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田圈圈 > 小说圈推荐/讨论 > 话题页
<<返回小说圈 回应/阅读:56/6377

【同人】银魂小说:关于松阳老师的故事(转)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优雅修罗

  优雅的拔刀,然后优雅的抬手,一片血光溅起,映照的是那一张清秀如女子的脸。“哈哈哈!松阳,我还真佩服你啊!连杀人都这么漂亮!”站在他身后的一个皮肤很黑的男人大笑。
  男子睁着那一对温柔的眸子,好笑的瞧了一眼伙伴:“次郎长,我不会把你这句话当成夸奖的。”吉田松阳对于漂亮一类的词有些敏感,他绝对不承认自己和这么女气的词语有一毛钱关系!
  泥水次郎长打了个哆嗦:“别介!松阳,在战场上不可以分心的啊!”抬手砍死一个天人,他嘴角正在抽搐。他绝对的肯定,如果周围没有敌人的话,这家伙一定会拿刀看上来的!
  “说我分心?次郎长,你明明比我弱很多哦!”手起刀落,每一次挥刀都有敌人倒下,而他就像在这一片血雨中肆意舞蹈的精灵。  “哈哈!松阳,别把我跟你比!我可是比不上修罗的啊!”  松阳挑了一下眉:“次郎长学会调侃我了吗?果然是被登势小姐教坏了吗?”语气是那么柔和,根本让人想不到此刻有一条条生命在他的刀下流失。  “嘛!嘛!次郎长,总是生气会未老先衰的哦!”笑眯了眼,果然在战场上还是要有点业余节目才有趣嘛!  …… …… …… …… …… …… …… ……  坐在一座破旧的神社之内,次郎长和松阳并排而坐,中间摆着一瓶清酒。
  次郎长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该死的!幕府竟然划了一个城镇给天人,才换来十年的休战!该死的,明明就要赢了!”手捏成拳头,很恼怒的竟一拳砸穿了地板!明明有这么多人在为幕府奋战着,结果幕府就只知道退让,他们对得起死在天人手中的弟兄吗!?  次郎长看着松阳,也低低的叹了一口气:“松阳,你怪过我把你拉进战场吗?明明你才十七岁,就要学会如何杀人……”松阳轻轻摇头:“不,至少在战场里,我学会了怎样用刀守护身后的战友。这段日子,虽然充满血腥,可是很快乐。”  次郎长摇了摇头,那一头淡白色的头发也晃了晃:“不提这么严肃的话题了!松阳,你以后准备怎么办?”  看了一眼被乌云遮住的天空,如水般柔和的声音这样说道:“唔……可能去乡下当老师吧?和孩子们在一起的话,比较没什么压力啊!你呢?”松阳问着身边粗狂的男子。  松阳继续仰望着什么都没有的天空:“是吗?帮我向登势小姐问声好。”
  次郎长虎目一瞪:“绝对不行!如果登势知道这几年你是被我拉上战场的话,她会砍了我的!”想到那个彪悍的青梅竹马,自己就全身发凉。  “呵呵呵呵……次郎长还是这么怕登势小姐啊!”弯起眼,松阳发出柔和的笑声。
  “拜托,当年我可是好不容易让登势相信你是去游学哎!松阳,不带你这埋汰我的吧!”次郎长很是恼怒的大吼,换来的依旧是那不变的柔和笑声。
+1 0

TA们刚刚顶过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楼 2016-06-23 19:45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桂小太郎

  又是一年,樱花飘落,院子里满是一片粉红。  “麻烦小太郎了。”微笑着道谢,端起少年送来的一杯热茶轻抿一口。  桂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有着一头长长的黑亮长发,一对眼睛适合自己一样的褐色,粉嫩嫩的包子脸总会有一些很老成的表情,其实是一个很迷糊的孩子!  话说,这么和平的日子还真是好啊!就是自己的身子因为攘夷时期而落下了病根。
  桂坐在松阳的边上,明亮的褐色眸子盯着松阳:“松阳老师,你……你这私塾才开大半年,你都放了多少次假了!?明明孩子就不是很多,都放走了,现在无聊死了!”是撒娇的语气,粉嫩嫩的脸上是对松阳老师小小不满。  伸手揉揉男孩柔软的黑色长发,松阳笑着开口:“因为现在是赏樱时节,孩子们的家人肯定希望可以和孩子一起赏樱吧!”  桂嘟起嘴,小声嘟囔:“真是的!就是你这么心软,那些小鬼都走了!再这么心软下去,万一被人骗了怎么办啊……不行,一定要改掉这个坏习惯……不对!老师的缺点不止这一个啊~~丢三落四,生活白痴,还有……啊!!!一定要改正过来才行啊,不然老师真的会被坏人拐走的……”
  松阳额头上挂下几条黑线:小太郎,你其实更大声一点的……你是想把老师的所有底细都抖出来吗?还有,你的缺点也不少吧?你上辈子根本就是□□投的胎吧?也许是老妈子的可能性比较大!拜托……老师的缺点是不少,可是别忽略老师的优点啊!←【这是松阳在心底怨念的吐槽】
  嘀咕的差不多了,桂才又正眼看着松阳:“松阳老师,我突然发现你好像没有优点呢!不行……万一找不到老婆怎么办?可恶……我的任务又变重了!一定要挖出老师的几个优点!否则没有哪家姑娘看得上老师的……哎?老师,你干嘛拍我啊?”  松阳身后似乎有一种名为‘腹黑’的黑色火焰在燃烧着:“小太郎,你肯定是老妈子投的胎!”
  “…………哎?!!!!”愣在原地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桂小太郎惊叫一声。
  趁着桂愣神期间赶紧溜走的松阳笑弯了腰:“小太郎真是个可爱的孩子啊……不过,我真有那么差劲?不会吧?哎……果然,次郎长不在身边,我就真的变生活白痴了吗?”
  对于这些缺点很苦恼的松阳揉乱了一头秀发:“果然因该把次郎长带着一起来的……不,有小太郎就够了,那孩子刚好对于家务很擅长呢!所以……小太郎还是□□的典范吗?”
  “好吧!小太郎比次郎长温柔多了,不会吼我,不会说我笨什么的……果然还是小太郎比较好啊……”松阳念叨着。  …… …… …… …… …… …… …… ……  晚饭期间,松阳对着很‘优雅’吃饭的桂说:“小太郎,我想过了!老师似乎真的不太会做家务什么的呢!所以,小太郎,以后关于家务什么的,就拜托了喽!”  桂瞥了松阳一眼:“松阳老师,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毕竟有你这样的老师,我也不放心啊……”  明明才九岁的孩子却用一种很老成的口气说话,松阳眯眼一笑:“小太郎真的好可爱呢!”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2楼 2016-10-17 20:27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紫发少年(上)

