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田圈圈 > 小说圈长篇小说 > 话题页
<<返回小说圈 回应/阅读:18/1313

【青檀】放一些小短篇,有甜有虐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南国无岁寒(一)

故事发生在一个遥远的国度,年轻的王与占星师是这场故事的主角。

在新王的登基仪式上,那位年轻的王看见了她,国家占星师显姬,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名就像没有人知道她来自何方。少女神色淡泊,即使是目光与他有短时的交错,她也只是微微颔首,疏远却又不失礼节。

仪式结束后,新王屏退了众人来到她的身旁。“你叫显姬,我之前的封号是显王,真是缘分啊。”少女低头不语。“好吧,那我问问国家的走向如何?”王并不觉得尴尬,他也并不认为显姬会理会他。“陛下,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对待王后一心一意就好了。”

少女的音色如她的本人清冽,就像一盆冷水浇醒了王,他的王后,邻国公主安平,为人乖巧和善,不问世事,这门亲事是从小就定下的,他们两人也一直在外面演绎着相敬如宾的戏码,不是真心相待,又谈何一心一意。

王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他没有听见身后少女微不可查的叹息和看见她依然清冷的目光。

新王南方颇有治国之才,深受百姓爱戴;占星师显姬天心共鸣,回应每个人的期待。国家似乎朝着最美好的方向发展,只是除了王后和南方他自己,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新王最喜欢的地方不是王宫,而是占星楼。

显姬最开始也说他几句,但是实在是管不过便也随他去了,于是王更加变本加厉,拉着显姬到楼顶陪他喝酒。“显姬,我问你,我们以前见过吗?”这是新王最常说的一句话,在他的脸上丝毫看不出醉意。“从未,陛下,我是占星师,只看得到未来,无法回忆过去。”无论何时显姬都是一贯的冷清,仿佛没有人间的烟火气。“那我们的未来呢?”“星辰未语。”

王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了,他不相信显姬没有看过国家的未来,也不相信她所说的“从未”,反正每次问她都是这么个结果。

分明是见过的,那是他还是个小孩的时候。印象中的少女是在大街上相遇的,她告诉他,她要看穿世间万物的命运,还告诉他她叫“岁寒”。登基以来的很多一段时间,新王听别人议论神秘的占星师时,他都有一种莫名的骄傲感,她的名字只有我知道。

几杯酒下肚,南方又离开了,显姬像往常一样注视着他的背影,天上他的守护星忽明忽暗,只是那颗星星的身边不知从何时起多了一个颗星。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2楼 2019-05-05 19:38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南国无岁寒(二)

世事无常怎可料,物极必反,盛极必衰。这是普通人都明白的道理,可是新王不懂,他的子民也不懂。

三年后,一场莫名的大火永远地改变了这个国家,那场大火烧的是王后的宫殿,那位同样年轻的王后葬生火海,面目全非。连宫中的人都是通过她头上的黄金首饰才辨认出她的。

这是显姬第一次来王宫。“你是为了安平的国丧而来的吗?”王坐在王后宫的石阶上,背对着她。“不,陛下,我是为了您。”王抬头,眼中似乎有了一些别的东西,但是背着光,显姬看的不是很真切。

这一夜,王背对着她讲述了安平公主的很多事,显姬第一次知道这位表面乖巧、逆来顺受的邻国公主曾一度反抗自己的命运。在南方和安平结婚的第一夜,这位公主就坦白了自己作为棋子的命运,原本的她只求一死,但南方只是摇摇头没有说什么。就这样,邻国的公主尽心尽力的维护这场表面上的政治婚姻,而南方给她提供身份的尊严和生命的保障,这位安平公主她从未给她自己的国家提供任何的情报,她不是一位为民着想的好公主,但她一直是无言的反抗者。

王后死后,不出意外,两国关系交恶,双方都在边境陈兵,与此同时,国内大旱,饥荒来袭,好在有占星师的预言,这个国家勉强还能在坚持一段时间。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南方带来了更多的酒,他只是闷声喝酒不说话,夜风把他的长发和夜行衣吹得飒飒作响。“我打算去攻打安平的国家。”最后一口酒下吐,南方缓缓开口。“不可以。”王抬起头,看见了站在自己身边,神色坚决的占星师,不由得一阵轻笑,“为什么,因为会输吗?可是粮仓已经快空虚了,如果我们不主动攻出去,只有坐以待毙这一条路了。”他起身,随手拂去身上的尘土,直视这显姬,“饿死和战死,你会选哪一个呢?”

