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田圈圈 > 小说圈短篇小说 > 话题页
<<返回小说圈 回应/阅读:72/1390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万恶之源

回复(4)收起回复
举报 2楼 2018-08-25 15:07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Rebom】工作室所有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3楼 2018-08-25 15:09
举报 2018-08-26 12:08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1 回复
雪鹞 :

1

举报 2018-08-26 12:46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霍琛的事务所最近接到一个委托,委托人说希望他们能够帮自己找到一个眼罩。


“东西自己找不到难道我们事务所就一定能帮她找到吗?”凌睿一一边登记着这次的委托,一边悄悄的嘀咕着。


把委托写好后,凌睿一把笔搁在一边,看向穿戴整齐的霍琛,不解道:“话说霍琛你还答应了这次委托。”


霍琛侧过头:“为什么不能答应呢?说不定那眼罩对她蛮重要的。”


凌睿一嗤笑:“霍琛你什么时候那么老好人了啊?越是重要的东西越容易不见,所以才更加的需要去珍惜啊,等到不见的时候,才懂得去珍惜,已经晚了啊。”


霍琛只是笑笑,然后把帽子甩了过去,凌睿一便伸手接过。


“走了。”霍琛拎起桌子上的黑皮包,冲着凌睿一的方向摆摆手。


凌睿一也没有再抱怨说什么,把帽子戴好,就跟着霍琛出了事务所的门。


其实,这个委托就是霍琛前几天和事务所其他的朋友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答应要接的委托,不接的话他们都不知道怎么搞死自己。


霍琛想到这里,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前几天因为某个委托跑了很远的路,回来坐大巴还被司机赶了下车,好不容易回到事务所还被事务所那群人拉着去玩真心话大冒险!


为什么自己那天不好好睡觉!和他们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还被要求接了这么一个无厘头的委托!


那些人就留了个不知情的凌睿一在事务所,就跑去度假了!


“等你们回来,我不弄死你们……”霍琛暗暗咒骂着。


凌睿一疑惑的歪头,不明白为什么突然霍琛一个人在那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而且很是凶神恶煞的样子,眼神可怕的要紧。


这个委托难道有什么内情吗?


顿了一下,凌睿一又默默的跟上了霍琛。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4楼 2018-08-25 15:09
举报 2018-08-26 12:09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1 回复
雪鹞 :

1

举报 2018-08-26 12:46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这里就是委托人安夕雅的屋子了吗?”凌睿一看着自己写的便条签上写的地址,确认了一下门口牌的号码没有错。


霍琛准备去按门铃,还没按到,门就缓缓打开了,出来的是一名脸色稍显憔悴的女子,眼圈黑的很,但在苍白之中,能找到那么些清秀。


这个女子就是安夕雅,她显然知道霍琛和凌睿一的来意和身份,稍微侧身,在门口的缝隙让开一个位置。


“进来吧。”


霍琛见到安夕雅的状态,微微蹙眉,和凌睿一互看了对方一眼,点点头,走了进去。


“我最近有些失眠。”安夕雅一边带领他们进大厅里面坐,一边说着,“然后我想找我的眼罩去好好睡一觉,可是我昨天去找,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我真的很想快点睡觉,因为失眠已经影响了我的生活了,没有办法,就只好麻烦你们了……”


安夕雅按着茶壶的手有些抖,凌睿一见状,赶紧把茶壶拿过来自己倒。


霍琛谢过凌睿一要倒过来的茶,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安小姐,您失眠几天了?”


安夕雅此时已经坐下了,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摆,回道:“快一个星期了。”


“因为没有眼罩?”霍琛挑眉。


“……不,嗯……”安夕雅顿了一下,“是的吧?我之前睡不着的时候都会拿这个眼罩去睡觉,可能是一种心理安慰吧。”


“总之就是,现在想要把它找回来。”安夕雅肯定道。


霍琛稍微思考了一下,继续问她:“为什么不去看医生?”


“要知道……”安夕雅的大拇指摩挲着手背,“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看医生,不如找个事务所的人来帮我找个能促进睡眠的眼罩来得好。”


“那个眼罩对于您来讲……是很重要的东西?”霍琛看着安夕雅的眼睛。


安夕雅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似乎对于这个问题她感到有些无足轻重,“先生,若是不重要的也不必来找你们。”


霍琛轻轻笑了一下,把二郎腿放了下来,“我明白了,自会帮您找到的,现在进入正题吧。”


凌睿一也坐直了身子。


闻言,安夕雅从隔壁的一个小盒子里抽出一张照片来,“这是那个眼罩的照片。”


照片里的那个眼罩,花纹简单,白底黑纹,就勾勒了两只似猫眼般的眸子,直勾勾的看着这里。


凌睿一看到安夕雅拿出照片的那一刻起,就觉得这个人也太不可思议了,连个眼罩都要拍个照片。按普通人来讲,兴许是不大可能的。


也许安夕雅是摄影爱好者?也许安夕雅她对于这个眼罩有不一样的情感?


