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田圈圈 > 古风圈笔墨诗书 > 话题页
<<返回古风圈 回应/阅读:30/1099

【乔雪淞】月未到诚斋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斋》

苏吻剑是个剑客,偶尔兼职布阵卜卦,兜售暗器秘籍野史以及半边天的春。他的江湖不大,盛不得心上人也盛不得天下贼,因为苏吻剑的江湖就地处在城中一巷道间,他的铺子和家院一股脑就全在这儿了。

苏吻剑的铺子唤作“兆年春”,是赔本生意,因为他闲的没事儿就在庭院间倒腾,三班六十行行行都试过,铺子还总是“闭关”。比如风雪客时节,寒风鼓吹着雪,苏吻剑就提起秃笔写下行“春回娘家闭关,冬哥哥非诚勿扰。”,煞有其事的印个红章,再随手捏个雪团压住字条以防被吹走,半日就融的湿透。

苏吻剑自己则缩回庭院,一边裹着雪渣子吃腊梅瓣酪,而另一边,劲瘦的手指尖略红,就半僵不僵的提笔胡扯故事,沾雪半湿的毛边纸配险些冻住的秃笔,真真再合适不过。

那么苏吻剑为什么是剑客呢,其实不需要些许理由,自然是因为他喜欢。但这点消息散漫江湖,倒是有点原因的。

城郊其实还是有正经门派的,唤作一边山。池渡水是一边山中人,一日他奉命下山历练,偏逢天公不作美,薄寒携秋满面湿润润雨滚过,白马啸雨风凌风踏。路过兆年春,便见一少年立于庭院门口。

苏吻剑伞也未撑,单手提笔,一手倒是扶着油纸伞一把,却是在款款作绘,绘法是没骨。桌上丹青只有一小碟间盛着点沉沉绿沈色,余下即是一大碟清水。笔起笔落枝生荣,笔法很大,秋雨点过,又无端烟煴开来。

“请问您是……”这方庭院之主吗?

“不是。”苏吻剑走笔未停,“我是一名剑客。”

回复(5)收起回复
举报 2楼 2019-10-03 13:41
钓杯春 :

苏苏:?我就装个13

举报 2019-10-03 13:51 回复
向前看 :

orz是苏吻剑啦!一直觉得带吻字好好听!就有种“暧昧和粉红色”的感jio!不过带上剑字儿就多了少年的凌厉!最后想附赠贾岛的《剑客》是俺九岁时背过最稀饭的诗

举报 2020-04-22 11:59 回复
钓杯春 回复 向前看 :

亲亲><!我也好喜欢吻和剑这两个字,不过我自己起名字出来就奇奇怪怪2333剑客这首确实是把剑客和文人好好结合在一起乐!我真的好喜欢少年剑客.jpg。我其实不太记得自己九岁有没有什么喜欢的诗词啦,不过小学很喜欢青玉案·元夕、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还有赵师秀的约客!现在也很喜欢这三首w

举报 2020-04-22 23:01 回复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壹之前其实是有发过…半篇的,我先堆个贰⑧,这两篇都是我很喜欢的剑客设,但是是有不同的。可能我写不大出其中意气,不过他们都是很可爱的人!以及、通篇胡扯注意!*)

《归剑》

数年前。

归燕门昔日乃江湖上赫赫有名一门派,独门剑法饮誉天下。奈何世事如海浮沉不定,近几年来其门下弟子愈发如漫山荒地之芦菔,习不得其要领,更莫提使得出剑法。代代相传的剑谱,没人会使,如千里马,自然也如一沓破卷,藏在掌门屋里吃灰。

苦守此一道自是不通,掌门唐筠下令门内诸位变其道而行,改习他所创之新法,切莫守着前人之“枯剑”——兴许是他眼高这一性子使然,亦许是练不成而恼羞成怒,归燕剑法便由此被草草归入枯剑朽谱之属。

被列入枯剑朽谱,纵是再显世间之妙意,也要封于一圄。唐筠话落,又丢出本容纳百家之流——即所谓抄来又重整编好——的剑谱,冠上自己的名,令下由此,“筠流剑法”即为归燕门众人看家本领。前人那条令寻常人倍窘之途,则列为禁练之属。