  初始卷·紫发男孩(上)  樱花的花期极为短暂,常常被人说:“开放和离开都如此果决!”  桂皱了一下眉,刚想开口,就被松阳拦住。“太助君,帮我谢谢令尊,真的很谢谢呢!”那么温柔的语气让太助红了脸。  太助很扭捏的说:“内个……爸爸说,老师您免费教我们学习,只不过是一坛酒而已……”太助小少年心理活动则为:老师真的好美哦!怪不得村里的姐姐们托我送东西过来!那为虾米姐姐们不自己过来咩?【太助少年,这是村子上的那些姐姐们都是‘狼’啊……】  “是!”清脆的童音想起。  ……  走在去镇上的路上,桂不满的抬头瞪着松阳的下巴:“老师!你酒量很不好唉!随便收人家送的酒,你想干嘛?喝吗?拜托,老师上回才喝那么一小杯,就差点把整个私塾拆了哎!”想起这件事,桂就有些后怕,也有那么一点点的庆幸:还好那天私塾已经放学,没把脸丢到外面去!不过……再也不能把烧菜用的米酒随便放了!  松阳抬手尴尬的挠挠头:“抱歉啦,小太郎!不过这是太助家人的心意哦,不可以随便拒绝别人家的心意,不然对方会伤心的!”竖起一根手指,松阳说。  踏进镇子里,立刻有几个打扮娇俏的女孩围上来了。  “松阳先生,遇到您太好了!过些日子就要开庙会了,镇长先生还说要请您到时弹奏一曲呢!刚好我有时间,要不我带您去?”  “哟!这不是桂君吗?陪松阳先生出来的吗?你们要去哪呢?要不要大姐姐带你们去?”
  少女们唧唧喳喳的说着,松阳不着痕迹的抽了抽嘴角:“抱歉,我只是很久没来镇上了,想出来走走,顺便买点书……马上我会去拜访镇长的,麻烦你们了。我和小太郎先走了。”很有礼貌的轻轻颔首,拉着桂就走。只不过那速度,啧,和来时简直是两个极端啊!真让人怀疑后面是不是有豺狼在追他俩。  走了一段路后,松阳才放慢速度:“呵呵,小太郎竟然跟着我的速度,没有喘大气呢!体力有进步哦!”柔和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那些大姐姐是没事做吗?上回来的时候,她们也是这样围上来的……”桂小太郎嘟囔着,他很不喜欢那些大姐姐们的胭脂味,太呛人了。  “毕竟她们都是女孩,不像男生那样有那么多的活动项目,所以就只能在镇上散步了吧!”
  够了,松阳!你的情商是有多低啊!?我去!松阳!你可是攘夷战争的神话啊!连白夜叉,鬼总督,狂乱贵公子这样的传奇人物都培养的出来的你,竟然连少女的小小心思都看不出来!?MY GOD!空知猩猩,你给松阳的情商设定的是有多低啊!?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3楼 2016-10-17 20:30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紫发少年(下)

  镇子里唯一的道场,此刻围满了人。  穿着紫色金纹和服的男孩面无表情的拿着一把木剑站在道场门口。  长得和男孩有五分相似的男人瞪着和男孩不一样的绿色眼睛,说:“该死的!白养你十年啊!浪费了老子整整十年的粮食!竟然是给别人养的杂种!”夹杂着厌恶的浑浊瞳孔里是对男孩的怒意。
  男孩轻轻抬头:“杂种……你在说我吗……”男孩软糯的嗓音没有情感的外露,眼睛里的想要破坏的不安定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男人皱着那一对粗眉:“还敢瞪老子!小兔崽子,老子只是把你赶出去,就已经是对你天大的恩赐了。还敢瞪我!来人啊!给我打!”肥肥的手上戴着粗粗的金链子,完全就是一个暴发户的形象。
  男孩纤细的手指轻轻拨了一下微微遮过眼的的刘海,轻抿一下唇:“……是吗……我知道了。”
  只因听信了下人的谗言,连结发妻子都可以无情打死,连亲生的孩子都可以不认……我知道了,既然这样,只有将负我的,全部肃清!  即使我现在的能力不够,我也会努力活下去,活到你们全部被我肃清的时候!
  少年紧抿着粉色的唇,心里的想要毁灭的想法愈加强烈。  “砰!咔擦!”摔倒声与木器破裂声响起,少年瞪大眼睛看着面前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小小身影抱着一摞二十来本的诗词书,大大身影却只是拿着一把坏掉的三味线。很明显是这个大人拿着三味线帮他挡掉一击。  “哟!这不是吉田先生嘛!怎么!你以为你那慈悲心肠很有用吗?这个野种照样逃不开这次的教训!”那人的眼里是浑浊的凶光。  边上的黑发男孩皱着眉头:“老师,你怎么可以拿三味线当武器!这可是桐木的哎!才刚买到手就坏了!”桂不断嘀咕着。  松阳扬起柔美的笑颜:“哎呀呀,这不是一下子忘了吗!真是的,难得的好琴就这么糟蹋了!”这样轻声感叹着。虽然是自己的缘故导致的,可是,自己心爱的乐器损坏还是很不爽啊!如果□□是自己的灵魂寄托的话,那三味线就是自己的心灵寄托。  被称为高杉的男人怒目以示:“吉田先生,你可不要睁眼说瞎话!明明是你自己把三味线朝棒子上撞的!”  吉田眼里是明显的疑惑:“是吗?抱歉啊……那么高杉先生,我的三味线还是因为你的关系断的。你不应该考虑赔一把吗?”  高杉脸涨得通红:“可恶!吉田松阳,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过就一个乡下教书的小白脸,不就是靠那张脸混到现在的!还敢找我要赔礼了!?我告诉你,就算你那三味线真的是我家下人弄坏的,也别想要我赔一分钱给你……因为,你根本不配!”  松阳还是那副笑脸:“小太郎,怎么办?老师要生气了呢……唔……再不快一点就赶不上私塾的上课时间了。”小白脸?靠脸混的?啊~~原来自己是这样的形象啊,真的……很不爽啊……
  没人敢惹修罗,这是天人战争中所有战士们的一致想法。因为修罗总是喜欢让你沉溺于温柔之后在体验到极致的恐惧。  桂很没形象的白了自家老师一眼:“松阳老师,我先把书搬回去了,你快点……别迷路了!”桂很不愿想起老师生气的样子,虽然还是那么美的笑容,可是却有一股从骨子里伸出来的寒冷。
  “小太郎,路上小心啊!”眯起眼,松阳把手里的断掉的三味线递给桂,“帮我把三味线放到储藏室里,果然还是有点冲动了吗?可惜了一把好琴啊……”惋惜的摇摇头。。f4be00279e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4楼 2016-10-17 20:33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高杉晋助