凌睿一这般猜测着。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5楼 2018-08-25 15:16
举报 2018-08-26 12:10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1 回复
雪鹞 :

1

举报 2018-08-26 12:46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连眼罩都有照片,看来您不是一般的珍视它啊,既然如此,为什么还会丢呢?”霍琛捏起这张照片,细细的观察着。


安夕雅解释道:“其实,我不过是对于喜欢的东西,都想留个纪念罢了……当初眼罩拿到手里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它觉得花纹很好,就拍了一下。”


说着,安夕雅又往盒子里拿起几张照片,那些照片都是这个眼罩的照片,有的是戴着头上或眼上后的自拍,有些是配着一些花花草草盆栽拍的照片,还有的只是单纯的它的照片。


多多少少都有二十来张。


凌睿一拿起几张照片仔细端详,似乎想认真记下它的模样。


“这样啊……”霍琛放下手里的照片,“想问一下这个眼罩是怎么得的?”


“……他给我做的。”安夕雅默默低下头,在看不见的地方,她的半边脸稍显阴沉。


“他?”霍琛抬头看向安夕雅。


凌睿一也抬起头来看向安夕雅,手里的照片也放了回去。


安夕雅浅笑,有些悲痛的模样,指向另一边的一个相框,里面有一张照片,是一名男子。


“我男友,几天前,他刚去世……”


“……抱歉。”霍琛眸中微闪过什么,转瞬即逝,他顺着安夕雅的目光看了过去,认真看清了这张照片。


是张黑白照,相片里的男子正在欢笑,头微微侧向一边,应该是和别人在很愉快的攀谈着。


看到这男子的模样,霍琛眉头不经意的一皱,似乎想起了什么。


安夕雅摇摇头,苦笑:“没事,都过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拍摄者调光的原因,这张照片的光线不大好,虽然在这个上角度能很好的看到男子全脸,可是却令霍琛感到,这张照片,绝对不是很自然产生的。


“那……夕雅小姐您最后看到这个眼罩是什么时候呢?那时候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霍琛试探问道。


安夕雅默默抬起头来,她细想了一下,眸子闪过一丝哀痛:“……几天前,火葬场,记得是因为参加他的葬礼,然后当晚难以入眠,就带着眼罩去了,后来回到家也没多注意,之后就经常失眠了,再去找眼罩的时候,找不到了。我也有去那天去过的各种地方找过,都没找到。”


霍琛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了,然后没继续问下去,感觉再多问安夕雅什么也不大好开口了,沉默着,四处走动。


凌睿一也感到气氛有些僵了,悄悄凑过去问安夕雅:“这里还有其他照片吗?我看你拍的这些相片都很好看。”


安夕雅点点头,从桌下又拿出一个新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装的全部都是相片,大的小的,各种各样的都有,不过大多数都是风景照。


“我也算是个摄影爱好者吧?这些照片都是前几个月拍的。”安夕雅介绍道。


凌睿一一张张的挑着看,“……可以拿几张吗?”


“哎?”安夕雅愣了一下。


“啊,并没有什么用意,就是我呢,也是喜欢一些很好看的东西的人……像夕雅小姐拍的这些照片,我都很喜欢,就想要那么几张,要是觉得困扰的话也不勉强。”凌睿一挠挠头。


安夕雅点点头,展露一笑:“当然可以。”


凌睿一挑了几张照片收到自己的黑皮包里面,刚收好,就听到安夕雅低着头细声说着什么。


“我觉得不大可能找回来了,真的有可能吗?”


凌睿一抿唇,心下不忍,拍拍安夕雅的肩膀:“有可能的,别担心,只要是霍琛愿意接的委托,一定是有把握的。”


不远处的霍琛听到凌睿一这句话,脚下差点一滑没站稳,嘴角不由得有些抽搐了。


这委托还真的不是我自己愿意去接的啊。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6楼 2018-08-25 15:18
举报 2018-08-26 12:12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1 回复
雪鹞 :

1

举报 2018-08-26 12:46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从安夕雅家出来之后,霍琛和凌睿一坐在车里面,凌睿一是负责开车的,可是他此时却在思考着什么,没有立即开车。


霍琛也没有催促他,沉默着,也在想着什么的样子。


“……她在说谎。”霍琛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来。


凌睿一侧目看向他:“她男友已经去世的事情吗?”


“不……这个她应该是没有说谎,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事,她才失眠了那么久。”霍琛回答道。


“那你说的是……?”


“那个眼罩。”霍琛皱紧了眉头,“那个东西我觉得……不像是她的东西。”


凌睿一不解:“哎,不是,人家有说那东西是她男友送的啊,准确来说的确不算她的东西。”


“不……那东西也算不上是她男友的。”霍琛揉了揉太阳穴,自顾自说了起来,“不然为什么……会选这样的花纹,而且她说的是她男友做给她的,亲手做的吗?那张黑白照上,她男友的手很修长,而且装扮的很阳光,最多算个运动型的……既然如此这些细活做起来不可能那么精细吧?就算说是为了自己的女友,可是这样的花纹……”


“更适合他自己。”凌睿一突然插上一句。


霍琛一顿,想到了什么,笑了起来,“果然。”


“别人的事情我们也管不了多少,怎么说还是赶紧找到她的眼罩为重,可是你不在她家里待久一点找线索,那么快出来干什么?不在她家难道还在其他地方不成吗?”凌睿一问道。


霍琛点点头:“确实是在别的地方。”


“嗯?”