毕竟“筠流剑法”到底浅显易习,虽也汇聚百家,稍稍有点小灵韵,但再如何也抵不过昔日这本极难入手的古谱,明眼人不必练,一瞧便知佳劣。这真真不是入手难易之别,而是一招一式的意海已截然不同。

为了防被评“糟蹋”,放着佳的不要拣劣的,唐筠颇有歪理的封了归燕剑剑谱。

自然也绝非人人皆应下此令,季迟山的师父李与书便是一位。他明里一言未道,内里却早已将归燕剑法记得滚瓜烂熟。提笔默下,静待收徒之日。

少年虽眉眼闲雅清隽,眼底却悉数是股劲儿,着袭归燕门服,袍尾衣袖绣着三道潮起浪扶摇,手中提着把烂木剑,上面书着尚且稚拙却藏银勾的“风水轮流转”五大字。季迟山一言未语,只是严严肃肃立着,就像背面山河。

“——你想习归燕剑法吗?”李与书问道。

“想!”季迟山这才开口答了句。小少年笑得很是好看,笑意携着点春,简直可拂绿山下溪水涧短短的兰芽。

此即是始。

“归燕剑法的首招,唤作光月影霞。”

“此招剑意如雨,寂寂无声。不必穿林打叶,只是敲敲檐牙,好若绕着点流光容易把人抛的凉意。它只是无事此静坐,雨生雨息,淡淡焉静静焉,似要哄人入梦,如山河不喜亦不恼,却又力无穷意无边,亘古而长生,隽秀而裹着锋芒。”李与书絮絮叨叨为季迟山解说着。

这招作为首招,实在过于苛刻。“光月影霞”一招之妙,妙于剑意如山河,虽不露喜色,却更是意蕴千万,以其不自生而长生。要得是人之意凝成剑,而绝非剑刃化作情绪。霞之影,月之光,剑之意,动生静,静生动,皆为我为物,具一体也。

可这对磨了多年的李与书还算好说,但对于季迟山般年龄正风华之少年们,便显得过于茫茫浩大起来。虽是静心悟剑之本,却太过豁达与淡然。

“既是如此,为何不唤其为秋雨呢?而且,霞影月光,难道不如光月影霞更为顺畅吗?”季迟山仔仔细细体悟半晌,思维略略有些含糊,敛了敛眉后抬眼问道。

“剑是活的,固然可逆。由始到末,由末到始,如山川湖泊顺势而就,无论顺逆之流,往复皆为此道。”李与书抬眼投向山间云霞,也不顾少年是否听得懂,只淡淡道。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3楼 2019-10-03 13:46
钓杯春 :

不知有无人知…壹的前一半其实是有发在“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里面的dvd

举报 2019-10-03 13:53 回复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是1年前写的了,当时真的有很用心的构思,但还是有很多细节没有考虑好,设定也有①点大,就没能好好写下去…tt)

《出鞘辽》

零壹

“……再来叠花生。”少年郎玉白面皮上挑了个笑,一对眉扬目若朗星,着绮罗袍腰系符咒,单腿屈起跷着二郎腿,脚边倚着个雕棠剑鞘和把葫芦顶檐角散雪伞。

“好嘞。”店小二应声记下,秉持着多年间行于江湖的奇人皆不可掌闲事来嘴碎的原则,也不多问他独身一人能否吃完这满桌肴馔,便退至一方。 

“再言这云眉门,也不知何故,偌大的门派一夕之间人去楼空,在下推断……”池玉渊闻声抬眸,只见邻桌一携剑少年如穿林劲风,囫囵食下几勺冰糖葛仙米后大咧咧道,言语似非要钻人耳般掷地有声。

“推断如何?”池玉渊前半身微倾,探在了那人身畔,腰间所系符咒也若风裹檐下铃般摇了摇,乜斜着眼似听他絮烦的言语而厌烦,却又在剥开个花生后一敛怏怏,满含好奇之意的问道。