眼前的王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王了,显姬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似乎曾相识,她依稀记起从前那个当街宣扬自己梦想的小姑娘,多么相似的经历啊。她摇摇头像从前一样不再劝说,反正他也不会听的,不是吗。

两人再次沉默,没多久,南方便离开了,似乎有很多次两人都是这样的结局。

显姬唯一一次失败的占卜是那个不存在的良辰吉日,她遵循王的旨意,捏造了这个日子,在出征的吉时,她的王在万民的呼声中,向空中扬起剑,眼底火光未泯。

“即使你已经知道了结局也要反抗命运吗?”她曾经这么问过王。“我命由我不由天。”是他不曾改变的回答。

如果是真的,就让我也反抗一次天命吧。显姬站在城楼上,看着王率领的军队消失在了天际线。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3楼 2019-05-05 19:43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南国无岁寒(三)

那是她最辉煌也是最后悔的一次预言,作为首屈一指的占星师,她预见了自己,预见了这个国家的命运,她看到了燃烧的宫殿,生灵涂炭的战场和易帜的国家。

显岁寒再一次从她的噩梦中惊喜,对了,显岁寒。她想起了开战前的那一个晚上,南方照例穿着夜行衣来和她聊天,只不过这次临走前,他忽然道,“岁寒,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毕竟岁寒这个名字对于她,已经是很遥远的记忆了,然而南方却不管,他自顾自地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大街上,不过你好像真的不记得了。再过了二十几年,我在父王的大殿上终于又看见了你,那是我便铁了心了要爬上来,后来我成功了。我真心觉得自己就算无法站到你的身边,却永远能与你比肩也挺好的。岁寒我其实……”他本还要再说下去,却忽然停住了,像一个负气的孩子似的,他嘴硬道,“算了,反正你从来都没有认出我。”

显岁寒终于明白,不是王多了一颗守护星,而是那颗守护星一直守护着自己。

战场的消息不断传来,王的军队正如预言所见一样节节败退,退无可退。显岁寒也也明白了,天命难违。

但南方和显岁寒都没有想到 他们的最后一次相见相隔了数余里。

末代占星师独自走上城楼,盯着眼前这块最后的战场,她根据今早占卜的成果成功的在尸横遍野的战场找到了王,她的王仍在浴血奋战,只不过忽然一柄长剑刺穿了他的胸膛,显姬看到他的脸上闪过一瞬间的不甘、绝望,不过更多的是释怀。隔着人海,鬼使神差,两人视线交汇,南方原本如死灰般的眼镜里似乎重新被点燃了,她隔着数余里向占星师无声的说了四个字,但是她清楚的听见了,王说的是“来生再见。”

人真的有来生吗?显岁寒从前不相信,但既然是王说的,那她愿意去相信。

这一场战争很快结束了,敌方的将领在看见了城楼上神色清冷的显岁寒,耀武扬威的威胁她给他们打开城门,但那位将军没有注意到,显岁寒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刚刚被清理出来的尸堆,尸堆的最上面就是南方的尸体,这是将军准备去向新王领赏用的。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这位年轻的占星师忽然爬上城墙,从上面纵身一跃……

躺在血泊中的显岁寒为自己做了最后一次占卜,她从万千星辰中看到了自己的来世,她不再是占星师,他也不再是王,而是他向她伸出了手……没有机会看到结局了,显岁寒有些遗憾的闭上了眼,不过未知的命运也没有什么不好。

故事结束了,年轻的王与年轻的占星师以身殉国,成为了后世的一段佳话,也成就了今天你我所看到的这个故事,没有人知道南方和岁寒来生是否会相遇,就像这一世的南方永远不知道岁寒至死也没有想起他,但她依然爱着他。

不有岁寒时,若为松柏知。南方故多暖,此物宁能奇。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4楼 2019-05-05 19:54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南国无岁寒(你不知道的那些事)