霍琛笑了笑,“我们去她男友家里找找。”


“————不可能。”凌睿一摇头,“她都参加她男友的葬礼了,怎么可能不会去过那里找?”


“哎我说,凌睿一你要和我对着来吗?你说说看,我怎么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你去吧,去到那你不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吗?”霍琛有些不耐烦的翘起了二郎腿。


凌睿一撇嘴,坐直了身子,转动了车钥匙,喃喃着:“现在告诉我难道就不行吗?”


刚开那么几米远,凌睿一忽然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猛的停了下来,他刹车技术很差,直接让没系安全带的霍琛撞了个猝不及防。


“你干嘛呢!”霍琛愤愤的揉着头,还是没有要算系安全带的想法。


凌睿一带着歉意的回过头来:“那谁……夕雅小姐的男友家在哪?”


“唉……”霍琛敲了一下自己的头,默默从黑皮包里拿出一张相片,凌睿一接过来一看,是一个男子的相片,这男子正是今天所看到的安夕雅的男友相片。


“你拿人家东西!还不问她!”凌睿一好歹拿安夕雅相片前征求过安夕雅同意来着。


霍琛直接用照片拍了凌睿一的脑门,“笨蛋!不这样能拿到自己要的东西吗?还有你看清楚,这张不是黑白照,是彩照。”


“那你拿到什么了?”凌睿一捂着脑门,很是委屈。


“看背后。”霍琛道。


凌睿一不明所以的转过身看后去,结果又受到来自霍琛的一个脑门暴击,委屈巴巴的回过头来的时候,霍琛已经指给他看照片的背后那行小字。


“安夕雅在这张照片后面写了拍摄地点和日期,这个地点,看样子就是她男友年起南的家。”


“你怎么知道她男友叫年起南……”


“上面写着呢!你倒是看一眼啊?算了,还是快点开车去吧,别废话了,都水了有三分一了还没到正戏我自己都急。”


“好好好。”凌睿一敷衍道。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7楼 2018-08-25 15:18
举报 2018-08-26 12:14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1 回复
雪鹞 :

1

举报 2018-08-26 12:47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年起南,某大巴公司里的一名不起眼的司机,有车有房,父母双亡,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亲戚,爱好打篮球,性格开朗热情,很少和别人起冲突。


“所以一个大好青年,怎么就死了呢?”凌睿一翻着从年起南家里翻到的简历,疑惑着。


霍琛用刚刚在杂物堆里找到的死亡诊断书挥了挥空气里的尘埃,“高空坠落出血过多不治身亡。”


“自杀?跳楼?”凌睿一瞪大了双眼。


“我也不清楚,这里没有准确说明是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先前他的病历本里压根没有提到他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应该不是跳楼。”霍琛把刚刚翻到的病历本往隔壁一扔。


凌睿一跟在后面把它捡起来,翻了几页草草看了那么几眼,确实如霍琛所说的那样。


“……奇怪,应该有的。”霍琛已经把一个箱子翻得乱七八糟了,还不把它放回去的那种。


凌睿一凑过去:“你在找什么?”


“照片……”霍琛说着,突然,他见到被层层叠叠的杂物压着的一本很显眼的相册,好像翻到什么宝贝一样赶紧把它举起来。


“找到了!!!”


霍琛那么一叫,凌睿一忍不住凑上去看,相册里都是年起南的照片。然而,霍琛只是粗略翻了几下,就把它扔在一边,很失望的继续翻找隔壁的一个箱子。


凌睿一被霍琛这一系列动作弄的有些奇怪,疑惑道:“你在找些什么?相片?”


“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霍琛继续翻着箱子,头也不抬一下,“安夕雅家里没有合照,都是她自己或者是年起南的照片,都是单照,难道没有说有什么两人在一起拍照什么的吗?”


“……难道?你怀疑?”


“我需要再找找看,要是真的,在年起南家里找到所有的照片,都没有她和安夕雅的合照的话……那么他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等等,霍琛,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凌睿一赶紧跑到霍琛隔壁来,“不是所有的情侣都会有合照的吧?也许他们就是没有拍过呢?”


霍琛拍拍尘土,不翻箱子了,站了起来,正视眼前的凌睿一,不知从哪里拿来的一张照片,对着凌睿一,那照片右下角的地方,用油性笔写了一行字,那是一个日期。


“那请问————接近快半年了,多少也会有合照吧?”霍琛问道。“可以有特例,但是对于安夕雅这种喜欢摄影的人来说,不可能不合年起南一起拍照的。”


凌睿一恍然大悟,可下一秒就有疑惑了:“可是这样能说明什么呢?他们没有合照就没有啊……”


“说明安夕雅在说谎。”霍琛道,“说了什么谎呢?不就是说了,年起南是她的男友这一谎吗?”


