是他也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且,他还是第一次被别人这么形容。
  
  看着两个孩子,幸村的母亲倒是笑了。她的笑容里倒是跟幸村有几分相似,长相也十分柔美。让人一看,就觉得很温柔。
  
  虽然赤司不曾见过自己的母亲,平时跟他接触的异性只有家里的仆人和学校的老师同学。但是他还是能感觉到,这或许就是母亲的感觉吧!
  
  幸村的父母很客气的跟赤司表示了感谢,然后又说了幸村几句。但显然幸村是个撒娇高手,也或者他就是这么一个不省心的人。所以他撇了撇嘴后,他的父母马上又只能无奈的揉了揉他的脑袋。
  
  眼前的景象很温暖,这是赤司梦里才会出现的画面。出于心理原因,他有礼的跟大家打了一声招呼,然后就叫着保镖准备离开了。
  
  在他准备离开之时,一双小却意外有力的手再一次抓上了他的衣角。那时他却不曾想过,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却会对他今后的生活影响的如此深。
  
  “请等一下!”他叫住了他。“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幸村精市,请多多指教!”
  
  赤司呆呆的回过头。他笑靥如花,似乎周围的气氛都受到了他的影响,比起之前轻松了几分。
  
  “你好,我是赤司征十郎。”他记得他是这么说的。
  
  之后幸村又零零碎碎的问了他很多问题。面对这么热情的问答方式,没过多久赤司就败下阵来。待对方跟他挥手告别时,天空已经漆黑一片,不远处的天际之间,还能看见几颗孤零零的星星。
  
  后来也不知怎的就被他这么缠上了。没隔多久他就会给他打电话,讲述着他经历的各种事。小大他的某个同学,大到他又去了什么地方,遇到了什么事情。
  
  一开始赤司觉得有些不自然,但是他倒是不觉得讨厌,就由着他来了。后来他也慢慢习惯了对方的方式,甚至有些期待起来。到了现在偶尔他也会主动的打电话给他。
  
  要说为什么幸村精市这个人对于赤司征十郎来讲是特别的。也许是因为幸村是他的第一个朋友吧。
  
  第一个,总会是最特别的存在呢!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9楼 2015-09-25 20:17
Lv14 乖乖女゜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623 和TA聊天
1实浏玲央
七、其实还有很多话没说

两人之后又聊了很多,虽然看起来还是幸村一直在挑起话题。但是比起平时来讲,赤司也算话多的一天了。
  
  时间慢慢流逝,相对着越来越暗的天色。当表针指到九的时候,两人双双意识到,幸村该离开了。
  
  “都这么晚了吗?那我住在这里好了!”
  
  因为他的话让赤司的心跳立即加速起来,却又在下一秒,让他感觉到那么一瞬间的窒息。
  
  “当然,我是开玩笑的啦!”
  
  “嗯,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吧。”
  
  “好。”
  
  ……
  
  少见的,两人之间居然沉默了起来。赤司并非是个矫情的人,但他还是觉得今晚对方有些奇怪。如果是以前的话,对方明明会死皮赖脸的留下来的。
  
  他不知道经历了什么。这第二次,他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此明显。而以前这种话,他似乎是最没有权利说的呢。
  
  “赤司少爷,一切已经准备妥当了。”司机的出现打断了他们之间的沉默。
  
  “好了,征十郎,我先回去了哟!”
  
  “嗯,路上小心。”
  
  “没关系啦!我相信征十郎家司机的技术!还有,比赛加油!”
  
  “嗯,”
  
  “好了,我先走了。”
  
  幸村利落的进了车子里,从车窗向他摆了摆手。他朝着司机点了下头,司机就带着幸村离开了。赤司伫立在门口,目送着车子的愈来愈远的,直至变成一个黑点,消失不见。
  
  在这片黑色的世界里,他的身影显得格外单薄。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吹着,吹响了孤零零的枝桠,无情的划过他白皙的面颊。
  
  他就这样呆呆的伫立在那里,也不知道在看着什么。待他回过神,前方有的只是一片黑色,浓郁的,也是绵延无际的。
  
  “唉。”
  
  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一样,他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气。终于,他还是回了宅子。待大门被缓缓关上的那一瞬间,仿佛世界上最后的一点生气都被剥夺了一般。
  