“你是……?”那少年也缓缓提起了警铃。

“阿……我是池玉渊。”池玉渊悠哉伸手指向脚边的雕棠剑鞘与伞,闻来语调浅淡,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泛着雪色濯净色的双眼却又忍不住噙着笑意瞅了瞅邻桌众人的神色。

“——祖宗?”毕衡一神色一变,险些打翻了碟,池玉渊缓缓伸手扶住了他,轻笑一声认下了自己这个不知从何处多得的“后辈”。

云眉门近几年颇盛。三年前江湖一场“振衣沧海会”,唤来又一辈逐云少年郎,也使得池玉渊声名鹊起。池玉渊当年手持一剑鞘,雕有棠,腰间携伞,俨然是另番武器,却也未撑,仅凭柄无锋之鞘,盈人了满目刀光剑影。

过招拎的是十拿十稳,花招也是实招,惊得众人梦中方醒——云眉门名不虚传,其门主之义子,更不容小觑。江湖长一辈皆叹自家门派无此命数,慨这云眉门定是将近百年不衰,却不料天有不测风云。

如今云眉门如风吹雪碎,一夕间人去楼空,偌大的门派竟风拂絮般落得如此,荡起了江湖不小的涟漪。

“我家玉玉哪是能如此好见着的呀,你虽生了个好面皮,却也莫说瞎话,如此才是上上道。”吴漾漾抚了抚一柄银剑,剑鞘雕着三两枝水柔桃花,她眉目间悉数是秀气。池玉渊依稀似有旧识来,却又不知。

“欸,吴漾漾你们不听江湖八卦,毕衡一你总该略知一二,雕棠剑鞘,葫芦顶伞,腰间系符,有八成是。当然啦,其余二成,有假货特意佯装这一点也不排除。”宋停松眉间眼角藏风华,笑得好看,右耳薄垂缀一弯半玉,腰携长剑却带有霜色剑袍,隐隐破开悉数暗雪,令人拎不准软与否。

“宋宋所言极对,但也只是八成罢了。不如,你们二位少侠过几招?”旁边一人身着绣鹤道袍,佩了枝宽叶桂花,瞧来廿九上下却持一桂枝扶筇,除却道袍更若一朝堂文官几分,言语间端的调子却又如寻常江湖骗子。

“这就恕我婉拒了,毁了这里诸位把酒言欢的兴致,我难不成还要陪着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太赔本了呀。”池玉渊面色显不悦,片刻又拎来对木箸敲了敲一叠盛有桂花糕的盘,“喏,这位桂花先生,请你吃糕糕呀,这家桂花糕卖相不错。”

“啊?多谢了。”陆无桂平生一大嗜好即是桂。有江湖中人认桂花不算大雅,象征富贵而大气尚又不足,陆无桂逢此类人就骂。他素日里处处都可捎点桂,就连中秋清供时节也学文人插上几枝破蕊的桂花。

“多谢,但不必啦。行走在外之人,总要多点防人之心,还请玉渊少侠见谅。”宋停松仍是挂着点笑意,但笑意却不甚抵眼,淡淡焉一点挂着,扬起窄袖拦下陆无桂要去取的手。

“——背后议论别人的人,就不要这么客客气气啦,大家都是江湖人,放肆点。”池玉渊缓缓挪回桂花糕,搁下木箸后顺手抓了把糖椒兰花豆。他儿时一直吵池清松说兰花豆咬多了牙疼,如今望着面前人笑吟吟的劲儿,倒觉些许解气。

“对不住对不住,祖宗你别生气。”毕衡一察觉气氛不对,连开口试图止住两位祖宗,絮絮叨叨解释道,“我们也是崇拜云眉门的厉害,不禁感到同悲,而咱云眉门又如此厉害,岂是弹指间就能烟消云散的?就只好斗胆猜一猜,是不是朝廷搞的鬼。话说回来,我和漾漾师妹都钦佩祖宗你好多年,今日一见,我好想哭啊。”

“宝贝,”宋停松似是正欲出鞘般隐隐溜出点锋芒的剑,又强行被毕衡一给重新塞了回去,只得要笑不笑的摁住他,“咱别灭师兄之气焰,涨对手之威风,行吗?要知道,犹豫,就会败北。挑事儿也要干脆一点。”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4楼 2019-12-27 23:50
钓杯春 :

——以及,这位就是《长京雪》里的桂花道士啦!