1.岁寒和南方很小的时候就见过了,在那次意外的相遇岁寒告诉了南方她的真名并吹嘘了她的梦想,没想到后来的南方记了一辈子。

2.岁寒性情大变是因为她看见了那次占卜后意识到了自己作为末代占星师的结局,从此丧失斗志。

3.南方打不过邻国真的不是因为实力不行,而是没有粮草了。

4.南方是从小就喜欢岁寒了,但是岁寒时一点一点喜欢上南方的。但是王和占星师不能在一起。

——南国无岁寒 THE END——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5楼 2019-05-05 20:00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预告一下,下一篇是超甜的小甜文,准备好甜到掉牙吧。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7楼 2019-05-05 20:34
回首晴天 :

丽人心·秋兰(预告)

在这座酒楼某个不起眼的角落,有一个姑娘正笑吟吟的听着这些茶余饭后的闲话。

兰心第一次见到梁景辰是在表姐郁云心和梁景鹤的婚礼上,云姐姐和鹤哥儿仿佛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闲云野鹤听上去好不自在。

你呀,根本配不上蕙质兰心这四个字。

举报 2019-05-11 13:40 回复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不可深思•现世篇(预告)

1.魏予真喜欢师姐,这是全师门都知道的事情。

2.红衣魔女李安慧,不老不死,不生不灭。

3.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

4.她好像了解每个人的动作,参透每个人的人心。

5.“真的很像他啊,这股子疯劲……”

6.“李安慧!你有没有,哪怕只有一点……”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 来自安卓版手机圈圈 8楼 2019-06-30 17:52
回首晴天 :

这是暑假要完结的小短篇合集,我把日程提到之前的丽人行之前了,这是关于修仙的故事,有糖有玻璃渣,欢迎食用。

举报 2019-06-30 17:55 回复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不可深思•现世篇(一)

魏予真喜欢师姐,这是全师门都知道的事情,而顾渊又是最了解魏予真的人。

他们俩是师姐亲自带回师门的,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少的流言蜚语。红衣魔女李安慧,时节门大弟子,不老不死,不生不灭,她从未在人前出过手,但世人又无端畏惧她。而他和魏予真只是两个孤儿,所有人都在猜测他们和李安慧的关系,连顾渊自己也不例外。但师姐仿佛是一个没有情绪的人,唯一一次少见的情感波动还是在他向李安慧询问祖师爷的时候,那种瞬间流露出的温情甚至还会蔓延到他旁边的好友魏予真身上。

顾渊记得魏予真曾和他讨论过师姐的事。他说师姐对待自己和他与其他师兄弟不同,他点点头,因为自己和魏予真的法术都是师姐亲自传授,其他人可没有那么好的待遇。魏予真继续说,但师姐对待他和自己又是有所不同的。他说,师姐看他的眼神似乎是想穿透他,看到另一个人。顾渊无言以对,他承认师姐对魏予真更好一些,她放任魏予真在她身边胡搅蛮缠,撒娇撒痴,而对于他自己,师姐则更像培养一个真正的继承人一样在教导他。他忽然想起来,掌门之位似乎真的已经空缺了好多年……

“你说,是不是真的像世人所说,师姐曾经启动了我们门派的法器——光阴轮?”

光阴轮——时节门存在于修真界的资本,是时节门的祖师爷李蓁所造,现为大弟子李安慧所保管,据说可以逆转光阴,重回过去。

“不可能,我倒是觉得,师姐她好像是……”魏予真不再说下去了,“算了,这个猜测太让人难以置信,等我掌握了切实的证据再说吧。”

相对于魏予真对于师姐那份掺有“杂质”的师徒情,顾渊和师姐的感情则更加纯粹,而且似乎直白的有些过了头。他曾经问过李安慧,为什么她自己不做掌门,以她的实力,不是可以更好的保护师门吗?顾渊在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渐渐轻了下去,他意识到如果有比一整个师门更重要的东西呢,如果这个东西真的存在,那么对于李安慧来说会是什么呢?

他看向师姐,他不乞求能得到李安慧的回答,即使过去了这么多年,师姐对于他来说始终是个谜,但自己在她面前却毫无秘密可言,眼前这个不近人情的女人却好像知道每个人的动作,参透每个人的人心。

“我不行,也不能。”

“什么?”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顾渊还想继续问些什么。

“阿深(顾渊,字尘深),你回去罢,是时候了。”不论何时,师姐的声音总是是什么温和,温和之中又总透着一丝悲戚。

“什么时候?”