  “抱歉了,小朋友……借你的木刀一用。”弯下腰,用极其温柔的语气说着。清澈的眼睛柔和的看着男孩尚残留一些不甚明显的墨绿色眸子,语气像是山泉一般,似乎可以洗涤人的心灵。
  男孩乖乖的将刀递给他:“……高杉晋助。”及其小声的软糯童音传入自己的耳中。松阳有些诧异的抬起头,看见的是男孩略微有些别扭的可爱表情,眯起漂亮的褐色眸子,手掌轻轻贴在晋助的额前。  直起身,松阳优雅的执着木刀,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人:“虽然,我真的不喜欢打架什么的……不过,既然我帮小晋助挡了一棍子,你又打坏了我的三味线,我今天就要难得的动手了哦!”那么好听的声音,没有一丝所谓的‘阴狠’。  肥头大耳的高杉家主气得几乎喘不上气:“给我上!把这个小白脸和那个兔崽子往死里打!”松阳秀气的眉不自觉的皱了一下:“真的很让我生气啊……”  转身就走,吉田松阳没有在意身后高杉家主那愤恨的眼神。所以他不知道就是今天这本该不算大事的事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劫难。  …… …… …… …… …… …… ……  有着柔和线条的唇弯起似乎是宠溺的笑容:“那快点跟上来啊!万一走丢了,我可是会自责的啊……毕竟晋助没了家我也有一点责任的啊!”  稚嫩的脸孔透露着一点点惊讶:为什么这么快就让自己跟着他!这个男人是心太软了吧?
  而此时,松阳的脸上有的真的是宠溺的笑。他之前看到了,看到晋助眼里极深的暴戾:晋助真的是一个很没安全感的孩子吧!所以心里似乎有一只野兽一般,愤世弃俗。  “吉田松阳,叫老师就好了。”松阳柔软的声音在淡色的夕阳之中更为柔和,配上身着素色单衣的修长身影,竟是多了一份不应该存在于他身上的妖娆之感。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5楼 2016-10-17 20:36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不是假发,是桂!

  走回私塾时,天色已晚,桂站在门口等着松阳的归来:“我让他们自习了,老师,你太慢了!”桂的脸上是对松阳的小小不满,却没有对晋助跟来的意外吃惊,似乎早有预料。
  松阳柔柔的开口:“抱歉啦,小太郎!这位是你以后的伙伴了,他叫桂小太郎。”纤柔的手指温和的揉揉晋助那一头柔软的短发。  “我叫桂小太郎,以后还请多指教。”桂真的是一个很有礼貌的孩子。  漂亮的绿眸带着狡黠笑意看着桂的那一头长发:“真是奇怪的头发……这是假的吗?”伸出手直接拽了一下桂扎的好好的马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惊天地泣鬼神的嚎叫在松下私塾内响起。
  桂睁着那水汪汪的眼睛,可怜兮兮的捧着那断掉的几根柔顺长发:“不是假发,是桂……可恶!我的头发好不容易才留这么长的啊……这下子就和老师不像了!可恶!矮杉,陪我头发!”
  松阳眯起眼睛:真可爱啊……不过,小太郎,你把晋助的名字都叫成矮杉了,晋助喊你假发也没什么错吧?  【啊哎?松阳老师,这个时候就偏帮晋助少年了吗?哇哎!晋助少年,你的前途一片敞亮啊!】
  淡色的长发因微风而扬起,淡笑着看着两个吵得不可开交的孩子。  因矮杉这个错误的称呼而和桂争论的晋助看见了一幕:松阳老师笑得真的很好看呐,真的好想一直看着啊……  桂很讨厌晋助那一直盯着松阳的眼神,就像是几十个镇子里的大姐姐的眼神叠加在一起般,强烈的让他很是反感。  “矮杉!不准你这么看老师!”桂嘟囔着,不敢让松阳听见。就像是被抢走心爱玩具的任性小孩一般,桂的脸上满是委屈。  “假发,松阳老师带我回来的,你这么激动干嘛!”微昂着头,晋助眼里是一种类似不屑的感觉。  同样是九岁的孩子,晋助因为种种的原因,心理年龄其实已经赶得上普通的成人了。所以他知道自己心里对边上一脸微笑男人是什么样的想法:憧憬着,希望可以更将靠近一点,希望那一份温柔独属于自己……  眼前这个连发型都在模仿老师的漂亮男孩心里想的恐怕跟自己是一样的吧?不过,假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想法。而自己,清楚的很……  …… …… …… …… …… …… ……  晋助在未来的某天,用那样决绝的语气说过:“的确,我们的开端是在同一个地方,但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们看向的地方就不一样。无论是谁都是依着自己的喜好,注视着完全不同的方向生活到现在。我和那时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我所注视的东西和那时一样,什么都没有改变。”
  从年幼之时,他的目光所注视的只有一点,一个温柔而又光明的点。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6楼 2016-10-17 20:39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食尸鬼(上)

  虽然说是有十年的休战时间,可是小型的战役还是从没有间断过……  狠戾的视线落到桂的身上,桂却撇了一下嘴:这丫的只是表面厉害啊,看起来这么可怕,就一纸老虎……  “听说隔壁镇上的北山后的那片平原又有一场小战争结束了。”高杉意味不明的说,“听那些流浪到这里的落魄武士说,那里的战场上有一只专门食用尸体的鬼出没。”  不屑地嗤笑一声:“白痴……”肯定是什么流浪汉吧,也有可能是流浪的小孩……松阳,别带奇怪的东西回来啊。你的心软,在遇见我之后,就不可以再有了!  【画外音:松阳33,你别被总督骗了啊!那小子精着呢!千万别被吃了啊!还有人没出场呢啊!】  …… …… …… …… …… …… …… …… ……  松阳看见如此的画面,心下一紧,轻轻朝男孩走去。  纤柔美丽的手在男孩卷卷的头发上揉了揉,语气是那么柔和,是男孩脸上出现了一丝迷惘。“……天使?”男孩呆愣愣的轻声问了出口。  松阳闻言,笑得更为柔和:“呵呵,不是天使哦!是吉田松阳。”  松阳拉住男孩的手:“跟老师走吧?”松阳表面看上去十分的温和可靠,可是对那些可爱的、傲娇的小孩子最没有抵抗力,而自称‘银酱’的男孩把这三样都占齐了。。8d7d8ee069cb0c
  “银酱不是小孩子,不要你拉!”男孩狠狠把头一甩,眼角余光却一直瞥着松阳。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7楼 2016-10-18 18:45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食尸鬼(下)

