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田圈圈 > 小说圈长篇小说 > 话题页
<<返回小说圈 回应/阅读:53/545

【川‖】听说,曾经你爱我

Lv13 唐诗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虐文,不喜勿入坑


楔子:

    屋里的血腥味使人作呕,却依旧无法阻挡众人的喜悦,傅于婺接过产婆手里啼哭的婴儿,严肃古板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

    “恭喜老爷,是位小姐。”产婆福身,谄媚的笑着。

    “嗯嗯,都有赏!”傅于婺逗弄着怀里的婴儿,她也很给面的朝自己爹笑了笑,傅于婺把孩子交给奶娘就进了里屋。

    床上昏昏欲睡的女子看见了,下意识的想行礼,傅于婺大手将她重新躺着。

    许汝初半睁着眼,询问道:“孩子是男孩女孩?”听得出来,她的语气慢慢地的透露着担忧与紧张。

    傅于婺坐在床边,柔声说道:“是女孩,我们府里的嫡女。” 

    许汝初松了一口气,终于放心的睡了。


    傅以安看着奶娘怀里的小婴儿,用手戳了戳她软软的脸颊,小婴儿不满的呜咽了两下。

    傅以秋下意识的拍了下他的背,说道:“瞎碰什么,父亲期待府里有一个嫡女已经很久了,你要惹哭了她,就不怕被父亲罚啊。

    傅以安撇了撇嘴,又说道:“哥,她皮肤好白,好软啊。”说完又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小婴儿皱着眉,小嘴一张,哭了出来。

    奶娘赶紧抱着安慰着。

    下一刻,傅以安只觉得背后凉凉的,转过头看到的是傅于婺阴沉的脸,然后傅以安头顶着厚厚一竹简站在大厅门口,看着眼前的寒风呼啸而过。

    “叫你不听我的。”一旁傅以秋路过时,朝他说道。

    从那天之后,两个人就明白了,在这府里,她的地位是远高于他们的......

+1 16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楼 2019-08-19 18:32

那些青涩懵懂的感情

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我想在你的青春里

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

都让我怦然心动

Lv4 无心去羡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加油
回复(7)收起回复
举报 | 来自触屏版手机圈圈 2楼 2019-08-19 18:55
唐诗 :

嗯嗯,谢谢

举报 2019-08-19 19:02 回复
残歌 回复 唐诗 :

加油

举报 2019-08-20 11:45 回复
唐诗 回复 残歌 :

嗯呐

举报 2019-08-20 14:49 回复
Lv13 唐诗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一)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抬头看着晴朗的天空,偶尔有几片云飘过,阳光肆无忌惮的照在这片土地上,令傅语曦晃了晃眼,低下头时眼前是稍纵即逝的黑暗。

    在凤栖宫里,有一处小花园,里面种着皇后从四面八方搜集来的名贵花草,一年四季都有颜色,现在正是七月,是花开的最艳的时候。

    天气有些炎热,傅语曦穿了一身浅绿色的纱裙,头发也扎成了一个普通的发髻。

    远远就听到了里面传来女子的娇笑身,傅语曦理了理裙摆,便带人走了进去。

    十年前,傅语曦意外的穿越到了一个刚出生的小娃娃身上,当时自己的内心是绝望的,来到重男轻女的古代,即使自己是府里的嫡女。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似乎完全错了,自己不仅是府里唯一的嫡女,还有一个重女轻男的爹,自己在府里的地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据说在自己之前一直都没有一个嫡女的事情苦恼了府里一众人。毕竟像镇国侯府这样的大家族,不能没有嫡子,也不能没有嫡女。

    若是没有嫡女,到时候只能眼看着别人家的嫡女和其他公府联姻,而自己却无法与他们同气连枝,共同进退。

    府里还有两名庶女,但庶女的地位又怎么能和嫡女相提并论?

    这是一个架空世界,类似于唐朝的另一个时空,历史在汉朝的时候发生分歧,造就了现在的大翊王朝。现在是第三代。

    不同于百废待兴的第一代,发展壮大的第二代,如今的大翊空前繁荣,国君墨良翊正值壮年,雄心壮志,大展宏图,先后拿下了周边的各个小国,立下了不朽的功绩,是世人称赞的明君。

    皇后傅溪遥看见傅语曦过来,连忙朝她招手示意坐到自己身边来。

    傅溪遥是傅于婺的亲姐姐,也就是傅语曦的亲阿姨,她膝下有一子,也是当今太子。

    傅溪遥和墨良翊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傅语曦打小就常被自己母亲带进宫里,于是使得她在宫里刷了不少好感值。

    这些关系加起来使得傅语曦在这个朝代身份格外高贵。自己父亲是镇国公,阿姨是皇后,叔叔是皇上,还有一个表哥是太子。这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孩,自会招惹许多人的羡慕嫉妒恨。

    “姨!”傅语曦小跑跑到傅溪遥身边,头轻轻枕在她的肩上,明明是很不合规矩的动作,偏偏这一幕看起来是那么的温馨有爱。

    皇后席位下的众贵女心中虽有不甘,却也算是认命,谁叫人家投胎的好呢。


回复(5)收起回复
举报 3楼 2019-08-19 23:52

那些青涩懵懂的感情

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我想在你的青春里

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

都让我怦然心动

Lv29 启澈 v
个人主页 他的圈圈
粉丝:432 和他聊天
1夏天无向阳

楼主加油!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4楼 2019-08-20 20:57

企鹅3288410798→欢迎戳我

互粉

你依旧让我美好且心动

Lv3 暖阳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0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二)冷宫