“时节门的传统,弱冠之年,下山历练。”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9楼 2019-07-02 13:23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不可深思•现世篇(二)
时节门中每个桃李年华的少女,或者弱冠之年的少年都很期待这次历练。当然,魏予真除外。
他站在山门前眺望他心心念念的师姐,十多年过去了,曾经路边乞讨的小乞丐已经长成了一个俊俏少年,而李安慧,她血色的罗裙依然在风中翻飞,亦如初见时那样……
“走吧,你想回来随时可以回来,师姐不是说了么,我们时节门很随便的。而且本次历练不限时间,万一到时候留恋人间,不想回来了,师姐也不会阻拦的。”
魏予真拍开顾渊搭在自己肩上的手,他永远不会离开师姐的,永远不会。
魏予真喜欢师姐,这是全师门都知道的事情,而他本人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的。也许是初见时面对师姐温柔一笑的一眼万年;也许是某次在师姐房中撒娇的满地打滚;亦或是师姐偶然看向他时眼中参杂的异样感情。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魏予真也观察过师姐的的眼睛,她的眼睛纯粹,淡然,似乎只有和自己独处时,那双平静的眼睛才会泛起一丝涟漪。仅仅是因为这点,魏予真才真正确定他在师姐心中是与众不同的,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面对同门的的冷嘲热烈而面不改色。
四年后,魏予真看着身后有说有笑的青年男女,不禁感叹人世间的犬马声色真的比山中日复一日的生活更有吸引力啊。
“你看什么看啊,魏予真,你找到回去的路了吗?”
冲他叫唤的正是他的好友顾渊,他不由得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当然他确实得照做了。
那个女孩名叫苏岚,是一年前他们在浣纱河边认识的。当时他和顾渊在追查水鬼的下落,这个叫苏岚的浣纱女给他们提供了很多帮助。顾渊更是和她一见如故。说起来当年,他和顾渊为了把苏岚从她东家手里赎出来,还去了大街上卖艺赚钱……
想到这里魏予真便觉得丢人,不过光是这样再加上他们自己的存款和顾渊厚着脸皮问师兄弟借的,倒还真的凑足了钱,把苏岚赎了来。
带这个姑娘出门历练可实在不像话,而且魏予真本人早就归心似箭,于是他们就商量着早些回去。
“喂,你真的打算娶苏姑娘啊?”魏予真把顾渊从苏岚身边勾了过来,冲苏岚抱歉的一笑,姑娘倒是很有眼力的退开了些。
“当然,我就怕师姐不会答应,不过我已经编好草稿了,实在不行我就辞了师门带苏岚浪迹天涯!”
“你傻呀你!”魏予真看到顾渊那义愤填膺的样子,忍不住拍了下他的脑袋,“你这养不熟的白眼狼,师姐对我们那么好,你到好,总想着怎么惹她伤心。”
“你想多了,我那也只是下策,师姐我必不会同意我和苏岚在一起。但是你,魏予真,你真的打算在师姐面前装傻充愣一辈子么?”
魏予真的表情凝固了,他暗暗握紧了拳头。
真的要这样吗?开始好不甘心啊……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0楼 2019-07-12 11:16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不可深思•现世篇(三)①
魏予真喜欢师姐,这是全师门都知道的事情,李安慧作为当事人之一,她也不例外。
对于她来说,魏予真像是一尾欢脱的鱼,一次次的在她的心中激起波澜。这已经是第一百次了,李安慧跪坐在祖师爷李蓁的画像前心想,她呆呆的盯着画上的人,如果你仔细看那副画像,就会发现李蓁和魏予真长的惊人的相似,但画卷与现实的差别又昭示着他们确有不同,这是独属于李安慧的秘密,也是她一直的精神支柱。
差不多是魏予真他们回来的时候了,李安慧起身,这些动作她已经重复了九十九次,所有的时间地点她都深谙于心。
“师姐,我们回来了!”
刚打开房门,迎上来的便是魏予真的笑脸,这个动作即使她已经看了那么多次,她还是会微微有些发怔,她不着痕迹的抿了一下嘴唇,像以前那样看向顾渊。
“那个,师姐,你听我解释,我……”
“不用说了,出发前我不是说了吗,我们时节门很随意的。”
李安慧向苏岚行了礼,转身关上房门。她靠在房门上,与外面不知所措的魏予真只有一墙之隔。她努力不让自己回忆前几次的结局,轮回的痛苦已经彻底磨灭了李安慧的心智,她能做的只有等待。

