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奥雅之光圈 回应/阅读:8/289
Lv3 鹤云升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3 和他聊天
1圈子菜鸟

我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我猜也许我们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呼呼往灵魂里灌着寒风,我们急切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可是我心里的缺口或许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你填不了。——毛姆

 

"别睡了,醒来好不好”男人的手轻抚上冰棺“我好想你。”

  冰棺之中的人毫无反应。

  “咚咚”敲门声在空旷的大厅里格外清晰。

  男人整理好情绪,走出房间,小心翼翼地关上门,才出声问我“有什么事情?”

  “陛下让您过去一趟,”我立刻回答到,不敢有丝毫怠慢。

  “嗯,我知道了。”

  男人大步离开,我亦追随其后,在下楼的时候,我终是没忍住,扭头看了一眼。那房间里藏着男人的秘密,会是他吗?

  男人察觉到我的迟疑,回头看我你,神色中透露出不满。

  我立刻低下头“对不起大人,是我逾矩了。”

  男人没有理我,径自离开了。

“大人,这边请。”侍从引着男人进入内殿。

  “好久不见,萨罗斯。”夜修罗先开口道。

  “嗯,好久不见,陛下。”萨罗斯微微颔首,单膝下跪。

  “起来吧,我们都是老熟人了,不必多礼。”夜修罗抬手示意男人坐到旁边。

  “是,陛下。”

  “我们认识多久了?”夜修罗随意问到“幻影帝国已经建立快十年了,我们都还没老,真好。”

  “嗯,已经十年之久了。当年的战争,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萨罗斯应道。

  原来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心里还会怨我么。

  “我还记得那个蓝毛小子,口口声声说自己要守护女神,守护大陆,结果却亲手葬送了家园。”夜修罗顿了顿“他叫什么来着?”

  “守护者。”萨罗斯闷声回答。

  “对,我记得他好像还喜欢你来着。”夜修罗打趣地说“不过探子说他在战败后就消失了,是吗?”口气中带着些许试探“萨罗斯?”

  “是的,陛下。”男人脸上还是冷漠,握紧的拳头却出卖了他的紧张。

  夜修罗的目光落在萨罗斯的脸上,捕捉不到任何可疑的表情,便出声打破胶着的气氛“三个月后的庆典准备的怎么样了?”

  “一切按计划进行。”

  “那就好,”夜修罗伸手揉了揉额角“我累了,你回去吧。”

  “是,陛下。”

另一边,萨罗斯家中。

  “请问您——”我看着眼前奇怪的男子,不知要怎么办。

  “我来找萨罗斯。”男子声音嘶哑难听,语调也十分怪异,令人不愿靠近。

  虽不愿靠近,但还是应礼貌待客。“军团长有事外出,现在不在。”我低了低头,不愿与他直视。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2楼 2019-07-25 16:02
Lv3 鹤云升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3 和他聊天
1圈子菜鸟

 男子没再出声,只是盯着我看,又突然笑出声来“没想到有一天光明也会藏匿于黑暗中。”那笑声令我十分不自在。“要和我做交易吗?只需要付出一些小小的代价,你就可以得到你所追求的,”男子的话语带着一种魔力“比如,回到那个光明的时代——”

  他俯身靠近我,身上的冷冽气息让我不由自主地后退。

  “十三,你吓到我的侍从了。”萨罗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回来了。

  我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哎呀哎呀,怎么会呢?”十三故作夸张“我只是来完成善后工作而已。”

  “那你跟我来吧。”说罢,萨罗斯便进了屋,十三紧随其后。他们进了那间密室,我在门外等候。

“唔!阵法保持得真好,”十三由衷的赞叹“不愧是由心魂支撑起的阵法。”

  萨罗斯没有理会十三,只是静静的看着冰棺中的人。近在咫尺却又远隔天涯。

  “嗨!嗨!军团长大人,别看了,他很快就会醒的”十三朝萨罗斯挥了挥手“现在,来谈一下我们之间的交易怎么样?”