     墨尘回头,巨大的牌匾上写着冷宫二字,颓垣碎瓦,荒草冷月。

     月光在黑夜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凄凉,又清又冷,淡淡的,柔柔的,穿过树上的枝丫,静静的泻在墨尘凄冷的脸上。

   他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乌黑柔细的青丝,干净的气息,脸庞充分体现着这个年纪雌雄莫辨的特殊美感。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恍若罂粟绽放,令人不寒而栗。从容自若的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的离开了。


   

   荷花满池,杨柳荫浓,繁花似锦,其间点缀着亭、台、楼、阁。池上暖风吹拂,柳丝轻摇,微波荡漾。
   “小姐,该回去了。”竹歌上前凑到傅语曦身边,小声提醒道。
   “嘘!”傅语曦头也不回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此时她正蹲在一簇花中,偷偷看着亭中绝美的男子。
   一身玄色衣裳,精密大气的滚边刺绣,轻薄柔软的布料,那衣袂仿佛能够无风自动,给他偏偏增了几分神采。
   啧啧,没想到这皇宫里还有这么绝美的货色啊。傅语曦忍不住想到。
   “小姐,那是九皇子齐王墨尘,两年前才从冷宫里出来的。”竹歌小声说道。
   “冷宫?”傅语曦皱了皱眉,进了冷宫还能出来的,那无论是从心智还是能力上来说可比在外面的人要强硬不少啊,“他在冷宫里生活了多久?”
   “大概十年吧。”竹歌想了想,说道。
   “哟,调查的够仔细啊。”傅语曦忍不住打趣道。
   十年啊,他现在也不过十三四岁,能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生活十年,其心智坚韧可怕,可想而知。
   “小姐,夫人说了,参加完就要立刻回去的。”竹歌忍不住再次提醒道。
   傅语曦叹了一口气,理了理耳边的发,道:“走。”
   竹歌松了口气,伸手去扶她。傅语曦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身影,便悄悄离开了。
   
   “她是谁?”清冽的声调,仿佛珠玉落地,不带一点语气。
   一旁的卫尧上前,说道:“王爷,她是镇国府嫡女傅语曦。”
   就是那个身份尊贵,被无数人宠着长大的镇国府大小姐啊,和自己这个周岁便被扔进冷宫自生自灭的人还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回府吧。”墨尘声音低沉又耐人寻味,似是在感慨命运的不公,又似是在蕴湸着什么。
   
   是夜,夏季的晚风带着丝凉意,拂过傅语曦白皙的脸。在皎洁的月光下,傅语曦坐在院子中间的石桌旁。
   双眸似水,此时正呆呆的望着一处发呆,洁白的肌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一般白皙,红唇不点而赤。
   双手十指交叉的放在石桌上。
   脑海中浮现的是墨尘清冷的脸,一见钟情对她来说是不可能的,但不可否认的是,长得好看的男生总归是会让人过目难忘的......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5楼 2019-08-20 21:05
Lv13 唐诗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二)冷宫

     墨尘回头,巨大的牌匾上写着冷宫二字,颓垣碎瓦,荒草冷月。

     月光在黑夜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凄凉,又清又冷,淡淡的,柔柔的,穿过树上的枝丫,静静的泻在墨尘凄冷的脸上。

   他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乌黑柔细的青丝,干净的气息,脸庞充分体现着这个年纪雌雄莫辨的特殊美感。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恍若罂粟绽放,令人不寒而栗。从容自若的转过身,头也不回的的离开了。


   

   荷花满池,杨柳荫浓,繁花似锦,其间点缀着亭、台、楼、阁。池上暖风吹拂,柳丝轻摇,微波荡漾。
   “小姐,该回去了。”竹歌上前凑到傅语曦身边,小声提醒道。
   “嘘!”傅语曦头也不回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此时她正蹲在一簇花中,偷偷看着亭中绝美的男子。
   一身玄色衣裳,精密大气的滚边刺绣,轻薄柔软的布料,那衣袂仿佛能够无风自动,给他偏偏增了几分神采。
   啧啧,没想到这皇宫里还有这么绝美的货色啊。傅语曦忍不住想到。
   “小姐,那是九皇子齐王墨尘,两年前才从冷宫里出来的。”竹歌小声说道。
   “冷宫?”傅语曦皱了皱眉,进了冷宫还能出来的,那无论是从心智还是能力上来说可比在外面的人要强硬不少啊,“他在冷宫里生活了多久?”
   “大概十年吧。”竹歌想了想,说道。
   “哟,调查的够仔细啊。”傅语曦忍不住打趣道。
   十年啊,他现在也不过十三四岁,能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生活十年,其心智坚韧可怕,可想而知。
   “小姐,夫人说了,参加完就要立刻回去的。”竹歌忍不住再次提醒道。
   傅语曦叹了一口气,理了理耳边的发,道:“走。”
   竹歌松了口气,伸手去扶她。傅语曦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身影,便悄悄离开了。
   
   “她是谁?”清冽的声调,仿佛珠玉落地,不带一点语气。
   一旁的卫尧上前,说道:“王爷,她是镇国府嫡女傅语曦。”
   就是那个身份尊贵,被无数人宠着长大的镇国府大小姐啊,和自己这个周岁便被扔进冷宫自生自灭的人还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回府吧。”墨尘声音低沉又耐人寻味,似是在感慨命运的不公,又似是在蕴湸着什么。
   