  到达私塾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了。因为银时的和服已经破旧不堪了,松阳很好心的留在了镇上帮银时采买些生活必需品。  穿着松阳帮自己买的崭新的为蓝色和服,银时抱着松阳的佩剑轻轻的跟着他进了私塾。“啊……松阳,我就知道你会带回来一个麻烦的……”松阳打开门,坐在里面很乖的自习的孩子们自然看见了他和银时。晋助带手托腮,瞥了一眼银时,心里冷哼一声。  下课后,孩子们都回家了。整个私塾里也就只剩下松阳和那三个被他收留的小鬼。“阿勒?假发?还真是不错的名字啊……”睁着看着就很懒散的眼睛,银时看着桂。“不是假发,是桂!”桂很生气:一个个的都这样!かつら和桂差很多吗?只差一个音节啊!!!  晋助略显惊讶的挑了挑眉:这人,有趣……  挠了挠自己那很有特色的天然卷,银时看了一眼晋助:“……矮杉?你家爸妈也太那啥了吧?是文学常识不够吗?哎……辛苦你了,竟然当了植物这么多年!而且还是‘矮’杉!”不知道银时是不是故意的,他这句话是站起来说的,比晋助高出的那一丁点的距离让某稚嫩期的鬼畜差点骂出声来。
  狠狠瞪了一眼还是那样懒散的银时,晋助气急:收回前言,这个人,鬼才会认为他有趣!
  穿着紫底金纹和服的晋助少年也毕竟比其他小孩成熟了不止一倍(心理年龄),他很快的就冷静下来了。“你是松阳老师从战场上带下来的?哎……老师真是的,同情心就是那么泛滥!老是捡一些没用的生物回来。”状似很不经意的感叹,实意为:喂,小子!别以为你是特别的!松阳老师只不过是太善良而已!  银时不笨,从小看遍了人世间冷暖,又见过了战场上的可怕场面,就算不比高杉聪明,也绝对不会比桂还要笨!  “老师原来这么善良啊……真是温柔的人啊!话说,你好像也是被老师带回来的啊!真的很善良啊,阿银好感动!”还是很没形象的挖着鼻子,银时很做作的感叹着。。8b16ebc056e613
  银时想表达的意思为:小子,我们两个其实也差不多嘛!。9f396fe44e7c05c16873b0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8楼 2016-10-18 18:48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酒醉的后果(上)

  一转眼就到了前文某龙套女提到过的庙会了,一大早松阳老师就拿起自己最喜欢的一把三味线去了小镇上。  小镇的路边上各个店铺都在做着夜晚开店的准备。  很‘优雅’的踏着小小的步子,桂很乖的走在松阳的边上:“松阳老师,今天你什么时候弹三味线?”大大的褐色的眸子不断在周围的小摊子上来回扫视着,很明显是打算先玩个够,再在松阳表演时回来。“小太郎,老师的表演是在烟花祭典过后。”松阳无奈的笑了一下:这孩子估计又在自己自己说话的时候走神了吧?还真是……可爱呢!  高杉瞥了一眼这俩白痴一眼,立于老师的左手侧:“老师,我很期待你得三味线演奏!”漂亮的墨绿色眸子是‘加油’的意思。松阳眯起漂亮的眼睛:“有晋助的加油,老师肯定会加油的!我也很期待有一天能和晋助合奏,晋助的音乐天赋真的很好!”那么温柔的声音,那么柔和的眼神……不行,不能看下去了,还不到时候,这样的感情现在还不能曝光,还不到时候!晋助移开眼神,就像是害羞了的别扭男孩。  切!中二师控! ←懒散的银时一边挖鼻子,一边鄙视。【啊喂!银酱!你怎么可以不吃醋呢!?】  呜啊!老师还是那么温柔哦! ←天然呆的□□属性的桂同学。【喂喂!假发桑,你则么也想银时酱那样不吃醋呢……好吧!你现在会吃醋的话,那作者就和阿纯姓!】  随意坐在某丸子店里的银时默默看着台子上那个有着温柔气息的男人:真的是,哎……这么温柔的老师,配给矮杉太可惜了!再怎么样也要比银酱好才行啊!啊……不对!银酱可是天下第一的好男人,怎么有人比得上银酱呢?哈哈哈……不过看那个中二鬼畜男的猥琐眼神还真是反胃!银酱都没胃口吃东西了……啊!老板,再来一份红豆丸子!  疯狂吞食某家小摊里卖的荞麦面的桂听见了远处传来的熟悉的三味线的声音,差点被呛个半死:啊!!!老师的表演开始了啊!可恶!为什么没人通知我!老师等等,等我把这碗吃完就去看你!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9楼 2016-10-18 18:51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酒醉的后果(中)

  漫步在回私塾的路上,清凉的晚风轻轻在脸上拂过。  是错觉吗?怎么感觉松阳有点不一样?好像……更加柔和的气质,语气比以往还要温和,还带上了开玩笑的语气。如果不是自己熟记了他身上的气息,他肯定会以为眼前的人被人掉包了。
  银时看了一眼松阳:老师,有点怪怪的……  …… …… …… …… …… …… ……  在明亮的灯光的照射下,高杉和银时终于看清了松阳和平时有何不同:他的眼神比平时更加迷离,白皙的肌肤上是十分明显的红晕。  “……老师,你喝酒了?”晋助皱着眉,问。“嗯……之前镇长招待的,老师喝得不多,小孩子就快去睡吧!老师也累了哦!”还是那么温柔的语气,双手轻轻推着两个孩子的脊背。
  “那老师要好好休息哦!银酱就在边上,有事喊银酱就好了!”银时见老师只是喝多了,也就放心了。“老师,晚安。”晋助的眉头还是皱着的,努力的盯着松阳老师,总是感觉有哪边有些不对劲。  …… …… …… …… …… …… …… ……  炮火在城中轰鸣,战士们紧握刀剑,奋力斩杀敌人。血液喷洒而出,溅在俊秀的脸上。少年感觉到反胃,恶心,却没有放下手里的剑。他知道,如果他放下武器,下一秒,自己就会像倒在地上那些尸体一般模样。  不断挥舞刀剑,倔强的眼里流下了透明的水滴,把脸上的血斑冲刷出一道痕迹。
  不,我不喜欢厮杀……  我只是想结束战争啊!  战争还是没结束,可是那么多的性命结束在自己的手上……  可恶……洗不掉,手上的红色怎么都洗不掉!  我的手上的血……将是我一辈子的伤……  …… …… …… …… …… …… …… ……  “老师!老师!醒醒啊!”大半夜被吵醒的银时发现老师的不对劲,紧张的喊着。“老师!对不起,银酱果然因该留下照顾你的!”银时急的额头上同样满是汗水。。138bb0696595b338
  同样醒来的晋助很是紧张的看着在梦中挣扎的男人,紧紧咬住下唇:他知道了,他终于知道之前松阳老师的不对劲之处。松阳老师之前太过于温柔,导致他没有发现松阳隐忍在眼底的痛苦之色。
  洗不掉的血液,被杀的亡魂……慌乱的奔跑,却始终没有拔剑。。2b44928ae11fb938
  不可以了,已经下定决心不会杀人了,所以不可以拔剑!。22fb0cee7e1f3bde58293d
  褐色的眸子没了平日的温柔,是存在于几年前的吉田松阳才有的倔强。仿佛一直在隐忍,忍着不让人看见自身的脆弱,忍着不让任何人知道自己的孤独。。1c383cd30b7c298ab50293adfe
  我要洗去这罪孽的红色……我不要再看见血液了!。08d98638c6fcd194a4b1e6992063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0楼 2016-10-18 18:54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酒醉的后果(下)