  “嗯。”

  “唔,真冷淡。”十三撇了撇嘴,“按照交易内容,我会封住他的部分记忆,但这样不牢固,很容易冲破。不如,我帮你一把,清除了他所有有关女神,帝兰之类的记忆,如何?”

  “不用了,那样对他伤害太大,”萨罗斯顿了顿,“我不希望他受到任何伤害。”

  “哦呀!真是痴情啊,”十三自讨没趣“报酬我先拿走一半,剩下一半,我三个月后再来取。”

  “嗯,我送你。”萨罗斯正要起身却被十三拦住说“不用了,在这里等他醒来吧,我可是很贴心的哦!”

  十三走到门口,又忽的转过身来,“最后一条温馨提示,”十三笑嘻嘻的“光明也可能在黑暗深处。可要看好你的宝贝哦!”

  “吱呀--”门开了,我快步迎了上去,只有十三一个人。

  “呀?是侍卫先生啊,怎么样?想好要交换了吗?”十三本就嘶哑的声音带上一丝得意后更加尖锐刺耳。

  “不,我送您出去。”我微微颔首“请。”

  “真是尽职啊!”十三依旧笑眯眯的。

  “多谢夸奖。”

  在走出大门的那段路上,十三的目光总是若有若无的落在我身上,不经意间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眸子,一阵寒颤涌上来。

  似乎,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到了门口,十三拍了拍我的肩“好好努力,有些东西是需要自己争取的。”

  “我会的,谢谢您的提醒。”

  “那么——”十三的身体被黑烟笼罩,渐渐透明“后会有期。”

  后会无期。我在心里默念到。

我回到大厅,萨罗斯传音给我,让我收拾那间朝阳的房间。朝阳,朝阳,我记起来那是间很久不曾打开过的房间,萨罗斯亲自锁了那间房间,自从我来到这里就不曾见人进去过。

  我按照萨罗斯的指示,到书房拿了钥匙,插进锁中,我发觉自己的手竟有些抖,深呼一口气,手腕微微使劲,屋里的阳光洒了出来。很奇怪,明明荒了很久,却不曾沾染半点灰尘。我简单收拾了一下,萨罗斯便进来了。他抱着一个人,长长的蓝发几乎垂地,我看不见他的脸。

  “你去找一身干净的衣服来,再准备一些吃的。”萨罗斯把怀中的人轻轻放下,动作柔缓,脸上的神情是我从未见过的温柔。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3楼 2019-07-25 16:03
Lv3 鹤云升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3 和他聊天
1圈子菜鸟

我强忍住心中的激动,轻轻退了出来,快步走到厨房。

  是他!真的是他!

  那么熟悉的感觉,是他曾经给予过我的,足以我为他效忠,至死不渝。

 萨罗斯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往事一一涌入脑海。笑着对他说花很漂亮,会撒娇卖萌要吃的,还有,还有那最后决裂时的背影和自己还未说出口的爱。

  不过还好,一切都还没晚,他还没有离开,他们之间,也许,还有机会。

  萨罗斯自己也不敢确定。

  就算无法一直在一起,他也希望他们之间还可以再长一点,再长一点,为此就算付出一切也无妨。

  “大人,衣服我已经准备好了,饭也吩咐过厨房了”我回到了房间里。

  “嗯,你下去吧。”

  萨罗斯额前的碎发挡住了眼睛,我看不清他的表情,原本想多留一会儿,也只好作罢。

萨罗斯总觉得和他在一起时,时间过得飞快,清晨的阳光已经悄悄溜进屋里。

  有些刺眼,萨罗斯下意识地在床上翻了个身。

  “早上好啊,萨罗斯。”熟悉的声音在耳边道早安。猛地睁开眼睛,久违的笑容映入眸中“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事隔经年,再一次遇见将他俘虏的温暖,让萨罗斯难免有些恍惚,忆起他们之间的初遇。

  那是一次秘密任务,却不想萨罗斯被守护者发现,便起了杀心。守护者不敌,渐落下风。

  “会长大人!”原本奄奄一息的人眼中涣出了光彩。

  真可惜,就差那么一点。萨罗斯暗自懊悔。剑影袭来,萨罗斯忙御风防御。几个回合下来,眼看自己落了下风,便心生退意。

  “哼!这次算你走运。”萨罗斯死瞪着帝兰,又看看了奄奄一息的守护者,却不曾想,温暖的笑容悄然烙入心房,至此,沦陷。

  “萨罗斯,萨罗斯?”看着眼前晃动的手掌,萨罗斯终于回过神来“嗯?怎么了?”