   是夜,夏季的晚风带着丝凉意,拂过傅语曦白皙的脸。在皎洁的月光下,傅语曦坐在院子中间的石桌旁。
   双眸似水,此时正呆呆的望着一处发呆,洁白的肌肤犹如刚剥壳的鸡蛋一般白皙,红唇不点而赤。
   双手十指交叉的放在石桌上。
   脑海中浮现的是墨尘清冷的脸,一见钟情对她来说是不可能的,但不可否认的是,长得好看的男生总归是会让人过目难忘的......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7楼 2019-08-21 17:18

那些青涩懵懂的感情

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我想在你的青春里

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

都让我怦然心动

Lv13 唐诗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三)天涯何处无芳草

    “语曦。”耳边是熟悉的身音,傅语曦回神,起身,扑倒来者怀里。

    “娘,这么晚了,不找爹,找我做什么?”说着,精致的小脸上两个小小的梨涡时隐时现。

    许汝初的脸上泛起一丝潮红,道:“小不正经。听说你今天还偷偷去看齐王了。”

    傅语曦放开了圈在许汝初身上的手,有些尴尬的嘿嘿一笑。

    许汝初拉着傅语曦的手坐下,“齐王虽然年纪与你二哥相差不大,但他可是从冷宫出来的,又在两年的时间里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就皇子,摇身一变变成了皇上亲封的齐王,还赐了府邸,其手段心性,可想而知。”

    傅语曦侧过脸,看着另一边,嘟囔道:“知道啦,不过多看了两眼嘛。”

    许汝初叹了一口气道:“语曦,以后别总出府了,哪有未出阁的女子整天在外面的。”

    “娘,我不是你们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我知道是你们担心我,但我更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这一句话是傅语曦的真心话,上一世,她的人生被父母格式化的规定了,。

    她的生活,每一分每一秒都让自己感到压抑,她到最后死的一刻,甚至觉得这是一种解脱。

    感受到自己女儿的心里变化后,轻轻一叹,那双已经带了些褶皱的手,轻轻抚在傅语曦的脸上,像是捧着至宝一般,“罢了,那便多带点人,或者是叫你二哥一起出去。”

    “嗯!”傅语曦像猫一样依偎在许汝初怀里。

    她上一世的父母是个重男轻女的,她有个弟弟,庆幸的是,他没有在父母的溺爱里变得叛变,相反的,他格外的听自己的话,他是她人生中唯一的安慰。

    许汝初对她的疼爱,是她上一世所缺失的母爱。


    “语曦,在这站好了,哥去给你买吃的。”街上,便装的傅以安认真的对傅语曦说道。

    傅语曦身穿白色纱裙,腰间用水蓝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墨色的秀发上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薇灵簪。

   双目似一泓清水,看着傅以安红唇轻启:“知道了啦,哥你快去排队,卖完了怎么办嘛。”

   手里抓着傅以安刚给她买的甜饼。

   脚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条...狗。双眼直勾勾的望着傅语曦手里的甜饼。

   见它前脚腾空,作势要往她身上扑来,傅语曦往旁边一让,还故作挑衅的说道:“不行,我的。”

   见软的不行,它突然间开始狂吠,这倒是吓到了傅语曦,露出了它锋利的尖牙,想再朝傅语曦扑来。

   傅语曦下意识的转身想跑,裙摆一直拖到脚踝,一手紧紧护着吃的,另一只手撩起裙摆,她保证,她下次出门一定穿男装。

   热闹喧哗的街道上,一个长相精致的女孩不顾形象的跑着,被一只狂吠的狗

紧紧追着。

   当傅语曦再次感叹平时没有好好练体育的时候,背后的狂吠变成了呜咽。忍不住回头看一眼。

   一回头,看到的是一张令傅语曦终身难忘的脸。面容胜雪,瞳孔漆黑,菱唇似血,一头青丝未束,直直披散下来,几缕发丝垂下来安静地贴在男子脸上。

   颀长的身材犹如一棵松柏,一袭玄色长袍裹在清隽的长身上,流水般的线条勾勒着此处极好的身姿。

   斑驳的阳光如同一层轻纱披在他的周身,全身散发着淡淡的,耀眼的光华,使人舍不得移开目光。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8楼 2019-08-22 00:54

那些青涩懵懂的感情

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我想在你的青春里

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

都让我怦然心动

Lv13 唐诗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四)元始天尊

    “小姐,你怎么带了一条狗回来了啊。”竹歌上前推开了卧房的门。

    傅语曦傅脚边站着一条约只有八九个月大的小黄狗。它看起来有些哆哆嗦嗦的在颤抖。傅语曦手轻轻一拉牵引绳,它便很识相的跟了进去。

    “嗯......捡来的。”傅语曦坐到椅子上,毫不避讳的把它放在腿上逗弄着。

     竹歌有些震惊,不放心的说道:“小姐,你想养小狗,和夫人老爷说便是,怎么能上街随便捡一只呢。”

    傅语曦伸手抱起了它的两只前脚,拎了起来,使它不得不正视着傅语曦,它歪着头,用一双乌墨般的眼睛看着她。

    “竹歌,你先下去吧。”

     “是。”竹歌福身后便下去了。

     “叫你什么好呢?二狗子吧,贱名好养活。”傅语曦认真的看着它的眼睛,一副下定决心了的样子。

    手里,它开始用力挣扎,两条后腿扑腾的极为厉害,傅语曦不得不抱紧了点。

    “二狗子怎么了,以前我奶奶养的每条狗,那可都是叫着名字,都活到了十五六岁啊。”傅语曦蹙着眉看着它。

    见它挣扎的更厉害了,傅语曦无奈:“那叫你元始天尊?”