  在梦中挣扎的松阳猛然睁开双眼,银时不禁松了口气。而下一秒,晋助和银时立刻屏气,心跳猛然一滞。  银时那一对死鱼眼里充满诧异与痛苦,不可置信的看着用手握住自己脖子的男人。
  松阳的褐色眸子里满是血丝,隐忍的痛苦似乎在此刻爆发出来。  晋助也急了,虽然很讨厌那个天然卷,可这不代表他愿意看着天然卷就这么死了。更何况,动手的可是那个一直温柔的老师!他怎么可以让老师的双手沾上血污!?  银时的声音已经变得虚弱:“银酱才不会死呢!银酱会一直陪在老师身边的!所以……老师,不要有这么痛苦的,咳,这么痛苦的眼神……”  …… …… …… …… …… …… …… …… …… …… ……
  是谁?是谁在喊我?  死?天然卷?谁会死!?不,不是我杀的!我不会再杀人的!  那是谁?稚嫩的脸上已经出现窒息的青紫色,那是……银时!  “这算九死一生?”晋助冷着脸,他在自责,自责自己没有注意到松阳的异样,让他想起了什么痛苦的事。  听见晋助的话,银时似然暂时无法说话,却还是用眼神瞪了回去:矮杉,你还是想想怎么像老师解释吧!  “这是怎么回事?”迷糊的声音响起,好不容易睡醒的桂问着聚在老师房间里的两个同学。
  知道天然卷混蛋没办法说话,晋助回答:“老师之前好像喝醉了……”  看了一眼已经睡着了的老师,又看了一眼捂着脖子没能说话的银时,桂似乎没有高杉想象中的吃惊:“矮杉,银时……真亏你们能安抚下老师啊……”  听着桂的话,高杉与银时沉默:老师的心里,到底是,怎样的魔障?这样的老师,太让人心疼了。  “假发,老师那会又说什么吗?”高杉问,小小的拳头握紧。  “咻!”破空声传来,高杉微扬下巴,似乎是挑衅般的看着挥着木刀的银时。“天然卷混蛋,很生气?你现在还没有我强……如果想把松阳从我的手上抢走,你就快点变强,强到可以保护这个笨蛋老师!”  回应高杉的是,银时那坚定到连天地都足以撼动的眼神,高杉冷笑一下。瞥了眼还处于呆愣状态的桂:“假发,你也要变强……要强到,谁都没办法伤害松阳老师为止。”  银时看了熟睡的松阳一眼,嘴角扯了一下:老师,为了你,矮杉那家伙连激将法都用了,你就不用在意其他的事了吧……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1楼 2016-10-18 18:57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沉默的悲伤

  松阳再次醒来,天已大亮,手捂住隐隐作的后颈,昨夜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身子一僵,他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那修长的双手:他干了什么?他用这双手掐住了银时的脖子,他用这双手差点杀了自己的学生!?  柔和的日光照入室内,映在松阳的脸上,折射出美丽的闪光……  晋助慌忙的将手里的醒酒汤放下,跑到松阳的身边:“老师,你,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我去叫医生?”  “晋助,银时呢?银时怎么样了?”就算成为了老师,也改不了松阳本身只是一个十八岁的青少年的事实,他现在很害怕。  墨绿色的眸子含着复杂看着面前美丽褐色的眸子流淌着脆弱的水光:“没事的……那个天然卷混蛋好得很,至少比你好!”  “是吗……那就好……对不起,晋助……”悲凉的语气让晋助心惊,“我好想不适合当老师啊……就因为一杯酒,就差点害死自己最重要的学生……”  天知道他说这些话时用了多大的勇气!他爱着现在的和平生活,他爱着会围着他喊‘老师’的孩子。可是如今的他不但无法保护这些孩子,甚至还伤了他的学生。  这不是松阳的真心话,即使他真的有这种想法,心底也肯定是不愿意的吧?不然他怎么看见了老师眼底那一抹祈求,像是祈求着不要离开。老师现在是孤独的吧?  “晋,晋助!?”松阳有些傻气的开口。“是!我一直都在呢!老师……”轻声地说,晋助很享受现在这难得的可以和老师亲密接触的时刻。  手臂渐渐在收紧,松阳抱住晋助:“抱歉啊,晋助……就让老师稍微脆弱一下吧……”沙哑的温柔声音传来,晋助看了一眼低着头使自己无法看清表情的松阳:我,不介意松阳在我面前一直都是脆弱的哦。  坐在门外的银时懒散的伸了个懒腰:矮杉,银酱知道自己不会安慰人,所以这回的机会让给你。不过,下回,就该银酱安慰老师了啊!  银时是这样在想象着日后自己也能安慰老师的场景,可是谁又知道所谓的‘下一回’已经成为了那久远的未来中的一抹奢望。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2楼 2016-10-19 18:12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那一年的那一天(上)