  “我就叫叫你啊,不过看你没什么反应,怎么了?”守护者焦急地看着萨罗斯“身体不舒服吗?”说罢便将手抚上萨罗斯的额头。

  “嗯,稍有一些,不碍事。”萨罗斯笑着把额前温热的手攥入手中“再睡一会就好了

随着门缓慢合上,萨罗斯一下子瘫倒在床上,后背已经濡湿一片。“没想到代价会这么大啊。”萨罗斯低声呢喃。望向窗外,黑云低垂,风雨欲来。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样才好,帝国和爱人,究竟该如何抉择?自己明明是沉溺于黑暗的人,却因为曾被阳光照射而开始贪恋那温暖,如果那天没有遇见就好了。

 11年前第一次相遇,他们为各自的信仰而战,但毕竟实力悬殊,守护者被匆忙赶来的帝兰救下。最后看到的笑容令他恍惚。那一段时间,萨罗斯很多次不经意地想到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感受到那般带着暖度的笑容?自从成为心魂猎人之后,在权力之间摸爬滚打,与杀戮为伴,每晚入睡前耳边回荡的总是数不清的心魂的哀嚎,无尽的噩梦更是难以承受,萨罗斯几近崩溃。

  想再见到他。

  萨罗斯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他无法再多想,夜修罗派给了他新的任务。

  潜伏进入奥雅,窃取信息。

萨罗斯化名幻斯,潜伏计划进行的异常顺利,他混进了安琪拉学院。他做了些小手脚,使得自己和守护者分到了同一间宿舍。萨罗斯窃喜之余还有些小紧张,生怕自己在守护者面前露出什么马脚,一整天都在高度紧张中度过,没想到到了晚上还是出了问题。

  “幻斯?醒醒。”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4楼 2019-07-25 16:03
Lv3 鹤云升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3 和他聊天
1圈子菜鸟

 随着守护者的呼唤,萨罗斯从梦魇中挣脱出来,但那人的凄厉的叫喊还是萦绕在耳边。摸摸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濡湿了。

  守护者随手抽了张纸巾递给萨罗斯,关心地问“你还好吧?”

  萨罗斯接过后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谢谢。”

  “做恶梦了?”

  “嗯。”

  “是因为不适应新环境吗?”守护者笑了笑“你刚到这,不适应很正常。”

  “大概吧。”

  “用我陪你睡吗?反正我也睡不着。”守护者话音未落就跳上来萨罗斯的床“去去,往里边点。”

  “啊?哦哦。”萨罗斯下意识朝里移了移。

  “幻斯,你家乡好看吗?”

  “还行。”萨罗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问他关于他的家乡。

  “什么叫还行?”守护者有些不满意这个回答,“没有值得留恋的吗?”  

  “我家的后山坡有一片花田,夏天栖着一群萤火虫,我小时候喜欢冲进去,看萤火虫扑棱着翅膀往上飞。”萨罗斯干巴巴地描述,一点一点像挤牙膏一样。可他绞尽脑汁也就想出这么多。

 “肯定很美,像星星逆流回天空。”守护者眼睛亮晶晶的“等到夏天我们一起去看吧?”