“她在骗我们?那个眼罩,那也不是她的东西了吧!既然如此,她还要那个眼罩干什么!难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吗?”凌睿一道。


霍琛耸肩:“我哪知道,总之,我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帮她找到眼罩,其他的东西什么都不要理,只要知道我们要去做任务就好了。”


凌睿一皱眉:“哪怕她在这其中犯了罪吗?我们就算知道也不能管?”


“职责是什么就做什么,别越俎代庖。”霍琛懒散的说着,慢悠悠的走向隔壁的一个的房间里面,而凌睿一还待在原地。


只听霍琛又补充说道:“你刚才那个比喻,有些失真了,也不至于到她犯罪的地步。”


听这样的话,凌睿一就有些来气了,匆忙跟着他进去那个房间,“就算如此,知而不说,就是包庇啊!那可能牵扯到一条人命啊霍……”


“好了好了。”霍琛拿凌睿一没有办法,也想不到用什么话来解释,索性把这事给揭开过。


“我们去找眼罩好吧?”霍琛扯开一个微笑,“早点完成事情,早点回家吃饭,我还计划着今天早点回家去看《Rebom工作室的日常》的重播呢。”


“霍琛你总是这样……”凌睿一深吸了一口气,拳头紧了紧。


忽然这个时候,霍琛在那个还没彻底开始积尘的床上摩挲着什么,把床上的被子枕头都翻了个遍。等凌睿一反应过来的时候,霍琛的手里多了一个东西。


凌睿一不敢相信的看着霍琛手里的东西,惊呼出声:“————眼罩!?”


霍琛手里的,的确就是那个有白底黑纹,安夕雅要他们寻找的那个眼罩。


霍琛握在手里,感觉到它有些冰凉。


霍琛笑了:“看来……真的是我所想的那样子。”


“为什么?安夕雅不可能没有去这里找过吧?”凌睿一都不敢相信这事情那么简单就办完成了,要知道,现在才过了二分之一的字数!


霍琛没有回答凌睿一,把眼罩往凌睿一那边一扔,就背着手大大咧咧的离开房间。


“霍琛!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霍琛摆摆手,示意自己先走,不顾凌睿一的大吼,心下想着这孩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偏激了。


凌睿一无奈,自己想不出来,霍琛又不告诉他,能有什么办法。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8楼 2018-08-25 15:20
举报 2018-08-26 12:15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1 回复
雪鹞 :

1

举报 2018-08-26 12:47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再去见安夕雅小姐吧,我有些话,想问问她。”最后,霍琛是这么对在司机位上的凌睿一说着的。


两人再过去找安夕雅的时候,碰巧安夕雅不在家里,凌睿一按了好几下门铃都没有人应。


“她是不是出去了?”凌睿一从安夕雅房门前退回来,猜测道。


霍琛上前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不出片刻,他便摇头道:“没有出去,她还在家里面。”


“嗯?那为什么不开门?”凌睿一不解。


霍琛告诉他:“她在睡觉。”


“因为晚上失眠睡不着,所以白天容易犯困,按今天早上她那种状况来看,能撑到和我们说完话已经很顽了。”霍琛叹了口气,觉得自己现在来的不是时候。


“那我们现在?”凌睿一抛了几下手里的眼罩,思考着一会要做什么来消磨时间。


就在凌睿一转身要朝着停着的那辆车走去的时候,霍琛赶紧拉住了他。


“等等,里面好像有动静?”


“嗯?”


侧目看去,凌睿一看到安夕雅的房门正缓缓打开,安夕雅立在门口前,脸色比起今天早上看到的好多了,正笑着招呼着霍琛和凌睿一进来。


进门后,霍琛从凌睿一手里拿过眼罩,丢在客桌上,“夕雅小姐,我们找到你的眼罩了。”


闻言,安夕雅开始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大概是因为刚被门铃声吵醒的原因,有些混混沌沌。


不过当她看到客桌上的那个白底黑纹的眼罩的时候,顿然之间精神起来,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接着欢天喜地地跳起来,立即把它捧了起来,直接揉在心上,那般喜悦如潮水一般漫过安夕雅的心头。


“谢谢你们!”安夕雅笑着冲着霍琛和凌睿一鞠躬。


凌睿一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肯定,加上安夕雅还向他鞠躬,一时之间有些手慌脚乱,只好挠挠头,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不用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安夕雅面带微笑的看着他:“别谦虚,这是真的帮大忙了,而且你们速度还很快呢!要是有评价的话我给你们评个五星!”


“给我评个优就好了。”凌睿一抽出夹在文件里面的一份纸张,是委托书。


霍琛瞄着安夕雅在按凌睿一的话写着这张委托书最后的评价,漫不经心的飘来一句话:“夕雅小姐,你知道我们是在哪里找到这个眼罩的吗?”