举报 2019-12-28 13:17 回复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这篇文我其实已经发过好多好多次了…但我真的很喜欢这篇的调调,写起来很舒服,没有去雕琢,就顺其自然的。)

《长京雪》

零一

我姓长唤京雪。前不满廿年间无门也无派,师父何江海乃昔日饮松门掌门。杪春那日别了朵葳葳蕤蕤的海棠花,招摇过街,瞧见我笑了一笑,眉间比清风双眼含空云,打实的好看。我便死皮赖脸的跟著他,他身姿秀颀笔直,却奈何不得一七岁小娃娃,心软下来若一姑娘家,令我随他孤身打马走天涯的云游。

而后我才得知,这人也曾是江湖上日常挑事令人气得肝胆欲碎的何江海。何江海年岁并不是很大,却仿若二愣子似得负了把剑离了门派。他剑使得很好,花招实招并存,不然也不会仅廿二就领了饮松门掌门一职。但他没好好做足一年,便留了一纸铺满花香的信笺,啰啰嗦嗦的走了——正经话倒一句也没提。

我这个人生来混在一庭繁华懿州城的泥泞中,没爹没娘的全凭借隔席乞丐小陆善心帮衬,他常常唤我阿雪,不然就唤我小没面皮。因为我儿时常凭软软糯糯的嗓子和无甚大用的面皮混吃混喝胡搅蛮缠,就好比赶上何江海这位大来头。

但是小陆待我也着实很好,每每云游经过懿州城我皆会拉师父去瞧一瞧他。他现如今待在一家江湖酒楼中跑堂,日子拮据却也过得去——因为酒楼楼主曾被何江海不分青红皂白地揍了一顿。他没持剑,否则定是要戳死出人命的。

陆迟是隔壁一掐指算卦的老半仙给小陆起的名,道是小陆面相是成大事之人,不过好命数会来的迟些。便选了不知从何处取来的两个字。但我至今也不甚能琢磨出其间有何大乾坤,小陆如今做跑堂倒是真。

我这个人桃花不大行,少年郎与姑娘家都恍若过眼云烟,义略有,而情微熹若无。

我也朝姑娘过几句,终都以揶俞而过。前几日我蓦地觉得师父何江海虽是嘴欠,待我却着实令人感极,随心所欲的冲没谱师父道了句喜欢。一个三十有一的人将茶壶碎了一地,连指尖也哆哆嗦嗦,缓缓道出了九年前他抛弃掌门一职的真相——他喜欢个甚么桂花少年郎,那人离去做了个云游桂花道士,何江海便也摔下担子丢位于长老,在这偌大江湖追寻了近十年,却也就仅躲于一方窥片衣袂,弄得我也跟他灰头土脸,却又得以扬眉吐气一番。

我丝毫不似一个应喝醋罈子的人,捧烹好的新茶灌了口,嚼了嚼一片茶叶子,头头是道的为他指点迷津——毕竟除却我人生中为数不多的熟交陆迟、何江海二人,我也曾向几位普通相识道句喜欢,心得不少。此后再有人指摘我瞎表白心意之举措,何江海悉数不管不顾。

而如今,他正听取了我的意见领着我第不知多少次前去寻桂花道士。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5楼 2019-12-27 23:53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长京雪》

零贰

马车上的铃铛摇摇晃晃唱起了悠哉的小曲儿,马蹄踏尘掠过了两三枝在春寒风中偷偷开了两三朵桃花的枝头,师父探出头去望景,指初春中哆嗦的杨柳就喊:“再晚些日子为师给你做柳笛吹一曲,我技艺好得不行。”

师父他吹笛吹得好,这点事实上他定不会觉虚怀若谷。但何江海分明是个他乡客却也能别一朵葳蕤海棠花的人,却偏生喜欢吹点茫茫沧海之曲,惹得纵是我听了也觉得懿州城要下雪了。我展了个没甚用的笑,道:“师父海海技艺精湛,我要放玉珠了,请您老小心呀。”