    话一出口,它立刻停止了挣扎,乖巧的被傅语曦抱着。傅语曦无语,把它放在了腿上:“你说,齐王那话是什么意思啊。”

    听到齐王二字,元始天尊身子颤了颤,纵身跳了下去,嘴里轻轻呜咽着。

    “诶,别那么脆弱嘛,打是亲骂是爱啊。”傅语曦在后头叫唤着。


    一个时辰前--

    “谢齐王出手相助。”傅语曦看清了来人的脸,下意识福身。

     一身黑衣也掩不住他卓尔不群英姿。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英俊无匹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棱角分明的线条,锐利深邃的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

    墨尘嘴角噙着笑,道:“镇国侯府的嫡女?”

    “是,”傅语曦想都没想便应了,仔细一想又问道“王爷又是怎么知道的?”

    “镇国侯府的嫡女那可是被无数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本王又怎会不认得。”他的语气中带着自嘲。  

    傅语曦想着,齐王自小便在冷宫长大,被人欺压,辱骂着长大,与自己的生活是截然相反的。

    “那傅小姐,你又如何认出本王的。”明明是微笑着友好的问句,偏偏傅语曦感到了一股压迫感。

    想了想,说道:“小女自是知道的,齐王的名讳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罢了,”墨尘垂眸,“那它小姐想怎么处置。”

    他说话的时候眼神从未离开过傅语曦,但这并不是深情的注视,而是像商人看货物一般精明的视线,只是这一切,他都藏的很深。

    “我带回去吧。”傅语曦低头看着蜷缩在一起的小狗,默默的在心里给它上了一柱香。

    “哦?”墨尘有些惊讶,随后菀尔一笑,“卫尧。”

    “是。”卫尧上前,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根绳子来,拴在了它的脖子上。

     远处,来找妹妹的傅以安看到了这一幕,立刻上前,福身:“见过齐王。”

    “看好你的妹妹吧,别再让她乱跑了。”说完便离开了。

    傅以安汗颜,松了一口气,看向傅语曦:“不是叫你别乱跑嘛,以后见到齐王离远点,这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

    傅语曦把玩着手里的绳子:“哦,知道了,二哥我们回去吧,我们偷跑出来怎么久,被娘发现就不好了。”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9楼 2019-08-24 13:56
松木希子 :

同情狗一秒钟。。。。

举报 2019-08-29 18:32 回复

那些青涩懵懂的感情

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我想在你的青春里

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

都让我怦然心动

Lv13 唐诗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五)妾

     荷花满池,傅语曦蹲在池边,看着被岸边柳叶染绿的池中有几条锦鲤在游着。这几条锦鲤是傅于婺前几天特地给傅语曦买回来的。

    午后的阳光斑驳的洒在傅语曦白净的脸上,使她染上了些困意。

    缓缓直起身子,习惯性的伸了个懒腰,刚想转身,后背被人使了一股劲,身子便向前倾去,在落水的一刻,傅语曦只模糊的看到了那人的脸。

    那人似乎有些害怕,立刻转身离开。

    傅语曦此时没有时间想施害者是谁,求生欲促使着她张口呼救,刚一开口,池水便灌了进来,双手扑腾着。

    周围没有人在,因为花园离自己的住处比较近,就没让竹歌跟着。

    在意识淡薄的前一刻耳边似乎是听到了天尊的狂吠声,随后听到两声落水声后便闭上了眼睛。

    傅语曦以为自己这一生就交代在这了,据说溺死的人怨气最大,那么等我死后,做鬼也不放过她......


    白殇黎着一身浅蓝色纱衣,肩上披着白色轻纱,微风吹过,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一头青丝散散披在双肩上,略显柔美,未施一丝粉黛

    徐步走在园内,纤长的玉手拂过一朵枯萎的牡丹,“真是可惜了。”

    白殇黎是傅于婺的妾室,年纪刚到三十,是府里最年轻也是最得宠的姨娘,她育有傅语漪这位庶长女,年方十四。

    “姨娘,这花谢了便谢了,换一盆就是了。”一旁的侍女南絮上前说道。

    白殇黎垂眸,感慨般的说道:“是啊,换一个不就好了。”

    “掌嘴。”白黎殇的声音很冷,平静如水,另一个侍女福身上前,淡漠的眼神好似见惯了这一切。

    响亮的掌嘴声和南絮卑微的求饶声传进白殇黎的耳中。

    “停。”白殇黎转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狼狈的南絮,冰冷的表情不带一丝感情:“知道错哪了吗?”

    “奴婢不该打断主子的话,奴婢知错了,再也不敢了。”南絮颤抖的身子,一下一下的磕着头。

    “呵。”白殇黎冷笑一声:“看来还不明白啊,那接着打吧。”她的声音很平淡,就好像一碗白开水,无色无味。

    白殇黎指尖轻轻摩挲着枯萎的牡丹,想到自己某一天也会像这牡丹一样老去。尽管之前是多么的妖艳,绚丽,但终有一天会枯萎。

    而自己就好像这牡丹,再美,也有老去的一天,若是那时,侯爷不再宠爱自己了呢。

    这世间最不缺的便是美人,其实南絮说的也没错,枯萎了,换一盆就好了啊,这就是妾啊,永远也无法与妻比......