“在哪里?”安夕雅很自然顺着问道,握着笔的手没有停。


霍琛唇角勾起:“年起南家里面。”


话音刚落,安夕雅的手顿了那么一下,也只是一下,便又很快的刷刷的写起来。


安夕雅的笑容似乎有些僵硬了:“噢……可能我之前在他家的时候落下了吧,难为你们能找到了。”


“……您就没有一丝知觉?”霍琛挑眉。


“什么意思?”安夕雅停下书写,把笔搁在一边,脸色有些古怪。


凌睿一见状也没有管霍琛在一边乱七八糟的说着什么,总之他无心去听,把笔有拿起来,接上安夕雅继续在委托书上签自己的名字。


霍琛轻笑,“我也不是说过分的话的人,只是我这里有个还存疑的事情,想问问你。”


“……委托你们也都帮我做好了,其他事情,不必再多理会。”安夕雅站了起来,似乎不想和霍琛继续对话下去了。


霍琛的确没有理会,没有理会她的话,自顾自说了起来:“以女友的身份参加一个不太熟悉的人的葬礼,还在已经空荡的房间里睡了一觉,到底是怎么怎么一个回事呢?为什么后来又不过去他的家里呢?是忘了过去还是在害怕着什么吗?”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9楼 2018-08-25 15:22
举报 2018-08-26 12:15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1 回复
雪鹞 :

1

举报 2018-08-26 12:47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闻言,就像被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那样,安夕雅瞬间被震住了,嘴唇禁不住的在发抖,若是细看,你会发现她连唇色也在那刹那间变得有些苍白。


“夕雅小姐,需不需要坦白呢?你把事情都说出来……说不定,我可以帮助到你什么。”


凌睿一此时也抬头看了过来,沉默了。


安夕雅手里紧攥住的眼罩松了几分,只见她目光呆滞的看着远方,似乎和遥远的人在互相凝视。


片刻。


“——是我的错。”安夕雅缓缓说着,眸中有水光闪烁,“是我害了他……”


“如果我没有……没有一直跟着他,没有做出这么疯狂不可理喻的事情……他也不会死……”安夕雅整个人已经瘫软在地上了。


凌睿一见状赶紧过去想把她扶起来,可是怎么也没有办法把她拉起来,之后凌睿一才发现她太沉了……


“我是年起南的跟踪者,当初,因为喜欢摄影而偶遇上他,我被他的各种性格、模样深深吸引住了,我不善言谈,不敢表达心意……为此,我开始了长期的跟踪追随。”安夕雅低着头,手在空中虚抓了一下,看着自己紧紧握着的拳头,“我……还在他身上放了隐藏型的摄像头和录音器。”


凌睿一深吸了一口凉气,霍琛则是一脸淡然的继续听着安夕雅说下去。


“听卖方说这种二手电子产品可能有一些危害,可是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危害……直到那次意外发生我才明白——它会影响信号的传输。”


“而刚刚好……那天晚上他在开长途大巴的时候,用了那么一下……导航。”安夕雅最后几乎是颤音了。


“所以大巴才会从盘山公路的转弯处冲出去,大巴上的人包括他,无一幸存。知道这噩耗之后的我后悔不已,参加了他的葬礼,为此偷偷进了他家里面,带着当初和他第一次见面时,他送我的眼罩……就是因为这样,我活在愧疚的阴影之下,每天晚上都难以入睡,以致失眠,终于是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来找了你们。”


“可是……果然啊,不愧是事务所的人,还是瞒不住的,”安夕雅惨淡一笑,声音渐渐高了起来,“不过这事我也没打算瞒多久——你们抓了我吧!”


凌睿一皱紧了眉头,有些为难之意,不过没有吭声。


而霍琛,听完了安夕雅的自白,居然没啥表示,只是懒散的撑着自己的腰,缓缓站了起来,扭了几下。


只见霍琛长长呼了一口气,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啊。”


安夕雅愣愣的看着他,不明所以。


“好了,凌睿一,委托书都写完了吧?”霍琛冲着凌睿一问道。


凌睿一默默的点头。


“那走吧。”霍琛领起黑皮包就往门外走。


“哎?等等?”


霍琛走到一半,停下了脚步,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回过头来:“哦对了,委托人夕雅小姐,忘了和你说一句话了。”


安夕雅一脸疑惑,任由着泪滴在自己眼眶里打转怎么也掉不下来。


“多谢惠顾,下次还有什么麻烦的话也还请认准霍琛事务所哦!”霍琛如此笑眯眯的说着。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10楼 2018-08-25 15:22
举报 2018-08-26 12:16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1 回复
雪鹞 :

1

举报 2018-08-26 12:47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喂——”凌睿一远远的喊着霍琛,霍琛只是越走越远。


凌睿一有些生气了,直接小跑过去拦住了霍琛的去路。


“怎么了?”


凌睿一皱紧了眉头:“这事就这样算了?”


“嗯,你还想怎么样?让她哭个死去活来的,然后我们也感动得死去活来的?最后因为规矩还是什么抓住她然后把她上交?”凌睿一见到霍琛在说这话的时候翻了个白眼!