何江海闻言摇了摇头,帘也未放由不知何时下起的细绵春雨被风卷入,领口钻了点点雪凉才觉察,忙放下帘子,叹气道:“不争气呀不争气,明明提把剑瞧来也是一风流少年郎,偏偏在剑上天性差的可以,暗器倒是自学成才,我何氏剑法真真是悉数栽在阿雪你手中了。

我兴许是从小跟何江海云游太多,少读《诗经》、《楚辞》之属。但要直言而论,我倒对诗书怀着没有来的喜爱,未尝不顺手拈来几本书卷读。无奈卷数不多,瞧我也瞧不来兰竹草木才气盈袖,至多袖中有一何江海昔日拾桂枝以为之香袋。我也不知他送一少年郎香袋是为何,小陆初知此事还曾笑话我,但我也不肯拂了师父心意,况且此与他那桂花道人也有关。

“好歹医药我也算略有擅长呀——”提起学医术一事,我倒是于此段日子念得书卷最最多了。

初识得何江海几年间,他虽看似也纵横江湖,实则尚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年郎,提了把剑拾了细软即想孤身打马走天涯,却独独忘却了饮松门是不愁吃穿,可做个独侠客,银两显得尤为不可少。

恰逢往日专攻医术的雪香山打算纳入武义,何江海毕竟是跻身名家之列的少年,提起剑来流光转凛寒显,化名陆风居入了雪香山授一自创剑法,唤作云息剑法。而雪香山每届派中子弟皆需分为十部纳入,雪香山掌门兴许瞧何江海薄面,亦或是瞧我天资勉强算得过去,便也应我入了何江海所教之第十部。

我便于雪香山此处习了剑术。明面我所习与他人无异,悉数是云息剑法,实则我习的是何江海私下所授的何氏剑法,奈何在剑一方面我天分不佳而勤又尚缺,只得凭着点经验撑着,在第十部勉勉强强混了个中上。可喜之事是我于医一方天分很足,以医术与剑术摊平,才足以于第十部拔尖——虽是个时时都会跑路的拔尖。

比起这两方面,我更喜欢使何江海帮我顺手于雪香山藏书阁携几本书卷瞧瞧。其一有本名为《暗月烟燕谱》的,我所学暗器之源便于此。莫看此书名似是副柔春图,专讲吴侬软语的姑娘与一白书生亦或是多情侠客之事的话本,读毕后我斗胆猜书名中暗月、烟皆指暗器虚无缥缈,藏于暗处杀人无形,而“燕”兴许是因“二月燕尾似剪刀”,何其锋芒,“谱”自是后缀,不必多提。

雪香山山脚不远处,有一寺庙,由雪香山上细细听有杳杳梵声来。那寺庙大得很,供了各路我唤不出名的神仙,规矩也繁繁琐琐一大串。独有一小沙弥桥云和一老和尚——大抵是为数不多我谈得来的年长之人——唤静松法师,我与他俩关系甚好。

静松法师屋中我去过不少次,在一葳蕤荷花池不远处。屋内几案拾得干净摆得利落。静松法师虽唤作松,却尤喜荷,屋内挂了幅荷花图,泥金底,画功上等,题字如行云流水,是静松法师题的。据他所言,画是小沙弥桥云所绘,这倒令我羡艳。静松法师本人温雅,却非给人以脱尘欲仙之感,令我觉得他倒不大像是个老和尚了。但他资历着实很深,唯一一个徒弟即为桥云。

我喜欢在静松法师屋中看书卷。静松法师用三朵荷花烹茶,濯器、炽炭、注水、淋壶、筛茶依次来过。专给我和小沙弥桥云烹了花草茶,深秋香色茶水沏在了一随意绘有几枝秋兰的紫砂壶里,好看。除此外静松法师少于屋中。桥云则有时敲着木鱼,有时瞧我看书,但不会掷地有声地诵经。有时我看书倦了,桥云会鼓琴,一曲,闻来是豆绿色。

我就枕着藤枕睡去了。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6楼 2019-12-27 23:53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零贰和零叁其实是我很喜欢的两部分…因为当时写的时候就很开心啊。我写东西是要求开心的。也许还能看出点除开心外的别的什么——?)