  好啊。萨罗斯想都没想就应下了。

  太好了。守护者困的有些睁不开眼“晚安。”

  “晚安。”萨罗斯看着守护者缓缓阖上眼,过了许久,悄悄伸出手臂,隔着被子抱住了守护者。

或许是因为在心爱人的身边,时间像一尾狡猾的鱼,溜得快到让人抓不住。不知不觉竟已经过了大半年。

  “今天晚上的烟火祭你来吗?”守护者在归途上问萨罗斯。他们为了一个任务已经奔波了好几天。

  “你来吗?”

  “当然!”守护者伸了个懒腰“不过要先回去睡一觉。你呢?回去还是老样子,去泡温泉?”

  萨罗斯想先联系夜修罗,把最近的情报传回总部。“老样子。”

  “那我在奥雅之树等你。”

  “好。”

 可那个美好的夜晚没有如期而至,幻影大军发起了突袭。奥雅大陆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所有的军事部署被敌人了解的一清二楚,无任何还手之力。

  那一战太过惨烈,大陆足足三年才回到了往日的模样,只是再无光明。

将往事在脑海中过了一遍,萨罗斯起了身。他像往常一样处理着繁重的公务。只是他不再让我跟随在他身旁,而是守着守护者。

  几天来我一直待在守护者身边,形影不离,好似回到了从前一般。

  “你长得好像我的一位故人,可我不大想的起来。”守护者仔细盯着我的脸,“银白色的头发看起来很柔软。”

  我微微颔首“谢谢您的夸奖。”

  守护者小声嘟囔着“不过是谁呢?唔......”

  “起风了,您该回去了,不然军长该责怪我了。”我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好吧。”守护者眼中透出不舍,他出来的时间不能太久。

 趁着守护者睡下,我悄悄溜了出来。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5楼 2019-07-25 16:04
Lv3 鹤云升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3 和他聊天
1圈子菜鸟

我行走在冰崖之下,这里还是老样子,冰冷潮湿。一阵寒风吹过,我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不远处的冰牢在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耀眼的光。拿着萨罗斯给的通行证,我很容易地进了冰牢。

  “晚上好,会长大人。”我看着那个落魄不堪的身影,心里一阵痛惜,昔日的战神竟成这幅模样。

  那人缓缓抬头,看着我,不敢相信地看着我,问到“威...恩?”

  我笑了笑“不,会长大人,我不是威恩导师,韦恩导师十年前就离开我们了。”

  帝兰泛着欣喜的目光暗淡了“你来找我做什么?”

  我答非所问:“会长大人,这个夜晚太漫长了,我们要找回太阳。”

  帝兰沉默了许久才开口:“女神已经不在了。”失去了信仰的帝兰看起来格外颓废。“大家,也都不在了。”语气寂寥。他又想起那沾满鲜血的银色破碎在他眼前,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挽回。

  “还有机会的,会长大人,奥雅之树还未倒下。你愿意和我去寻回那太阳吗?”我朝帝兰抛出了橄榄枝。

  “我会帮你的。”听帝兰的语气是下定了决心。

  我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朝帝兰挥了挥手“再见了昔日的战神,希望下次您能精神一些。”

晚会如期而至,等到萨罗斯与守护者出门后,我开始按计划行事。

  先是到冰牢中接出帝兰,后匆忙赶到奥雅之树,与重新组成的军队汇合。当帝兰看到为首的人事卡琳儿时略有些吃惊。我笑着解释到“卡琳儿大人因为一些原因,所以暂时与我们是同一战线,不用担心。”

  “嗯,我知道了”帝兰不再迟疑“出发,目的地,幻影宫殿。”

  另一边,晚会正进行的如火如荼。

  “唔,我不喜欢穿裙子。”守护者撅着嘴抗议道“不习惯,好难受。”

  “嘘,稍微忍耐一下,”萨罗斯轻声安抚“再一会儿就好了。”

  “好吧。”守护者小心地接过萨罗斯递来的甜品,猛下勺子,借此来发泄自己的不开心。

  看着沾了一嘴奶油的守护者,萨罗斯笑了笑,用手指抿去他嘴角的奶油,而后舔了舔自己的手指,靠近守护者耳边,压低声音道“好甜啊。”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呼出的热气碰到耳膜痒极了,守护者的耳根唰一下的就红透了。