    这么想着,抬头朝池边看去,眼前的一幕令白殇黎眯了眯眼,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笑。


    兰曦苑内--

    许汝初的手轻抚着傅语曦有些苍白的脸,眼下的乌清有些重,傅语曦睡了多久,她便守了多久。

    天知道当她知道傅语曦溺水的时候,只觉得一阵晕眩。

    傅语曦的手微微动了动,许汝初灰暗的眼睛才再一次亮了起来、。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0楼 2019-08-26 01:48

那些青涩懵懂的感情

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我想在你的青春里

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

都让我怦然心动

Lv13 唐诗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六)父母

    “傅语曦!”方素余冷眼看着面前的女孩,带着些褶皱的手狠狠拍在桌面上。

     “妈,我没错。”傅语曦低头正视着自己的母亲,面色平静如水。

    方素余双手握拳,站起了身,傅语曦比她还要再高上个几厘米,这使方素余不得不抬起了头。

    今天在学校,一个男生故意把墨水泼在了傅语曦的试卷上,她也只是下意识的抢过他手里的墨水瓶朝他身上泼去。

    至于他泼墨水的原因,不得而知。

    但谁知道他的衬衫是名牌,被泼了墨水后不能穿了,他的父母便告到班主任那去了,之后找上了方素余,说是要赔。

    闹剧的最后是方素余赔了原价的一半后,双方便离开了。


    方素余揪着傅语曦的头发直骂赔钱货。

    傅语曦都是已经十五岁了,本就是一个叛逆的年纪,加上方素余的咄咄逼人,下意识的朝她手臂上咬去。

    方素余疼的放开了手,蜡黄的手臂上甚至是流出了点血。同时也可以清晰看到方素余手上从傅语曦头上拔下的一把头发。

    傅语曦捂着头,头皮在隐隐犯疼,傅语曦没再看方素余一眼,拔腿朝房间跑去,转身锁上了门。

    大口喘着气,身子开始有些发软无力,靠着门蹲坐在了地上。这是她第一次反抗方素余。

    门外是她的破口大骂,赔钱货,白眼狼,各种辱骂的词语从她口中出来对傅语曦来讲已经习惯了。

    屋内的光线很暗,房间的格局很小,一张床,一张课桌,对她来说就够了。

    方素余骂了许久便走了,出门和其她几个“好朋友”一起搓麻将去了。

    “姐姐?”方素余走后几分钟,一个童稚的声音隔着门板传了进来。

    傅语曦起身来开门,一张干净白皙的脸正抬起头,清澈似水的眸子带着满满的担忧,就这么看着她。

    傅奕比傅语曦小了五年,是父母期盼已久的男孩,平时听话乖巧,试问哪个父母不会喜欢这样的孩子。

    傅语曦双膝跪地,抬起头看着他,“小奕,你觉得姐姐错了吗?”

    傅奕不假思索的用力摇了摇头,郑重的说道:“姐姐没错,姐姐永远都是对的。”

    他说的很认真,那双如星辰般漂亮眼睛告诉了傅语曦,在他的认知中,无论她做什么,他都会不经思考的认定,她就是对的。

    傅语曦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双手抱住了傅奕小小的背脊,无声的哭泣着。

    傅奕有些不知所措,他学着以前自己哭时,方素余的做法,两只小手轻轻的拍着傅语曦不停颤抖的背,努力装出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说道:“乖,不哭了,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

    傅语曦忍不住扑哧的笑了出来,泛红的眼睛看着傅奕,“傻孩子。”


    傅语曦睁开眼,眼角有些微微湿润,手无力的抬起来想擦去眼角的泪水,这才发现,许汝初握着自己的手在床边睡着了。

    不管前世再再痛苦也有傅奕陪着,而这一世,她觉得,她很幸福。

    傅语曦嘴角微微弯起,侧过脸,看着许汝初的睡颜。

    手轻轻动了动,许汝初敏感的睁开了眼,看到傅语曦醒了,有些激动的站了起来,却觉得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娘!”傅语曦起身下床,脚一沾地,便无力的摔在地上。

    门外的竹歌听到动静,打开门,便下意识的去请大夫去了。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1楼 2019-08-26 20:47

那些青涩懵懂的感情

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我想在你的青春里

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

都让我怦然心动

Lv13 唐诗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七)尊卑

    “娘,您没事了吧?”傅语曦坐在床边,手里捧着一碗闻起来便知道其苦涩的汤药。

    许汝初半躺半坐在床上,柔声安慰道:“没事,老毛病了,只是一下没站稳。”

    傅语曦有些自责平日里对许汝初的疏忽,一下子想起了一件事,问道:“娘,当初我落水时,是谁救的我?”

    许汝初喝药的动作顿了顿,说道:“哦,是天尊看见你落水了,过来叫的我们。”

    “......”傅语曦眯了眯眼,许汝初的话实在是太敷衍了,算了,以后再说吧。只是这推她的人,傅语曦回想着落水时的记忆。

    那画面虽然模糊,但却并不是无法判断......