《长京雪》

零叁

我眼目不好,荷花茶又偏寒,故而后静松法师改撷枸杞和菊花来烹花草茶。几片干花配着小半木勺枸杞子,烹好后置于小紫砂茶杯中,道是可以明目。若赶上时日静松法师会唤小沙弥云桥买几串葡萄,大抵也可明目。虽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只写道了:“葡萄,《汉书》作蒲桃,可造酒,人饮之,则然而醉,故有是名。”

话虽如此,我处于雪香山上时日自是远远多于在静松法师屋中。雪香山,很好听。一冬朝有雪,青竹变琼枝,濯雪涌月色,我于山脚庙院中眺去,山尖残雪映云光,隐隐香跃然可闻见。恰逢那段时日我心情不佳,但瞧见此景,雪未停,点点凉如萤钻,我心却若雨霁流光转,十里明艳。

再有段时日我剑法造诣着实过差,凭医药再如何上佳也无甚用来抵剑法,何江海师父气极反笑,收了我几案上摆的书卷丢至窗外,却是连下山见静松法师和云桥一面都不允,日日令我鸡鸣而起执剑练习。我总算是勤了数月,剑法这才跟了上来。第十部余下不少人羡艳我剑法医术悉数拔尖,我却是要谢过何江海,投机取巧毕竟非是良久路。

不过何江海收去了我下山游玩之权,我自是少不了埋怨。何江海下令第一日,我一习毕剑后便倚几案支颔,软而无力地趴在那儿摆出幼时胡搅蛮缠的招数,不满道:“呜风月杀海海,海海已非昔日的温润少年郎了,如今分明是个古板老夫子……啊,海海老师父,我想吃藕粉桂花糖糕蜜酿蝤蛑胭脂鹅脯醉鸡丁香馄饨荷花酥无油糖醋藕圆桂花赤豆小元宵……不然,不然你就要娶我——”

“长京雪你话真多。我请阿雪吃青团,别闹了啊。桂桂他才是我心上人,阿雪你就不要掺和师父之事了,没大没小。前几日雪香山年度过招你剑法如何自己心里没数?亏我还授过你何家秘籍,丢人呀丢人。”何江海叹气道。

“阿雪不要吃青团,海海不体谅人。好歹我的剑法也摸鱼混了个中上——”

然后我就被何江海丢至山脚寺院内了,兴许是何江海嫌留个徒弟吵得慌。倒也算是了了我一个心愿,真是可喜可贺。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7楼 2019-12-27 23:55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以下的唠嗑其实都是当初写这章的时候想说的话啦。这段一直屯着,应该是没有发过的。堆一堆。

一直没有提及长京雪在第十部的同龄,现在写一下好啦。有很多很多设定没补全,还请谅解一下w你们可以叫他叙叙…!(不)我自己盯着看久了都恍若不认叙叙的名字了,是我的锅嘤。

我真的,永远喜欢长京雪!虽然设定上雪雪和叙叙日常互怼彼此不顺眼,但他们其实是真真实实的好朋友,欢喜冤家——我觉得很好!(超大声)我觉得我写着写着他们就的友谊和文风就愈发犹如脱缰的野马飞奔而去TT简直让我想写成爱情(?不是不可以))


零肆

  马车马不停蹄的赶,我摘了串海棠挂在车檐角,缀了半池春雨,望来颇生番味。何江海道是前去打探,便留众小辈于这甚“说禅客栈”间,明眼人一瞧便知这人要去寻桂花道士,我闲下来便点了碟胭脂鹅脯伴着杯花茶一人慢尝。

  “味道可还不错?”一少年哐当将剑摆在八仙桌侧,左手把玩着半个令人起馋的含露石榴,右手又抓了把竹尾兰箸直直朝我碟中袭来,尾调微扬,搅了人兴趣,面上却偏又全然是轻描淡写。

  “叙叙去哪买来的石榴?既然吃了人家的鹅脯,就要给点甜头啦。”我朝杭余又笑嘻嘻道。这人天天道些白废话,实在不如说点吃的实在。却未料杭余又今日倒是好心,我接过那半个石榴,随手剥下几颗送进嘴里。