三年后,顾渊俯视着台下的时节门众弟子,他的右边是发妻苏岚,左边是好友魏予真,在这三年中顾渊在掌门竞争中获胜并迎娶了苏岚,但顾渊知道,他的这条路是师姐李安慧亲自铺好的。

他看向台上的李安慧,她的嘴唇有些发抖这明显是紧张的痕迹,为什么要害怕呢,当今世上又有谁可以伤害她呢?顾渊实在想不明白,李安慧的这些症状在近日越发明显,在今日达到了顶峰,就连没有灵力的苏岚也看出了她的异常,可当顾渊把这件事告诉魏予真时,这位曾经痴心于师姐的好友竟然只是报以微微一笑。

没错,顾渊知道魏予真也变了,变的不仅有他的心性还有他体内气的走向。顾渊也试图和他谈过这件事,但总被魏予真一笔带过或者避而不谈。他的朋友早已不像从前一样开朗爱笑,爱在师姐面前撒娇,相反的,他们两人似乎都在极力躲避着对方。顾渊让苏岚去旁敲侧击过,但据苏岚说,师姐看上去早已了然于心了。

这天夜里,顾渊和苏岚像往常一样早早睡了,但是半夜忽然他们双双被一声巨响所惊醒,跑到院中一看,师姐的寝房已经被黑气所包裹与夜色融为了一体,外面似还有一道屏障,应是师姐怕误伤旁人所设。

等顾氏夫妇赶到那里推开寝室的门,魏予真正拿剑指向李安慧,黑气从他的周围不断冒出,这应该是走火入魔了,顾渊暗道,他把苏岚护到自己身后也祭出了剑。

“李安慧!你有没有,哪怕只有一点……”
“真的很像他啊,这股子疯劲……”
李安慧留恋似的看着房中的画像,随着她的目光,顾渊发现那幅画上的人像极了魏予真,不,不是,顾渊的瞳孔猛地一缩,那是祖师爷——李蓁。

“你闭嘴!我现在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大不了杀了你之后,我再自杀,我们来生再来过!”

魏予真提剑就要向李安慧刺去,那剑风势如破竹,连顾渊都暗暗惊叹,而李安慧也抬手一道金色的光圈在她左手上浮现,顾渊暗道不好,他几乎是凭着本能上前挡住了魏予真的一击。

“尘深(顾渊的字),你让开!”看到顾渊挡在自己面前,魏予真暂时收起来攻势,“你看到她手上的东西了吗?”

那个金色的光环?听到魏予真的话,他回想起刚刚李安慧的招数,他猛然回头,那个光环上细密的刻着一天中的时辰,还有无数光条随着李安慧灵气的运行在上下浮动,上面似乎还画有许多蹦蹦跳跳的小人,而李安慧本人,她的眼睛也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金色,那种耀眼夺目的金色是顾渊未曾看到过的。

“尘深,你记得我以前和你说的吗,你感受一下李安慧的气。”

顾渊闭上眼睛,在一片黑暗中,李安慧的气和那几道奇怪的光融为了一体,他终于明白了——李安慧不是启动过光阴轮,而是她本身就是时间!

“师姐,你……”

顾渊这才知道为什么李安慧能够洞察每个人的欲望,因为这些事情她都曾经亲身经历过啊。

“你不要和她废话,她又想像之前那样改变时间了。”

“不回去的话,你们都会死的!”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1楼 2019-07-12 22:25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不可深思•现世篇(三)②

李安慧闭上眼睛,向前伸出了她的左手,魏予真已经避开了顾渊,重新刺向李安慧。

“收手吧,丫头。”那是一道白光,她瞬间冲淡了魏予真身上的黑气,“你这丫头,布阵水平越发好了,困了我好一阵。”

“不敢。”看到来者,李安慧似乎是有些惊讶,她收回了她的手,跪了下来,“月神大人何故来此?”