  安慰好炸了毛的守护者后,萨罗斯搂着他朝着注视他们很长时间的夜修罗走去。“陛下,晚上好。”

  “晚上好啊,萨罗斯。”夜修罗转了转手中的酒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一旁的守护者“这是你的伴侣吗?很漂亮。”

  “谢谢陛下夸赞。”萨罗斯搂紧了怀中的人“我带她到那边转转。”

  “去吧,玩的开心点。”

  萨罗斯带着守护者继续在晚会上闲转。守护者注意到萨罗斯一直在四处张望,便开口问道:“你在找谁?”

  萨罗斯点了点头,又旋即摇了摇“是屋里太闷了,我们出去透透气。”

  “行啊。”

在花园里,萨罗斯紧紧攥着守护者的手,手中的温热领他着迷,他开始在心中默默祈祷,希望他们的时间再长一点。

守护者因为未曾穿过带有什么跟的鞋子,脚火辣辣的疼,走不好路,就搂着萨罗斯的胳膊,看见前面有一个长椅,顿时欣喜不已,“我们去那儿坐一会吧!”

“好。”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6楼 2019-07-25 16:04
Lv3 鹤云升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3 和他聊天
1圈子菜鸟

两人坐在长椅上,都不知说什么好。

守护者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萨罗斯,我好像忘记了很多事情,我们,我们以前是怎样的?”

“是朋友。”

“只是朋友吗?”守护者不甘心地追问。

“嗯,只是一般的朋友。”萨罗斯不敢看守护者的眼睛,他怕自己会从眼睛里露出什么。

“不对,你在骗我,我能感觉到,我们之间不止是朋友!”

萨罗斯没有回答,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守护者意识到萨罗斯不愿再继续下去这个话题,自己刚才也过于激动。

算了,来日方长,他可以再仔细想想。

“我们回去吗?一直在外面不太好。”守护者转了话题,说着便要起身往回走。

“不要!”萨罗斯下意识拽住了守护者。

“嗯?怎么了?”

或许是月色太美,晚风太温柔,萨罗斯心里忽的有些不甘,为什么不告诉他,让他记得我,才算不辜负我所做的一切。

“你有话对我说吗?”守护者发现萨罗斯怔怔地站在原地。

是啊,我想你很久了。我不甘心,我不想隐瞒我对你的爱,尽管它一无是处。我想要对你很好很好,我想在你心中烙下一个深得不能再深的印子,我要你记得我,直到你生命的尽头。我要你会在午夜梦醒时分想起我,在阳光灿烂的日子想起我,在灰蒙阴沉的雨季想起我。

“没什么,我可以吻一下你的额头吗?”

“嗯?嗯,好,好啊。”

萨罗斯虔诚而郑重地吻了下去。他没有像他说的那样,而是亲吻了他肖想已久的唇瓣。

温柔而克制。

除了萨罗斯,无人知道他们走到今天这一步,用了十一年。

萨罗斯直视着守护者,一字一句“以后,要忘记我。”

“为什么?为什么啊!”守护者再一次失态,他不明白,为什么萨罗斯要骗他,为什么要他忘记他。“我喜欢你啊!我不想跟你只是朋友!”

萨罗斯笑了笑道“往后,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多朋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记住我不值得。睡一会儿吧,再睁眼的时候,天就该亮了。”

“这不公平!不公平......”守护者阖上了眼。萨罗斯对他用了摄魂术,他睡的很沉。

“大人。”我从一旁的花丛中走了出来。

“嗯,带他走吧,照顾好他。”萨罗斯小心翼翼地将守护者交给我。

“是。”我看着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终是没忍住问了一句“您,还回来吗?”