    在府里安静的修养了三日后。

    “曦儿,做什么去?”许汝初刚走进房里,便看见傅语曦换了衣服往外走。

    傅语曦歪着头朝她微微一笑:“去给父亲......请安啊。”

    她笑的好似天真无邪,可许汝初却从那笑中感到一股凉意。

    到了厅外,于安站在门口,他是傅于婺身边的人。“于安叔,语曦现在开始能直接进去拜见爹爹?”傅语曦说的好生客气,与平日里的她有些许不同。

    于安愣了愣,随后规矩回话:“夫人,小姐,请。”

    傅语曦朝于安恭敬的点了点头,才扶着许汝初进去。

     厅内,温秋罗和傅语挽一左一右的围在傅于婺身边,看见两人进来后,温秋罗不但没有起身行礼,反而更朝傅语婺身边靠近了点。

    厅下除了傅语曦和许汝初,还站着白殇黎和傅语漪,她们行礼后便站在了一旁。

    傅语曦只是冷眼看了看温秋罗一眼,这女人野心不小啊,最近稍微得了点宠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朝她们挑衅啊。

    傅语曦朝高座上的傅于婺福身:“女儿见过爹爹,爹爹安好。”

    傅于婺拨开了温秋罗的手,理了理衣衫,说道:“起来吧。”

    傅语曦这才起身扶着许汝初朝温秋罗走去。神情淡然的说道:“温姨娘,这个位子是我娘亲的,麻烦让让。”

    温秋罗眼神如同猝了毒般的看着她。这个位子的确是主母的位子,但因为傅于婺宠她,她在许汝初不在的时候也会坐着。

    “温姨娘,这位子是老爷为我设的,我才是这府里的主母。”许汝初居高临下的看着依旧一动不动的温秋罗,冷声道。

    温秋罗依旧没动。傅语曦没有急,只是淡淡的看了眼傅于婺。

    “这位子确实是初儿的,下去吧。”傅于婺出声道。

    见傅于婺也发话了,温秋罗也不好无理取闹下去了,起身坐到了许汝初的下首去。

    “不过是个位子而已,妹妹何必这么针对我娘呢。”看到自己母亲被傅语曦和许汝初三言两语赶下了台,傅语挽轻声说道。

    傅语曦转头看了过去,傅语挽,长了自己三年,长相虽不是倾国倾城,却也是生的小家碧玉的惹人怜惜。

    傅语曦冷笑一声,道:“姐姐这说的什么话,温姨娘是妾,我母亲才是当家主母,这位子是父亲特地为母亲设的,只要我父亲一天没有休妻,这个位子就还是我娘的。”

    傅语挽握了握拳,毫无掩饰的怒视着傅语曦。

    “还有,温姨娘只是姨娘,只是妾,我的母亲才是正妻,你就算是要唤母亲也只能是唤我母亲,温姨娘,你只能叫姨娘。”傅语曦歪着头看着因为恼怒而有些扭曲的傅语挽的脸,觉得还没说够,便又加了一句:

    “姐姐要懂得,尊卑有序啊。”


    

回复(9)收起回复
举报 12楼 2019-08-27 21:07
松木希子 :

对啊,一个好意思坐主母的位子,真是可笑,还说她们针对

举报 2019-08-29 18:41 回复
举报 2019-08-29 20:26 回复
松木希子 回复 唐诗 :

你这是什么表情。。。。

举报 2019-08-30 19:10 回复

那些青涩懵懂的感情

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我想在你的青春里

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

都让我怦然心动

Lv13 唐诗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八)清理后院

     “你!”傅语挽用指尖指向傅语曦,因为脑怒,手有些微微颤抖。到底只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遇事无法隐藏情绪。

    傅语曦面色不改,双手交叠,站在,微微歪着头看向傅语挽。

    温秋罗立刻上前,安抚好傅语挽把她从高座上拉了下去,她们本就理亏,若是再紧咬不放,吃亏的终究是她们。

    傅语挽站在温秋罗一边,双手在宽袖中握拳,因为用力,指尖有些微微泛白,眼神含毒般的看着站在高处的傅语曦。

    凭什么她一出生就可以得到万众瞩目,而自己却只能在闺房里绣花,学习女德,上天可真不公平,明明自己更加优秀,无论琴棋书画,她不相信,日日赏花逗鱼的傅语曦可以比过她!

    傅于婺扫了一眼傅语挽充满怨念的脸,又看了看傅语曦平静自如的白皙脸蛋,叹了口气,开口道:“曦儿,你这次落水是怎么回事?还有,挽儿说你和府中的尚爵纠缠不清?”

    傅语曦只觉得莫名其妙,尚爵是哪位?哦,对了,是那位借住客房的寒门子弟。

    “爹爹,尚爵是谁?曦儿可不熟啊。”傅语曦绕到堂前,摆出了一个10岁小女孩该有的天真烂漫,稚嫩的童音中带着满满的疑惑。

    傅于婺看着自己女儿,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怀疑自己才10岁的小女儿和人有染,顿时有些羞愧,没再说话。

    傅语挽见状,忙上前,站在傅语曦旁边,说道:“爹爹,前几日,挽儿还看见尚公子还在给妹妹念情诗啊。”

    见傅于婺稍稍有些起疑了,连忙又说道:“爹爹若是不信,那便请尚公子过来,当堂对质。”

    说完,还有意无意的朝傅语曦的方向看了过来,傅语曦微微勾起唇角,面色依旧平淡的看着高座上的男人。

    落水前日,尚爵的确来找过她,也许是被傅语曦看到了吧,只是,她没看到结尾罢了。

    当时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温秋罗的脸色有些难看,她看着傅语挽的眼神中带着些怨念。

    白殇黎安稳的坐在一边,看着眼前的场景,感到有些好笑:“漪儿,你觉得,她们谁会赢呢?”

    傅语漪想了想,说道:“反正都与我们无关。”

    白殇黎斜眸看向傅语漪:“这看戏有什么意思,成为这戏中人,那才是最有意思的啊。”

    傅语漪淡然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许久,才回答了句是。

    两人的对话很轻,几乎没人注意到。

     不久,尚爵被人带到了,刚刚年过二十的脸褪去了少年的青涩,算不得出众的脸上带着一丝紧张与担忧,一袭白袍遮身,衬的整张脸有些苍白。

    他一见傅语曦便跑上前,作势要握住傅语曦的手,傅语曦后退了一步,尚爵两手抓空,他没停顿,说道:“曦儿,现在身子好些了吗?”