  院内依旧是一片灯火通明,院外是黑色的萧条冷清。但是又有什么区别呢?院内再也听不到欢声笑语,有的只是孤独死寂。
  
  匆匆的跟下人们打了一声招呼,赤司就回房间了。看书现在又没什么心情,下棋也是兴趣缺缺。
  
  今天发生的事对他来说不算多,因为是他的生日,学生会方面的事其他人都自动揽下了大半。甚至可以说,他还是少见的清闲了。下午的社团联系他也没参加,很快就要决赛了。
  
  现在他的首要的任务不是其他,主要的就是接下来的比赛。虽然洛山的大家都很强,但是城凛也不弱。他要求的,从来都是绝对的。
  
  如果是决赛的话,那也放冬假了。想必幸村也会来看的吧,至少之前每年都来了,就算是去年生着病也瞒着医生偷偷的过来了。
  
  赤司还清楚地记得去年一大群人找到幸村的场面。虽然他本人倒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笑笑,但是其他人简直都快要哭了。
  
  当时的场面异常的温馨,但是他却只能冷眼旁观。这就是第一次,感觉到他们之间如此遥远。那个人总是那么温暖的笑着,所以他身边的人,也都是如此温暖的。
  
  感觉这次他的心情不是很好,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看起来像是幸村不断地在讲话,但是话题也相对的有对方控制着。
  
  除了他们那次败北的比赛,剩下的全都是从他口中才得知的。听到他耳里的大都都是一些有趣的事。他不好的事,他伤心的事,他无从而知。反倒是自己,被他软磨硬泡的说出了很多从来不曾跟别人讲过的事。
  
  幸村是个心细的人,赤司也不是个粗神经,相反他极其的敏锐。其实他更是个直接的人,只是碰到了幸村这样的人,却不知怎么的被动了。
  
  这次比赛结束后,如果见到他,那一定要把想说的话全数说出口。他不需要信件,也不需要打电话,有些东西,他想亲口说。
  
  他是这么决定的。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0楼 2015-09-25 20:20
Lv14 乖乖女゜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623 和TA聊天
1实浏玲央
八、不知道算什么的结局

比赛当天,会场可以说是人山人海。来自各地的篮球爱好者都相聚于此,只是为了见证这场巅峰的对决之战。
  
  赤司无意识的环视着四周,一下子就看到了在人群中那几个比较特异的发色,看来奇迹都到齐了。可唯独,没有看到那抹在人群中格外柔和的鸢蓝。
  
  首先是秀德和海常的比赛。结果显而易见,没有黄濑的海常是拦不住秀德的猛烈进攻的。
  
  比赛结束后,赢了比赛的绿间和坐了板凳黄濑的表情都不怎么好。而观众的反应也算是兴致缺缺,本来期待的奇迹之战没能看见。
  
  当洛山和城凛的队员全数上场时,会场的气氛才被炒到一个高潮。这才是今天的重头戏,之前的只能算是预热了。
  
  “城凛对洛山高中的比赛,现在开始!”
  
  声音刚落,两队人马上都站好了位置。眼神里满满的都是面对强者兴奋,和无法忽略的跃跃欲试。
  
  比赛,一触即发。
  
  ——————————————————————————————————————————————————————————————————————————————————————————————————
  
  横滨国际机场。
  
  “精市在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们不能陪着你了,一定要好好配合治疗。”
  
  “我知道了,您放心吧。”
  
  机场、火车站,不论是在哪一个地方,都注定会见证一场场离别。没错,今天不但是赤司决赛的日子,也是幸村去美国的日子。
  
  幸村母子双双的对视着,母的眼里是关切,是不舍,也有着相信;子的眼里有向往,有远方,也有可靠。
  
  幸村随母亲,两个人都有着温柔的外表,但性子却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坚强。该嘱咐的也都说了得差不多了,所以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哪怕这是幸村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国。
  
  当候机大厅传来一阵广播声,幸村朝着母亲点点头,就准备登机了。目送着幸村登上飞机以后,幸村母亲发出了一声叹息,终于也走掉了。
  
  一切准备就绪以后,飞机沿着地面推动起一个长长的线,终于慢慢的升高,穿过了云层起飞了。景物在眼睛里越来越小,身后的一切也越来越远。
  
  再见了,日本!
  