  幸福的日子总是那么会快的逝去……  松阳继续做着私塾老师,晋助依然是中二鬼畜,银酱依然是懒散,桂依然是那样迷糊,这一年的樱花也依然照常盛开。  入夜,樱花瓣随着清风飘入房内。  晋助和银时已经成长为十五岁的少年,小他们一岁的桂也成长为优秀的少年了。当然,松阳也已经二十五岁了,一转眼就过去五年了啊……  从最开始的普通知识,到剑道,再到乐器知识,自己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交给他们了吧?这五年里不断有新的孩子入读,也不断有学生离开,至始至终在自己身边的似乎也真的只有这三个少年了吧!?  “又在想什么?老师,晚上吹冷风,会着凉的。”银时走了过来,为老师披了一件袍子。“没什么,只是感觉,以前是我教导你们……现在好像换成你们照顾老师了呢!”松阳微微一笑,成熟了的脸更加的温柔。  银时僵硬的闹闹那头天然卷:“呵呵,照顾老师是阿银应该做的啊!”厚脸皮的把‘你们’自动带入成‘你’,银时笑的很腼腆。  “从‘银酱’到‘阿银’,银时也长大了,老师都老了!”松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反正就是银时他们越来越大,现在的状况已经变成了他依赖着学生,而不是保护这些学生了。
  银时在松阳的边上盘腿坐下,静静看着松阳此刻在月光之下更为温柔的脸庞:“老师怎么会老呢!?在阿银的眼里,老师一直都没变哦!”一直都是五年前那个爱逞强的笨蛋老师。
  “银时,你说晋助和小太郎怎么还不回来呢?只不过是拜托他们去买一下三味线,都已经三天了。”松阳嘟囔着。  银时失笑:那已经是去江户的另一端了,最起码也要一个星期吧?阿银现在很庆幸自己在老师眼里的形象是很糟的了!不然老师就不会把买三味线这个任务交给矮杉和假发那两个笨蛋了!理由还是什么‘三味线万一碰坏了怎么办?晋助,小太郎,你们稳重一点,你们帮老师跑一趟吧!’啊!不行了,一想起来矮杉那张臭脸就想笑,不行!要憋住!不能在老师面前出丑!  火光照亮了黑夜,只是私塾门前的景色让人不禁黯然神伤。  天道众和老师已经不见了踪影,这里只余下自己一人。  “……老师!”只有那个温柔的男人才能如此牵动他们的心神。。68ce199ec2c55175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3楼 2016-10-19 18:15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那一年的那一天(中)

  布满灰尘,空气潮湿的监牢里关的都是罪大恶极之人。在最里面的角落关着的,是即使是狱使也愿意亲近的一位如樱花般温和的男子。  “锃!锃!”拨子轻轻拨动着三味线,男子就这样盘腿坐在地上。“……不错。”一曲完,端坐在牢外的有着灰白色短发的男人说。  睁开褐色的眸子,里面依旧是柔和,只是似乎少了些什么。松阳开口:“是吗?多谢夸奖……小胧,你说我要在这关多久呢?”歪头问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将军下的命令,你应该早就做好了死的觉悟了……”男人平淡的回答。  “哎……小胧的反应真让我心寒啊。”松阳轻叹一口气,“我似乎对我的学生们食言了。”
  胧那极为锋利的眸子扫向那个云淡风轻的男人:“松阳,虽然我现在和你交好,但我依旧是天道众的一员……先说一声‘抱歉’了。”  调试着三味线的手指不小心刮出一个破音,松阳柔柔的开口:“那些孩子们,还好吗?”
  的确,外面的人就是抓了自己的天道众,可是也的确难得的挚友啊……不是太过分的要求,胧一般都会答应自己的……  胧抿了一下嘴:“……不用担心,你的学生们,现在在攘夷战场之上,很强了。”
  低垂下头:“是吗……”  “……”  “我们的谈话似乎总是到最后莫名其妙的的沉默了呢!”松阳抬头,脸上又是那温和的笑容。
  锋利如鹰的眼睛紧紧盯着松阳,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去。  桂在胧的钳制下,拼命挣扎,那一对和松阳相像的眸子流下了炙热的泪滴。
  他睁着迷蒙的眼睛,想看的更清楚一点,想看清楚那个在弹着悲伤乐曲的男人……
  老师,你还好吗?  老师,已经两年了……你还记得我们吗?  老师,小太郎在这里看着你啊……  老师,银时和高杉都在想你啊……  老师,我们好累了……  老师,还差一点  还差一点就可以打败天人了  还差一点就可以把你救出去了……  “松阳他很好,所以……你们鬼兵队不用担心他……你们的所作所为影响着松阳的命运。”胧冷声说着,阴戾的眸子看着松阳。  桂紧握的拳头间盈满了红色的液体,他艰难地从喉间哼出几个字:“带,我,走!”
  不可以看下去了  再看下去,会疯的!  我会忍不住做出什么事!  我不可以做出任何会伤到老师的事!  老师  对不起……  一曲结束,松阳抬起头,看向某一个角落。  胧,是你吗?我好像欠你一个人情了啊……谢谢。d1f255a373a3cef72e03aa9d980c7e
  谢谢你在我随时可能死的时候,让我还能感受到一次我最爱的学生的存在……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4楼 2016-10-19 18:18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那一年的那一天(下)

  “对不起了,松阳……”胧这样说。  过了多久了?没人记得,只知道在这看不见光的牢狱之中,自己的心里似乎已经变得空洞,只剩下昔日的那些欢乐时光没能使自己真正的崩溃。  看着男人的脸,松阳微微一笑:“……到时间了吗?”终于到了这一天了啊……
  “对不起……”胧还是这一句话。  松阳站起身,舒展了一下久未活动的筋骨:“不用抱歉了,真的,这些年,有你陪着我……我很开心。”  胧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去:“动手……”他淡然开口,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只听得身后传来了血液喷洒的声音。  “对不起了,我唯一的朋友……”胧仰起头,呢喃了一句。  这句没出过口的话,但松阳知道胧肯定知道的,所谓知己就是即使才相处三年也能够懂自己的人。  …… …… …… …… …… …… …… …… …… …… …… ……  地上的被血沾染的白色布包,里面的是曾经对着他们微笑的人的头颅。  松阳,你还不知道,我为你早就沾满了鲜血……  “松阳老师……”压抑着心中那不断咆哮的野兽,被称为‘白夜叉’的男人现在充满了狂戾。
  松阳老师,你教会了我怎样守护,可是我想要守护的你已经不在了……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5楼 2016-10-19 18:21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初始卷·你干嘛真的挂掉?