    如此亲昵的称呼,担忧的眼神,哪里找来的演员啊,当书生可惜了,转行吧,傅语曦这么想着,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公子,请自重,我和你啊,不熟,还没有到够你直呼我闺名的程度。”傅语曦再一次后退了一步。

    “妹妹,既然你们已经私定终身了,又何必藏着掖着,兴许还能求得一好姻缘。”傅语挽忙不迭的说道。

     傅语曦冷笑一声:“嗯......曦儿觉得,落魄书生配庶女,天造地设的一对啊。”她故意在庶女二字上加重了语气。

     听到庶女两字,傅语挽只觉得心里有一股气上不了,庶女就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3楼 2019-08-30 23:02

那些青涩懵懂的感情

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我想在你的青春里

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

都让我怦然心动

Lv13 唐诗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最近两天忙着考试复习,没时间更文了,明天考完试,如果时间作业不多,有时间的话,也许可以双更。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4楼 2019-09-01 22:16

那些青涩懵懂的感情

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我想在你的青春里

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

都让我怦然心动

Lv13 唐诗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八)清理后院2

     傅语挽贝齿紧咬着下唇,微微颤抖,双手在袖中紧紧握紧。双目怒视着傅语曦。

     傅语曦整了整衣袖,含笑看着她,语气却冰冷到了极致:“姐姐,别越界了,傅家是礼仪世家,规矩可是分的明明白白的,我是嫡,你是庶,我称呼你一句姐姐,已经是对你的客气了。还需要我重复吗?姐姐~”

     美眸横视,却说不出任何话,因为她说的,就是事实,庶女不过是嫡女的一个衬托,说的难听点,只是她的一个仆从。

    没在意傅语挽的失礼,歪着头看向一旁的尚爵,他长得并不出众,确是耐看,乌墨般的眼中是满满的深情,若是不知情,那确是是会觉得这是一个痴情的男子。

    “怎么,妹妹这是敢做不敢当吗。”傅语挽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着。

     傅于婺用手撑着头,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自然是信任自己的嫡女的。

     傅语曦从容不迫的绕到傅语挽一边,微微抬头,正视着她的眼睛,说道:“这莫须有的罪名,我可不认啊。”

     转身,看向眼神躲闪的温秋罗:“温姨娘,这么快就忘了?”

     “三小姐这说的什么话。”温秋罗竭力扯出一抹笑,淡蓝色衣裙上已被她揉出多道褶皱。

    “那我再提醒一下啊,天不老,情不变。”傅语曦的语速很慢,说话的同时,还时刻注意着温秋罗的表情变化。

     三月前,也就是刚捡到天尊的那天,傅语曦出门找狗,意外的转到了尚爵的居住的客房。里面是温秋罗和尚爵的对话。

    从只言片语中,可以知道,他们打小就认识,虽然年龄差了近十年,但温秋罗皮肤保养的很好,看起来,似乎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反正就是自从尚爵入府以来,他们之间便交往甚密。

    傅语曦又走到她面前,俯身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我不仅知道你们的关系,我也知道,你现在还怀里他的孩子啊。如果我把这事告诉了爹爹,你会如何啊,一尸两命?不止哦。”

    起身,微微一笑,,却令人心凉,又摆出一脸的愁绪:“爹爹,是女儿之前不小心撞破了温姨娘与尚公子的丑事,所以温姨娘才会怂恿二姐姐将曦儿推下河的,她们是为了杀人灭口。”

    “不是的!”尚爵下意识的说道,却给了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傅语曦看着高座上的傅于婺,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只要的呢,只要他觉得自己是对的,就是错的,你们也只能说对,这既是权啊。

    尚爵站到傅语曦面前,有些勉强的说道:“曦儿,我是爱你的,你不能因为生气而污蔑我对你的感情。”

    还在抵死挣扎?傅语曦对着傅于婺说道:“爹爹,此人如此污蔑曦儿的清白,真是有辱读书人的品格,还请爹爹将他驱逐出府。”

    对于尚爵的话,几乎没有人理。

    “不是的,老爷,妾身自从嫁给老爷后,就一直恪守本分,从无有为妇道。”温秋罗忙站起身,跪在堂前,面色惨白,梨花带雨。

     而傅语挽此刻愣在了原地,她先入为主的认为傅语曦说的是真的,那她搞这么一出,不就是纯粹的给自己母亲挖坟吗,在当代,做出此事,是要被浸猪笼的......

    傅于婺震怒:“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做出如此勾当,来人,把两人拖出去杖责三十,后扔出府去!”