月神——雪银华,听到了来者的名号所有人都怔住了,顾渊盯着眼前这个一袭纱衣正在打哈欠的女子,她的到来似乎真的带来了一层朦胧的月光,把原是昏暗的寝房瞬间照的亮堂了不少。

“是云容让我来的,这么,这已经是第一百次了,还不放弃吗?”

阴阳之主——云容,传说中掌握往生大权的神,没有想到魏予真走火入魔之事竟会惊动那么多上神。

“不查明李蓁大人为何而死,保不了魏予真一世安宁,李安慧不敢放弃。”

雪银华叹了一口气,她拉起李安慧,又仔细检查了她的左右手,缓缓道:“怪不得一直没有成功,原来的是个半成品,李蓁那混小子看样子想让你的左手执掌过去,右手执掌未来,但你只能以自己的记忆为尺度,既沉迷于过去,又看不到将来。”

“月神大人,我不是李蓁,我和李蓁是不同的人,对吧?”魏予真忽然跪在了雪银华面前,他急切地想要回答。

他在一年前偶然路过李安慧房中时看到了她房中的画,画中人有着和他一样的面容,那正是李蓁,魏予真这才怀疑李安慧对他的好不是出于真心,而仅仅是为了这画上之人,他日思夜想,不得解脱,终于在今日一念成魔。

“罢了罢了,你们自己看吧。”雪银华摇摇头,她顺手在魏予真额头上一点,抽出了一丝灵气交于李安慧手中。

李安慧闭上眼,再次睁眼时眼前之景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属于李蓁的记忆……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2楼 2019-07-12 22:25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不可深思•现世篇(你不知道的那些事)
1:李安慧曾经想改变最开始的发展自己当掌门,魏予真走火入魔后,顾渊报仇杀了李安慧取而代之,后来李安慧发现不论顾渊在不在,自己都是要死的,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2:李安慧其实非常喜欢苏岚,因为苏岚聪明识大体,而且经常帮顾渊改变那些误会李安慧的错误想法。
3:时节门历练不限时间是李蓁决定的,为的是给那些弟子一次选择的机会。
4:李安慧作为光阴轮还是个半成品,只能以自己的记忆为尺度所以看不到未来,而她本人又不敢动李蓁的记忆。
5:月神雪银华大人其实是个沙雕少女,喜欢在外人面前故作高深罢了。
6:李安慧实际上并不知道魏予真看到了那张画,也没有想到这会成为魏予真悲剧的导火索。

7:下一篇是讲述李蓁和魏思慧的故事,也是虐的。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3楼 2019-07-12 22:25
Lv20 夏乄_﹏蒅ぐ.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75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up自然段空格啊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14楼 2019-07-14 12:23
回首晴天 :

我发现空格有时候会有排版错误,我下次试试看哈。

举报 2019-07-20 20:40 回复

三年了,回圈圈看看

最近码文中(懒癌发作),提前打下广告

传送门:http://qq.100bt.com/topic-22811826-1.html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不可深思•昔时篇(预告)

1.“七月半,鬼门开,生人避退!”

2.“姑娘,你芳名啊?

3.“这个姓氏,是不允许被提起的。”

4.云川有物,能展四时之变换,通过去之史实,晓未来之走向。

5.前尘往事断肠诗,侬为君痴君不知。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 来自安卓版手机圈圈 15楼 2019-07-20 21:07
Lv17 回首晴天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26 和他聊天
3柏子仁安心

   不可深思•昔时篇(一)

    “七月半,鬼门开,生人避退!”

    “七月半,鬼门开,生人避退!”