  暂时还不想睡。拿出一本自己一直很喜欢的法文诗集,之前早就看过了,随便翻了几页也索然无味了起来。
  
  突然他想起赤司,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应该还在比赛吧。也不知道比赛会是怎么样的呢,去年的比赛是他记忆犹新的,那一场可以说是残酷的比赛。
  
  赤司向来是个拼命的人,对别人严格,对自己就可以说是狠心了。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想起自己和越前的比赛,会不会在一次出现奇迹呢?他摇了摇头笑了笑,像是想把这个想法努力的从自己的脑袋里抛掉。
  
  怎么会输呢?那样一个倔强的人,怎么可能会输呢?赤司他说过得,他是不败的!想着这些话,不如说赤司,倒是更像他自己的自我催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也染上了多愁善感这个毛病了。幸村心里无奈的苦笑着。
  
  说道赤司这人,自从小时候见到他第一眼,他就知道他是让他想亲近的人。与传统的外冷内热不同,幸村算是个从某种意义上说外冷内冷的人。亲近的外表让他颇受众人欢迎,骨子里的冷傲使他会亲近的人很少。
  
  赤司征十郎的存在对幸村精市来讲是个意外。虽然想不明白当初为什么想接近他,只是看到他眼里流露出的星火般类似渴望的亮光,他就不自觉的想接近他。
  
  但,这绝对不是同情!
  
  随着年龄的一点点增长,直到他慢慢地追随者赤司的脚步,走上王者的神坛之时,他似乎才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不是因为同情,也并不是心血来潮。会吸引他的,只是两个人不相同但却相似的地方吧。
  
  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心境,不同的生活,不同的经历,对生活不同的态度……而相同的,大概只有孤独吧!
  
  就算有再多人,就算再受欢迎,他始终都是孤独的。
  
  他是在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他是同学眼里温柔可亲的好少年,他是长辈眼里懂事但是偶尔有些孩子气的好孩子,他是日本中学生网球界的神之子。
  
  全都是好的方向,似乎并没有什么可以不满的。但是内心深处,却总有种空虚的感觉,这是一个14岁孩子不应该拥有的。
  
  知道跟越前的那场比赛,那一次的败北。第一个反应是不可思议,第二个反应是不能接受。第三个反应却是对越前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他知道,这是感谢的笑。
  
  他脱离了神之子的光环,从神坛一下子跌落为庸人。但是他心里却轻松了很多,也就是那时,束缚他的东西也彻底的不复存在了。而下一次,待他浴火重生,再一次示人的不再是那个“神之子”,而是真正的神了!
  
  所以,从某种方面想,现在他还是蛮希望赤司输一场的。
  
  “噗——”幸村偷偷的想着赤司输掉哭了的样子,不禁愉悦的笑出了声。
  
  不过啊,还是等明年吧。到时候让他这个作为亲友的好好安慰安慰他。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1楼 2015-09-25 20:23
Lv14 乖乖女゜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623 和TA聊天
1实浏玲央
后记

致征十郎:
  今年的我还真是狼狈的要死,你一定是嫌弃我了吧?不过,没关系。等明年我们在此相会的时候,在你面前出现的,一定还是个最好的我!
  
  征十郎,你知不知道?矢车菊的花语是幸福哦!所以,我的心愿就是希望你能幸福!
  
  幸村精市
  
  再次把目光转到赤司宅。穿过花室的门,颜色各异的小花依旧努力开放着。
  
  在人眼视觉捕捉不到的地方,这里存在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忽略花美丽的外表,沿着花枝一直往下延伸。在花根之下,泥土之中,一个小瓶子静静的在这里沉睡着。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2楼 2015-09-25 20:26
<<返回黑子的篮球圈 回应/阅读:11/5006
+1 5
本地保存成功!
发表回复 制作签名档
查看更多>>
黑子的篮球圈大明星
F.花满开
F.花满开

我会一直守护着它们的。坚守。

粉丝:339

许执言汪地一声
许执言汪地一声

把形容词绑架后,你的文字还剩下什么?

粉丝:474

韶鵺
韶鵺

可能会很少很少很少回来了...对不起

粉丝:1004

儍喵
儍喵

GG

粉丝:839

495371746
495371746

嘻嘻只在圈圈,其他任何论坛的都是假的哦!

粉丝:3641

风景怡然
风景怡然

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粉丝:776

小安。
小安。

重新开始

粉丝:3118

[ 梦萦度 ]
[ 梦萦度 ]

手绘要疯了。。

粉丝: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