“可是无论怎么说,她也算间接害了人,而且她也坦白说了,死的人不止一个——那可是一个大巴上的所人!”凌睿一眉头皱得更紧了,“我觉得她需要受罚,坐个几年也是应该的。”


霍琛瞥了一眼凌睿一,“你想抓她就抓呗,不过,你就那么相信她说的所有话吗?”


凌睿一看到霍琛在说这话的时候冷冷的笑了一下。


“……霍琛你总是这样。”凌睿一挠了挠头,“她都这么说了。”


“所以说啊,凌睿一你还是不懂。不是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吗?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也没有亲眼见到就是因为安夕雅在年起南身上安的什么电子产品影响了导航,才导致大巴错误的冲向盘山公路的转弯处,摔下悬崖的。”霍琛有些烦躁的抓了一下头发。


“说不定……是他自己开下去的。”霍琛若有若无的笑了一下。


“你——”凌睿一诧异的看着霍琛。


霍琛耸肩,没有继续把事情说下去,只是淡淡的微笑还挂在他嘴角上。


“谁知道呢?”


回复(4)收起回复
举报 11楼 2018-08-25 15:23
赤轩 :

抓虫:一个大巴上的所人→一个大巴上的所有人

举报 2018-08-26 09:54 回复
举报 2018-08-26 12:19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1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是啊……谁知道呢?


就在前几天的一个夜晚,霍琛因为一个委托跑了远路,回来的时候刚好坐上的就是年起南开的那辆大巴。霍琛见过年起南,就是因为当时光线太暗了,看不清他的脸,也记得不是很真。


大巴在夜晚的公路上平稳的行驶,年起南一直都在司机位上驾驶着这一辆车。


夜深了,银色的月亮点缀着深蓝的夜空,从大巴的窗口放眼望去,月亮散下的光辉像一条长长的银光带,围绕着两边的树木,在漆黑的环境中显得那么明亮。


“……md,睡不着啊。”霍琛不知道第几次从座位上翻过一个身,怎么睡也不舒服。


他试过把头靠在窗上,身子斜着靠在软座上睡觉,可是大巴的微微抖动让他的头很有频率的撞击着窗口,头部传来的细小疼痛让他更加睡不着了。


霍琛索性把自己撑起来,很正经的坐好,头靠在前面的软座背上。


好,就这样睡着吧。


久了,霍琛感觉到腰有些酸,因为一直这样弯腰,背也觉得难受。霍琛睁开眼睛,侧过头,爆出一句粗口来。


“喂——前面的,可以不要总是动来动去的吗?”后面的乘客抱怨道。


霍琛有些不好意思的尬笑了一下,回过头连声抱歉:“对不起对不起啊……”


道了歉,那后面的乘客也没有再说他的意思,又重新低下头睡觉。


霍琛长叹了一口气,这一下,他到底是没有睡意了,还不如做点别的事情吧这一晚上熬过去。


就在霍琛刚离开了座位,走到过道里面去的时候,忽然一个急刹车差点让霍琛站不稳,好险,霍琛抓住了上面的一条杆。


刹车还好,可是片刻之后,可怕的玻璃破碎声音砸醒了这个安稳的黑夜,许多座位上的乘客都顿然惊醒,有些开始抱怨,有些探头去看发生了什么,有些小孩也有些哭闹起来。


霍琛往窗外看去,大巴已经下了高速,上公路的时候有个盘山公路,此时大巴就停在盘山公路的入口。


“怎么回事?什么声音!”


“好像是玻璃声音?什么东西碎了?是刚刚刹车的原因的吗?”


“不是……快开一下灯!我刚刚好像看到有什么东西进来了?”


“是两个人?怎么了吗?发生了什么吗?”


乘客开始有些喧哗,霍琛也发现了,大巴停下来的时候,有两个人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砸开了大巴的前门,冲了进来。


“别动!!!”


尖锐的刀划过玻璃,发出刺耳的声音,混杂着的,是一个男人粗狂的大喊。


当大巴的灯光亮起,所有人都看清楚了站在大巴最前面的那两人,都是男子,一身黑,凶神恶煞的模样让人感到害怕。


显然,这是隔壁山村跑过来的两名盗贼,或者可以说,是强盗。


大巴上已经有人开始尖叫起来,孩子哭闹声更大,场面很是混乱。


就在这个时候,在座位上的年起南立即站了起来,拿过在司机位隔壁的安全锤,就冲着那两名强盗打了过去。


由于两名强盗上来的时候先是恐吓车上的乘客,所有人都很混乱,所以强盗们一时之间居然忘了在他们背后的还有一名司机。


年起南抓着安全锤的手有些抖,一击就击倒一个。


另一个强盗见状立即抽出刀来,年起南刹那之间有些慌乱,闭着眼睛大喊了一声,那安全锤就砸到强盗的手,疼得他刀都掉了。


年起南睁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可以做到这些,不过他也明白现在只身一人也不可能把两名强盗赶出去。


然后,趁着这个机会,他冲着这些乘客喊道:“麻烦过来一个人和我联手制服他们!”