    温秋罗犹如五雷轰顶,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她再说,也是无用功,只是恨,自己平时教给女儿不少道理,她怎么就是不明白呢,妾即为奴,庶女在府中是几乎没有地位的,她们要做的,便是安分的在这活下去,不要节外生枝。

    罢了,自己这一生没有依循这个原则,只希望傅语挽这一生,别踏自己的后路吧。

    “至于你,挽儿谋害嫡姐,我傅家怎会有你这样的女儿!”傅语婺站起身,语气恼怒。

    傅于婺看着依旧懵懵的傅于挽,叹了一口气,道:“罚你三月不得出房门一步,闭门思过。”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15楼 2019-09-06 23:18
山荷叶 :

会不会太轻了点,毕竟是嫡女啊,在古代起码要打板子的啊。

举报 2019-09-08 19:28 回复
唐诗 回复 山荷叶 :

嘿嘿,这么写的目的,后面会讲到的哈

举报 2019-09-13 12:05 回复
山荷叶 回复 唐诗 :

哦。。。。

举报 2019-09-13 13:40 回复

那些青涩懵懂的感情

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我想在你的青春里

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

都让我怦然心动

Lv13 唐诗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12 和她聊天
2北细辛性温

(九)中秋,团圆

     “小姐,温姨娘和尚公子不见了。”竹歌喘着粗气跑进了屋子里。

     傅语曦捧着茶杯的手微微顿了顿,嘴角挂着一抹笑,烛光洒在她脸上,在微垂的眼眸打下了一片阴影:“她要是这个手段都没有,就枉费在这后庭生活十多年啊。”

    放下杯子,起身:“打过了吗?”

    “回小姐,没有。说是在要打的时候,突然地,人就不见了。”

    傅语曦走出房门,看着有些灰暗的月,道:“派人去找,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不想有任何意外。”

    “是......”竹歌福身,看着月下娇小的身影,有的时候,她真的分不清她真的只有10岁吗......


     几个时辰前,在傅语挽被罚,离开之后。

    整个大厅只剩下了傅于婺与傅语曦,安静的甚至是有些诡异。

     “爹爹是早就知道了吧,温姨娘和尚公子的事?”傅语曦试探性的问道。

    傅于婺轻轻笑了笑,从高座上走了下来,眼神中带着些疲惫:“有的时候,我真觉得你不仅仅只有十岁。那你倒是说说,为何会这么觉得。”

    傅语曦笑着,似乎就是个天真烂漫的小女孩:“爹爹你太干脆了,按照爹爹的性子,自己的妾室与别人有染,怎么可能只是杖责和赶出家门这么简单。”

    傅于婺仰头,看着一个地方发愣:“在尚爵入府那天,我就知道了,十几年前,我第一次见到罗儿的时候,便见过尚爵,只是当时他还小,他一个劲的拦着,不让罗儿走。”

    这么感人?呵,在温秋罗眼里,只有利益,爱情?她不配啊。


    两月后,中秋。

    虽然已经入秋了,但天气总归还是有些闷热的,傅语挽的门禁还没结束,但借着中秋,傅于婺提前给她解了禁。

    饭桌上甚是热闹,因为有规定,妾室是不允许上桌的,所以除白殇黎外,其他的人都在厅里围着桌子坐着。

    傅语挽现在养在白殇黎身边,许是因为经历了温秋罗的事,她的性子收了收,一顿饭上,几乎没怎么说话。

    傅语漪就更不必说了,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她和白殇黎很像,都是那种不骄不躁,仿佛没有人可以看出她在想什么。

    至于傅以秋,则在和傅语曦瞎闹着。

    一顿饭结束之后,一家人也都各回各的屋了。

    吃完饭正好是戌时,还早,傅语曦便拉着竹歌还有另一个丫鬟出门了。

    因为是中秋的缘故,街上格外的热闹,在湖边,是放花灯的人,把自己的希望写在花灯上,然后让它寄托着自己的梦想,飘向远方。

    “小姐,放花灯吗?”锦婳是傅于婺派给傅语曦的,说白了,就是让她看着自己,不让她在外面闯祸罢了。

    傅语曦想了想,取过一盏花灯,在上面写下了两个字,走到了湖边,小心的把一盏小小的花灯放了下去,渐渐地,它飘远了,微弱的烛光照在那两个写的有些蹩脚的字上。

    直到它于别人的花灯连在了一起,傅语曦才起身离开。


    “还记得是哪盏吗。”

    “是,记得。”

    “知道怎么做?”

    “属下这就去。”

回复(12)收起回复
举报 16楼 2019-09-13 13:22
山荷叶 :

什么意思?

举报 2019-09-13 13:42 回复
山荷叶 :

作者,加油啊

举报 2019-09-13 18:31 回复
山荷叶 :

你要好好学习,你好好学习了,就会把小说写的更好,就会更新很多,这样,我就可以看很多了,嘻嘻

举报 2019-09-13 18:32 回复

那些青涩懵懂的感情

是时光赐予我们最美好的礼物

我想在你的青春里

写下我的名字

因为关于你的一切

都让我怦然心动

<<返回小说圈 回应/阅读:53/545
+1 16
本地保存成功!
发表回复 制作签名档
登录圈圈
没有多多号?立即注册!
更多>> 游戏道具
查看更多>>
小说圈大明星
忘忧
忘忧

已经习惯了黑暗,我又该如何习惯光明!崩溃感向我袭来,心中的梦早就崩溃,我到底该何去何从?

粉丝:104

玉爵雪
玉爵雪

我从未伤害过他们。自始至终只是我杀死了自己而已。nabi subedar

粉丝:191

山荷叶
山荷叶

像山荷叶,虽默默无闻,但在平凡的地方,才能绽放出你的美丽。

粉丝:111

超拽の某炎
超拽の某炎

感情用事,本身就是一个缺点……

粉丝:168

三十岁之前
三十岁之前

人间应该值得

粉丝:8

嘿咻w苏启
嘿咻w苏启

你家wifi密码多少?

粉丝:139

神仙
神仙

月亮奔我而来

粉丝:712

孟堂
孟堂

语c选手|月更人士|沉迷哥特|欧美杂食|狂爱黑嗓|酷哥有主|最爱的idol是阿中

粉丝:5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