  少女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卧室里那个多出来的人影:素色的单衣,单色长发,眼睛是漂亮的褐色,此刻正在注视着自己。  “……吉田松阳33!?”少女大吼,“妈妈呀!我在做梦吗?”眼里是不可思议。
  本该死去的松阳歪头看着少女:“你就是那个,连吐槽都不会,把我写死的那个阿纯?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能见到你一面也不错呢!”温柔的笑容让少女直抽搐。  少女很狗腿的搓搓手:“那啥?松阳33,请问有啥需要?那个,能冒昧问一句,你,你,为什么在我房里?”  “不是你把我写死的吗?为什么还问我为什么在这里?”微笑,继续微笑……
  少女快要哭出声了:“……实在很抱歉……我只是想让您暂时休息一会嘛!估计再过几章,您就能在出场了!”  求你了,松阳大哥!小妹受不了您那‘温柔’的笑了!咱不是您手底下的问题儿童啊!我错了!我真的不应该一开始把你设定成笑面虎的!你老既然都温柔了十五章了,你就在这十六章里继续正常的温柔下去,不行吗?  “唔……可是,你这样我也会很困扰的。晋助,银时,小太郎,那些孩子都让我很担心的。”松阳继续着他那‘温柔无比’的微笑。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松阳33,实在对不起了……咱给你开外挂,行不?”少女真的要哭了。
  歪头,很纯洁的说:“外挂?抱歉啊……我不需要的呢!”  …… …… …… …… …… …… …… …… …… …… …… …… ……
  “啊楸!有人在说我坏话阿鲁!”某一名为‘万事屋’的屋子里,穿着红色唐装的女孩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神乐酱,我看你是感冒了吧?”某一副眼镜诡异的发出声音,是十几岁少年的清脆嗓音。
  “啊!千万不能是感冒啊!阿银的钱是用来买《JUMP》的,不是给你这小鬼看病用的!”有着一头银色天然卷的Madao很‘着急’的大喊。  “阿银,你太没良心了阿鲁!”女孩很不客气的开口,“神乐可是感冒了阿鲁!还不快进贡一大箱醋昆布阿鲁!”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6楼 2016-10-19 18:24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神威篇·夜兔神威

  松阳现在很想杀人,虽然他真的不想再看见自己的手上沾染血液,可是现在他真的快要忍不住了。  “真是有趣呢!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里……你是什么人?是仙子吗?”有着一头橙粉色头发的少年睁着那一对极为‘清澈’的蓝眸问着。  “……”松阳微笑着看着那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  少年歪头,呆毛也随着他的动作动了两下:“……是吗?那么,你强吗?皮肤这么白,你也是夜兔吗?”  “不……我只是一个迷路的地球旅人。误闯你的房间,真的很抱歉了……”松阳的语气有那么一点点的僵硬,他看得分明:那个少年眼底的杀意。  惹上了夜兔,可恶……松阳心里暗叹一口气,想当年他费了多少的力气才和一只叫‘凤仙’的兔子打成平手,如果不是次郎长救了自己,恐怕就死在那了。  转身,跳跃,顺手扳断了一根椅子腿当武器使用:嘛!没办法,总不能抢了这只小夜兔的伞吧?
  手起‘刀’落,淡色的长发在空中划过美丽的弧度,优雅的像是舞蹈的精灵。
  少年擦了一下脸上被椅子腿挂出的血痕,蓝色的眼睛里有了一丝趣味:“很少有人能伤到我……真想,杀了你……”  “这位兔子先生,我现在不太想和你打呢!”松阳无奈的说,面对如此可爱的一名少年,他是真的下不了说的。  少年一愣,呆毛又抖了抖:“兔子先生?呵呵……我叫神威,反正你都要快被我杀了,告诉你我的名字也没什么关系。”笑眯眯,继续笑眯眯。这样似乎只是像是普通的谈话,只要忽略掉神威的杀气和松阳那警惕的面容。  刺,挑,退,击面,刺喉……  明明松阳手里的只是普通的椅子腿,可是用起来似乎有着和刀一样的作用。神威躲闪着松阳的进攻,蓝眸不断飘动,在窥视着反击的最好时机。  进攻,防守,再进攻,再防守……似乎过了很久。  神威抬头看了看已经不成样子的自己的卧室,嘟了一下嘴:“不打了,不打了……好饿!我要吃饭!”呆毛一动一动的,煞是可爱。  扔下手里的那半截椅腿,松阳的脸上有了一点倦意:“我们算是平局吧?你没用武器,我也没用到顺手的武器……”就要维持不住脸上的笑意,天知道他有多久没像这样打过一架了!?
  看着松阳的笑脸,神威笑得人畜无害:“先吃饭……等一下我在杀了你!呵呵……”橙粉色的头发在灯光的照耀下,十分柔和。松阳看着窗外的无边宇宙,叹气。。45c48cce2e2d7fbdea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7楼 2016-10-20 17:39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神威篇·误会

  外表很是邋遢的兔子大叔看了看优雅笑着的松阳,又看了看很没形象‘喝饭’的神威,那无神的眼里似乎有了那么一点点的宽慰:“团长,你……终于长大了。”阿伏兔莫名其妙的感叹了一声。
  “嗯?”抬起沾满了饭粒的粉嫩脸蛋,神威满脸疑惑,再配上那可爱的呆毛,啊呜!好可爱!
  松阳喝着阿伏兔端过来的茶水,莫名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不好的预感。  “……”神威噎住了……  “……咳咳,阿伏兔先生,请问你在说什么?”松阳抽搐着嘴角,似乎感觉自己和这只兔子有着明显的代沟。  “阿伏兔,再随便说的话……杀了你哟!”神威好不容易咽下去卡在喉咙里的那一口饭,歪歪头,很纯洁的说。  阿伏兔还是那副很懒散的表情:“团长,你这样会吓到松阳先生的……虽然都是男人,但是我不会妨碍你们的,我先走了。”看着自家笨蛋团长越来越危险的眼神,阿伏兔很‘识趣’的退下了。
  【啊喂!兔叔,你确定你没误会?你从哪个方面得出了尼桑和33是那种关系?难道你没看见这乱成一团的房间,和两个人明显疲倦的脸色?这不代表着他们刚刚打过一场……好吧,也有另一种可能的说。兔叔,阿纯我错怪你了……】  捏了捏手里的杯子,松阳很好脾气的抬头问神威:“神威……我,似乎,和你是今天才见面的吧?”还那样柔柔的笑,只是语气里面有了那么一点僵硬。  神威那蓝色的纯净眸子看了一眼松阳:“啊……阿伏兔的误会我也很困扰呢!等一下再去杀他好了……”  【喂!尼桑,你那种很熟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兔叔,您老辛苦了,带着这么一个问题儿童……还有,尼桑,兔叔不能死的啊!他死了,谁给你收拾那些烂摊子啊!阿纯我绝对不会给你开外挂的,绝对!】  …… …… …… …… …… …… …… …… …… …… …… ……  “神威先生的胃口很好呢!”松阳笑着说。一共六盆米饭,纯米饭啊!难道夜兔的食量和力量成正比?  呆毛很满足的晃了两下:“嗯……米饭最好吃了!”  蓝眸里有着明显的疑惑。神威见过很多人,对他的情绪只有:轻视 →恐惧 →死亡。现在这个男人的赞美很出乎自己的意料。  “……名字。”神威躺在床上愣了很久,才开口。眯眼一笑,柔和的语气这样说道:“吉田松阳。”神威看着他,蓝眸里的还是一片纯净:“你就在我这里呆下来,当然,如果有一天你输给我的话……杀了你哟!”呆毛一抖,可爱与阴戾并存的矛盾之感,诱人沉沦。。362e80d4df43b0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8楼 2016-10-20 17:42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神威篇·小小暧昧