可是,话音一落,几乎每个人都惶恐的坐了下来,有些还在犹犹豫豫,甚至还有人在害怕。


“你过去和他去把强盗给制服下来吧?”有人戳了戳自己隔壁的人。


“为什么是我?你自己不敢过去为什么叫我?他就说要一个人!你为什么不去!”


“哦豁?你还说我了?什么叫我不去我这不是给你机会了吗?你自己胆小不敢上去帮忙还拉我下水吗?”


“什么叫我胆小?明明是你自己不敢好不好!别扯我和你一类!”


“什么!你这个人怎么不可理喻?现在危机关头你居然还不过去!”


“神经病吧!为什么要我!你自己又不去!”


这些争吵绝对不是个别,霍琛也能感受到,四周的人,互相认识的还互相不认识的,都有在争吵。


而吵起来的原因都一样。


霍琛看向年起南那边,因为等候的时间有些长了,那名被他锤到手的强盗已经跳了起来和他扭打起来。


一个人就好了,就一个人。


就这么难吗?


年起南有些绝望了。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12楼 2018-08-25 15:25
举报 2018-08-26 12:20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1 回复
雪鹞 :

1

举报 2018-08-26 12:47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有人着急的哭了起来,隔壁就有人烦躁的指责:“哭什么哭!哭有用吗?现在这里大家不是都和你一样吗?为什么就你在哭!”


“怎么了吗!你还管我哭不哭哇!”那人带着哭腔回击道。


从一开始的犹犹豫豫,踌躇不前,越是到后来,整个局面都变得不一样了,所说的话、所提及的事情,已经和本来的目的偏差太多了。


霍琛实在受不了了:“都不要吵了行不行!都给我冷静下来!!!”


那么一声大吼,所有人先是一愣,然后又快速的把矛头全部指向霍琛。


“冷什么静!这种情况下谁还能冷静下来!”


“你能在这里说这样的话为什么自己不上去!喊着我们冷静!”


“别这样,他也是因为这样才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是赶紧想想办法吧?”


“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


霍琛觉得再听下去他的脑袋就要炸裂了,于是径直的从过道上一步步下去。


“闭嘴吧你们,没有人过去的话,我自己去!”


此话一出,众人吃惊的看着霍琛朝着那两名强盗和年起南的方向走了过去。


年起南就好像看到希望一样,和他纠缠的强盗意识到不好,立即拿起地上的刀,霍琛来不及走过去的,那刀就已经架在年起南的脖子上了。


不巧,另一个被年起南用安全锤打晕的强盗此时已经醒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很生气的直接冲着年起南就是一巴掌。


“可恶!就你一个人还称什么英雄!很厉害吗?!乖乖听话吧!”那强盗拍了拍年起南的脸,哈哈大笑。


见状,霍琛有些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不早点过去,时间拖的越长,对整车子的人都不利。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年起南咬牙。


架着年起南的强盗对隔壁的强盗使了个眼色,然后,这名强盗便从自己腰侧掏来一个大大的黑色袋子,就从霍琛开始,顺着过道走了过去。


意思很简单,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


霍琛没有反抗,乖乖的把身上的钱全扔进这个黑袋子里面。车上的其他乘客也不必说,此时他们连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生怕一说话,那把握在强盗手里的刀就会放在自己脖子旁边。


霍琛呆呆站在那里,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弱小,居然没办法帮到其他人,霍琛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些恍惚。


忽然这个时候,那名挟持着年起南的强盗居然把年起南推到驾驶座上面,刀依然还是架在他脖子上,可是已经入肉几分了。


“我让你刚刚打我!让你嚣张!狗样的混蛋!”强盗的另一只手,握着一把短刀,随着他每一声的愤怒大喊,那把小刀都会插进年起南的背后几寸。


年起南挣扎着,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泪水滚滚落下。


那不知道已经插了多少刀了,从霍琛的方向可以看到,年起南的背后已经血肉模糊了。


“不要……”看着这一幕,霍琛身子有些颤抖。


他猛的转过了头,看向背后的乘客们,“你们有谁可以……”霍琛正欲说出来这句话来,可是当他看到另一名强盗此时站在最后面搜刮着金钱,其他人都是一副恐惧的表情,无动于衷。


那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状况?那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


为什么全车的人,遇上两个强盗,还输得那么彻底?


不行!绝对不能这样下去!