萨罗斯停了停,并未扭头看我“不了,我回不去了。”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向已经沦为战场的宫殿。

不能回头,也回不了头,从一开始他就做错了,爱上不该爱的人,做了不该做的事。

萨罗斯回到大厅,刚刚的欢声笑语不见了,宾客都被困在了大厅,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巫妖王披头散发,与卡琳儿不知在争论什么,然后卡琳儿毫不留情的甩了她一鞭子,血涌出来,在素白的皮肤映衬下,像玫瑰花的颜色。是卡琳特娜曾经最喜欢的。

大厅里没有夜修罗。萨罗斯看见凌风在楼梯示意自己过去。原来夜修罗在二楼的书房等着他。他看见夜修罗满脸疲惫地坐在书桌后面,旁边站着帝兰。

“我想和他单独聊聊。”夜修罗突然伸手指向萨罗斯。萨罗斯朝帝兰点了点头。帝兰稍一思索,便答应了。走出后关上了门,留给二人一个独处的空间。

“为什么你们都义无反顾的要离开我。”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7楼 2019-07-25 16:04
Lv3 鹤云升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3 和他聊天
1圈子菜鸟

萨罗斯默不作声。

“从前的夜赫、卡琳特娜,到现在的你和卡琳儿,为什么?”夜修罗再也藏不住自己的愤怒“回答我!”

“陛下,你沉浸在欢迎帝国的梦里太久了,十年前我们赢了,可这片大陆上的生灵需要阳光,我们给不了。大陆开始变得死气沉沉,这不是我们最开始想要的。”

“所以,你就背叛我了,对吗?”夜修罗用力握住萨罗斯的肩膀“可我们明明是藏在阴影中的孤魂,你,我,还有他们几个,我们都是踩着别人的尸骨,一步步,爬上来的!”

“所以在五年前卡琳特娜想离开时,引爆了那个重置点吗?她不过是想离开而已啊!”

夜修罗听见这番话后,表情变得狰狞可怖,他道:“我不允许,任何人,离开我!我没有什么能够再重来一次了,萨罗斯,为我陪葬吧。”夜修罗启动了城堡的自爆装置。

萨罗斯笑了笑,“乐意至极。”他想到了夜修罗会不顾一切,所以安排好了所有人的退路,除了他。

阳光穿过厚重的云层,驱走黑暗,这十年就像一场无边无际的噩梦,所幸,现在要醒过来了。

萨罗斯不是没有想过留下来陪他,可留下来会成为一滴墨,会染坏了守护者的路,他不愿。

所以只好选择做一个过客。

等到守护者醒过来时,四方的战事大多已经平定。他开始变得沉默,整日望着远处。

我看着他一天天消沉下去,终是忍不住说:“他回不来了。”

守护者看着我,眼神空洞。我看见眼泪滑了下来,一颗一颗,砸在地上。

他开始小声地抽泣,继而放声大哭。我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像十年前看着萨罗斯抱起倒在血泊中的他一样。从始至终,没有一个合适的身份去拥抱他。

我填不了那个空洞,不可以爱之名。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8楼 2019-07-25 16:05
Lv16 卡尔海因茨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49 和她聊天
4渐入佳境
啊啊啊啊啊疯狂土拨鼠叫
您是什么神仙!
请务必继续更下去!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 来自触屏版手机圈圈 9楼 2019-07-25 18:37
<<返回奥雅之光圈 回应/阅读:8/289
+1 0
本地保存成功!
发表回复 制作签名档
登录圈圈
没有多多号?立即注册!
更多>> 游戏道具
查看更多>>
奥雅之光圈大明星
雅雅雅雅
雅雅雅雅

高考加油!!!

粉丝:55

零緈
零緈

星星总是给人美好

粉丝:9

华子小小
华子小小

啊啊啊库拉索最好了

粉丝:69

浅雨 Sunshine
浅雨 Sunshine

一生气就喜欢说胡话,见谅

粉丝:151

苏子【半退】
苏子【半退】

放假放假放假

粉丝:61

幕落
幕落

开学咸鱼滩_(:з」∠)_

粉丝:11

望北凄楚
望北凄楚

谨贺新年!表白小黑!(头像@阿夜)

粉丝:400

小艾
小艾

我是小艾

粉丝: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