  松阳越发觉得自己和兔子的代沟太大了!他怎么就不知道眼前这个少年到底在想什么呢?好苦恼啊……留在宇宙飞船里?他还要赶着回去见晋助他们啊……那几个孩子不知道怎么样了?【那啥……松阳33,那个你今年二十八吧?呵呵,和晋助他们差不多大的啊……】  就算如此,该有的理智还是有的,松阳看得清楚:神威蓝色眸子底下的威胁……
  “呆这里是可以,不过,过段时间可以送我去一趟地球吗?”保持着极度温柔的笑容,松阳说。“可以。”如此干脆的语气倒是让他吃了一惊。神威此刻的心理活动是:放走他=没兴趣了=无聊=可以杀了他了,所以神威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松阳活到最后嘛!  看似纤柔却极为有力的臂膀一伸,神威一下子抱住松阳,手指戳了一下松阳的脸:“你真的不是夜兔吗?皮肤明明和我们一样白,也能和我打成半个平手……”  天真的像是孩子的语气,可是怀抱却是温暖有力……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彻底搅乱了松阳的心神。神威歪头看着情绪不太对头的松阳:奇怪的人,怎么走神走得这么快?我的问题还没回答呢!  湛蓝的纯净眼眸盯着有点迷茫的褐色大眼,神威直到现在才认真打量起松阳:淡色及腰的长发,白皙到可以和夜兔媲美的皮肤,褐色的眸子有点水汽却还是很柔和,现在被自己抱在怀里的样子,像极了,额,像极了摆在桌上待宰的小白兔——看上去就挺好吃的!  好像又饿了……神威的呆毛一晃,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心中想:可恶,肚子又饿了,怎么可以让我看见烤兔子嘛!同类相残不好啊!【呆毛尼桑,在你的心里,松阳=烤兔子=同类=夜兔?】
  察觉到了少年的视线,松阳迷糊的抬起头,却是撞进了一片大海般清澈的蓝色之中。清澈的,似乎可以见底,可是却看不通透,美到了极致……  就算是男生,松阳也是第一次和人这么亲密接触过【松阳33,你忽略了小时候总督大人缠着你一起睡觉的事实!】,清秀如女孩子的脸庞瞬间红了大半,略显慌张的站起身:“借用一下浴室,抱歉了!”  纤细的背影像是被猛兽追赶一般,神威疑惑:他,怎么了?我,很可怕?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9楼 2016-10-20 17:45
Lv12 那份执着
个人主页 TA的圈圈
粉丝:5733 和TA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喜欢·再见

  “好痛,痛!”柔柔的男音从‘UFO’里传来,“兔子的飞船质量太不好了……”‘UFO’顶被打开,一个穿着浅白色唐装的男人从上面爬了出来。  不是熟悉的装扮,但是好熟悉的感觉啊……眼前的男人的身影和自己脑海里某些远久记忆里的某个身影开始重叠。  ‘抱歉,桂先生好像砸到头了。’伊丽莎白举着板子朝向男人挥了两下。
  “先生,你还好吗?”向着桂伸出了手。  然后,褐色的眸子突然大睁看着地上的男子:黑色的长发,深蓝的和服,白色的外袍,腰间别着一把佩剑。  似乎有那么一点熟悉啊……  “你,你是谁!?”一下子站直了身子,桂颤抖着唇,声线有了一点明显的不稳,漂亮的褐色眸子有着希冀与不安。  柔和的嗓音说出了他期盼了好久好久的四个字:“……吉田松阳。”  松阳微微睁大的眼睛重返柔和:“好久不见了……似乎错过了好久啊,小太郎。”
  桂的身子一僵:“老师,啊呜!老师,哇哇哇!”像一个孩子般,嚎啕大哭,桂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开心,从来没有!  “用眼泪欢迎老师的回归!?小太郎,老师这样是不会开心的。”无奈的开口,松阳柔和的表情是那么的好看。  胡乱的用袖子蹭了两下脸,桂挂上灿烂的笑:“老师,好久不见!”  “……老师,你,是人吧?”突然沉默的半响,桂突然蹦出了那么一句。
  松阳笑着的嘴角一抽,额头上难得的蹦出一个十字路口:“小太郎,不觉得对老师说这句话,有点失礼吗……如果是问我为什么会在这的话,是因为我还不能死哦,还有一群麻烦的学生需要我照顾嘛!”  桂单手支住下巴:“……哦!总之,老师没事就好了!整整十年了啊。”褐色的眸子里是庆幸。
  “十年了吗……过了好久啊。”松阳呢喃着,“他们呢?”  “……是吗?晋助那孩子和你们分道扬镳了吗?”松阳这样呢喃着,却似乎没有意外的感觉。
  “老师,不吃惊吗?”这下换桂有点吃惊了。  ‘我沦为背景了吗?’伊丽莎白举着板子,很安静的坐在一边。。73278a4a86960eeb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20楼 2016-10-20 17:48
<<返回小说圈 回应/阅读:56/6377
+1 0
本地保存成功!
发表回复 制作签名档
登录圈圈
没有多多号?立即注册!
更多>> 游戏道具
查看更多>>
小说圈大明星
BIKE丶大帝
BIKE丶大帝

这个人必须要关注啊~小鬼!

粉丝:6633

烟雨梦兮
烟雨梦兮

纵容岁月如故,我也待你眉眼如初

粉丝:23

苏辞夏.
苏辞夏.

保送二中不然不改签名。

粉丝:390

莱特曼大叔
莱特曼大叔

烦。

粉丝:8

白孓゜
白孓゜

早安。

粉丝:602

千夜雅梦
千夜雅梦

梦想再也不是梦。

粉丝:4

星帝咕行
星帝咕行

有关必回,欢迎深交

粉丝:517

意难平
意难平

退 未来陪着小金闪闪发光

粉丝: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