霍琛义无反顾的回过了头,冲着年起南的方向奔去,就要把那压在他身上疯狂刺着他背后的强盗拉开————


谁知,年起南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突然迎上了强盗再一次插过来的刀,那强盗因此有些震惊。


也就是这个时候,年起南举起了拳头,往着霍琛的这个方向挥去。是的。年起南打的不是强盗,而是要过来救他的霍琛。


霍琛被年起南的一拳打到了一边去,差点被地上的玻璃碎片划到。


“你疯了吗!!!!”霍琛冲他大喊,想要支起身子再次冲过去。


可是,他听到的,是年起南带着怒火的大吼:“——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霍琛彻底愣住了,他看到那强盗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说着什么恩将仇报之类的话,总之,可能这一刻,只有霍琛才会明白为什么年起南对自己说出这些话来。


“你好自为之!!!”霍琛狠狠的咬住自己的下唇,趁着强盗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头也不回的往那破烂的大巴前门走了出去。


霍琛看到了,看到最后自己离开的时候年起南那悲伤的模样,可是驾驶座位上光线太暗了,他看不清他的全脸,只知道,那一定是最后绝望到即将奔赴死亡的表情。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13楼 2018-08-25 15:38
举报 2018-08-26 12:21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2 回复
雪鹞 :

1

举报 2018-08-26 12:47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尾声

霍琛下了车,深吸了一口凉气,才发现这四周的空气是如此的浑浊。


等他回头再看过去的时候,背后的大巴早已经不见了。


那仿佛就是梦一场。


片刻,霍琛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来,想打电话给事务所的人让他们来接自己,可看到手机上那无服务的标志,霍琛心都凉了。


再看向周围的环境。


“这里是哪?”


事务所的人不清楚为什么霍琛可以迟那么久才回来,而霍琛重新出现在事务所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天的晚上了。


霍琛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回到了事务所还不好好睡一觉补眠,还和这群没人性的家伙玩了那么久的真心话大冒险。


最后,霍琛顶着一双熊猫眼,十分委屈的接过他们笑嘻嘻递过来的一张委托书。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14楼 2018-08-25 15:45
举报 2018-08-26 12:22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2 回复
雪鹞 :

1

举报 2018-08-26 12:48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END————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15楼 2018-08-25 15:45
举报 2018-08-26 12:22 回复
偷腥 :

1

举报 2018-08-26 12:42 回复
雪鹞 :

滴滴滴

举报 2018-08-26 12:48 回复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22 赤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572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回复(2)收起回复
举报 16楼 2018-08-25 15:46

【小说作品合集】

圈小说:《与将书》《瞳中景》《离人泪

帖子:《殊途不同归》《真实的灵魂》《离人泪》《她和老师》《污秽》《安眠》《一片花瓣的距离》《三年b班》《墨咏棠》《何处惹尘埃》《千灯与萧遥》《身后之人》《障爱

Lv17 迷鹿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88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dd!

回复(2)收起回复
举报 | 来自安卓版手机圈圈 17楼 2018-08-25 16:11
赤轩 :

迷鹿的h文为什么我没看到……

举报 2018-08-25 16:12 回复
迷鹿 回复 赤轩 :

是秘密♡

举报 2018-08-26 23:33 回复
Lv32 任弦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705 和他聊天
6雪里青息风

nb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18楼 2018-08-25 17:17
赤轩 :

还行。

举报 2018-08-25 19:15 回复

             “你要积极  勇敢  向上”

           “先生真是我遇到过的最让人心动的选手”

            “最是偏爱你青春懵懂时的可爱模样”          

              圈名林亦欢/沐小晴,笔名任弦。

              长期扩列q1021375624。

                 

Lv19 查无此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09 和她聊天
6雪里青息风

dddd!丐吹来晚,赤轩牛批!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19楼 2018-08-25 19:24
赤轩 :

还好!

举报 2018-08-25 19:37 回复

这里老丐,二次元一枚。

凹凸,魔道,渣反,天官,全职,犬夜叉,星游记,弹丸论破……

主吃cp:雷卡,雷安雷,瑞金瑞,帕佩,冕黑,忘羡,花怜,叶黄。

本命:无冕,卡米尔,雷狮,安迷修,犬夜叉,狛枝凪斗,苗木诚,龙尊。

http://qq.100bt.com/topic-21031110-1.htm

悬疑烧脑现代短篇小说《Escape》一幢古宅,引出一个未被展开的人性世界。

http://qq.100bt.com/topic-21216033-1.html###

《Escape》正传

离开于此,非妄。

Lv32 雪鹞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1823 和他聊天
7徐长卿镇静

滴滴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20楼 2018-08-26 12:23

偶尔回来瞧瞧的孤魂野鬼/你好

<<返回小说圈 回应/阅读:72/1390
+1 17
本地保存成功!
发表回复 制作签名档
登录圈圈
没有多多号?立即注册!
更多>> 游戏道具
查看更多>>
小说圈大明星
Reality
Reality

Dream君今天更新了嘛

粉丝:228

觅晓
觅晓

欢迎回家。苏彻霖。【退】。Q2267915651.

粉丝:59

你的诀呀
你的诀呀

我一腔热血,一路向你。

粉丝:342

金樽对月想出道
金樽对月想出道

今天也要做个限克女孩呢.

粉丝:14

絵空事
絵空事

晚晚皆安 夜夜皆空

粉丝:696

张扬肆意.
张扬肆意.

明艳张扬的小美人谁不爱呢.

粉丝:2

白孓゜
白孓゜

早安。

粉丝:584

本杰猫
本杰猫

别艾特我

粉丝: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