    不远处道士的警告声依旧清晰可闻,偌大的长街上店门紧闭,有些人家的房门上还贴了驱邪的符纸,只有寒风卷挟着夜雨孜孜不倦的问候着这座城池。

    除了那些道士,李蓁是这街上唯一的行人。他漫不经心的走在长街中央,对于道士的警告置若罔闻。他今天是去公主府赴职的,再不赶紧走,他可要迟到了。李蓁隐隐看到面前走过来一队人马,队伍中的人都缄口不言。百鬼夜行!李蓁暗道,他默默握住脖子上的透明吊坠,加快了脚步。

    说起来也奇怪,寻常人看到如此渗人的场景通常都会避退,但到了李蓁这就不一样了。为首的那个青衣鬼看到李蓁后脸色一变,原本煞白的脸上多了些警觉,身后的白衣鬼也纷纷躲闪,面露惧色。李蓁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低着头快步通过,青衣鬼确定他没有什么别的动作后,才领着一队鬼魂继续赶路。

    穿过了这条长街就是皇城城门,李蓁看到在城墙的一边已经有人提着灯笼在等他了,来者穿了一件带帽子的披风,李蓁看不见“他”的脸,烛光有些颤抖,“他”的伞靠在墙上,雨水从伞面不断流下沿着低洼处汇聚成了一个小水坑,看得出“他”已经等了很久了。

    “大人请留步。来者可是李蓁,李天师?”

    “他”摘下帽子,露出冻的已经发白的脸。竟然是一个姑娘!李蓁有些惊讶,还是个长得挺漂亮的姑娘,公主府未免有些太不人道了。

    “是。”李蓁向她还礼。

    “我是公主的奴婢夏月,天师大人随我来吧。”

    少女颤抖的身体隐藏在宽大的披风中,她提着灯,带李蓁在错综复杂的巷道里穿行。为了打破这尴尬的沉默,李蓁干咳一下,开口了。

    “嗯,姑娘,你等了多久?”

    夏月向李蓁欠了欠身,没有放慢脚步,“一天了。”

    李蓁感觉更尴尬了,他才不会说是因为自己从天师府出来后,顺便走了趟亲戚,这才耽搁了这么久。

    接下来的路程,两人一路无言。李蓁心里还在想着刚才的百鬼夜行,这里是皇城,是天子之气盛行的地方,那个为首的青衣鬼看起来品级似乎也不算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到了。紫兰姐姐,紫兰姐姐。”

    李蓁猛然惊醒,夏月已经收好伞敲着一扇木门,没等她敲几下,木门忽然打开,另一个姑娘从里面探出头来。

    “紫兰姐姐,李天师。”

    名唤紫兰的姑娘上下打量了一番李蓁,这才把门全部打开。

    “失礼了,奴婢紫兰见过天师大人,大人随我来吧。”

    李蓁连忙跟上紫兰,夏月则默默的跟在他们后面。

    “夏月,怎么这么晚才接回天师大人,主子都歇着了。”

    夏月没有答话,把头埋得更低了,李蓁连忙打圆场。

    “是我,是我不好,路上耽搁太久了。”

    李蓁清晰地听到紫兰笑了一声,前者正愁如何解释好让她不怪罪夏月,后者已经出声了。

    “此处便是天师大人的居所,大人早些安置吧,明早主子会派人来请。”

    “多谢多谢,还望姐姐在公主面前多说好话,不要责怪夏月姑娘了。”

    李蓁拱手送走了夏月和紫兰,他目送着两位姑娘离开,叹了口气,心道,天师府这次交给他的差事可不好办啊,他要想办法抽身去好好调查一番才是。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6楼 2019-07-20 21:19
<<返回小说圈 回应/阅读:18/1313
+1 2
本地保存成功!
发表回复 制作签名档
登录圈圈
没有多多号?立即注册!
更多>> 游戏道具
查看更多>>
小说圈大明星
忘忧
忘忧

已经习惯了黑暗,我又该如何习惯光明!崩溃感向我袭来,心中的梦早就崩溃,我到底该何去何从?

粉丝:104

玉爵雪
玉爵雪

我从未伤害过他们。自始至终只是我杀死了自己而已。nabi subedar

粉丝:190

山荷叶
山荷叶

像山荷叶,虽默默无闻,但在平凡的地方,才能绽放出你的美丽。

粉丝:111

超拽の某炎
超拽の某炎

感情用事,本身就是一个缺点……

粉丝:168

三十岁之前
三十岁之前

人间应该值得

粉丝:8

神仙
神仙

月亮奔我而来

粉丝:712

孟堂
孟堂

语c选手|月更人士|沉迷哥特|欧美杂食|狂爱黑嗓|酷哥有主|最爱的idol是阿中

粉丝:533

733027709
733027709

粉丝: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