  “……好酸,叙叙找玉珠吃?”这石榴真真是酸掉了牙,我便不该信杭余又这家伙会安好心。——如此心大的接过对头送来之食,还请诸位切勿要若此般大意。后悔已晚,我只得忙咕咚灌下口花茶,叹上几句,“奸商啊奸商。”

  “唔,后院有个短墙,墙边一小株石榴树,我便挑了颗大的摘了,未料酸得要命,便来送于您老尝尝鲜啦,”杭余又略是顿了顿,箸下动作也微停,偏头瞧了我几眼,“不过——戒备心低至如此,少侠命不久矣啊。”

  “少侠你莫忘你吃的还是我的胭脂鹅脯……?古人云,既吃,人嘴软。”我剥下颗石柳珠权当玉珠,略是控了控力度便发入杭余又口中,“一颗石榴,祝叙叙酸到嘴软,一颗不够,就再来三颗。”

杭余又蹙着眉吐出石榴籽,然后缓缓抬眼盯着我,我没来由的觉得大事不妙,连鹅脯都简直要顾不上,撒腿就开溜,不料杭余又兴许是才强行抢了我的胭脂鹅脯去,劲头足得很,一把又把我拉回椅上。

  “宝贝别慌,今日我不想跟你打,我们就只是来唠个嗑叙叙旧。”杭余又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翘着二郎腿,捧着花茶尝了几口,面色淡淡,我却硬是从中窥出了点不怀好意。

  “哦,叙叙,旧。”我闻言也只得摆出点淡然的面子,但又摁不住想嘲几句,最后顾及杭余又的薄面皮,终是没开口,只道了句,“那杯花茶,我喝过了。”

  “闭嘴。”杭余又似是彻底恼了,简直隐隐探出点剑气,并冰如寒,好笑地望着我,然后又低头尝了口杯中花茶,“宝贝儿,我只是想叙个旧,别逼我跟你动手,你剑法没我好。而且……喝过就喝过,你主动提出来是讨打吗?”

  我难得听了杭余又的话,一字未道。

  “你还记得桂泉小蓬莱吗?”杭余又顿了顿,开口问道。

  “桂泉的是……香卤桃花鵽!这家制的特别好吃,我记得放了葱、姜、八角、桂皮煸香,味道很浓,应该还是用小火再焖至酥烂,口感又软又酥,还加了芝麻油和卤汁,简直是蓬莱仙境——当初路过桂泉的时候何江海让我帮他捎过几只。”我回想起桂泉的小蓬莱,不禁多道了几句,“难不成……你也爱?”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8楼 2019-12-27 23:57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整理了一下前一段时间(简直是年末)的(偏)古风无剧情小片段,没什么关联被我强行组合dbq,大概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被我描写的很水?但其实排列顺序还是有、、规律的,真的好短阿,不过虽然是乱七八糟凑起来的,总体上也还是有一定想表达的总的想法的。最后一段是陆与秋和谢世间的对话,我还是好喜欢他们两位!就是没完善好他们身上的设定,真的是迟迟不得动笔,算是个大遗憾了,有幸的话我希望可以好好写一写他们!!对了,新的一年,希望大家都要健健康康呀。)

《木榣川灼灼》

“人间存一角,聊放侧枝花。”


听听。细雨细雨微不语,绵绵润润如壹春。雨声响若敲枇杷叶或琵琶般传来,究竟是由秋换春还是由风雪客往惊蛰——你晓得,我晓得,都不是。是雨帘海,是潮生月。寂寂,静静,雨落雨落,喧喧又嚣嚣,剥开棣棠瓣来,听到。

宣纸上只画着一大碟樱桃,笔调曙红色笔尖蘸胭脂,零零落落掉下几颗,虽樱桃味很浓,却弥漫着如于天地间卷来的初升水气,腾腾云云,一角印着个词不达意的章,瞧来又闲散又乐哉,又说不清又道不明。

荷的梗叶浸着郎朗润润的水色,藕显出点儿鸦羽深墨的青。就那么一枝荷还在了。落瓣子敲敲池水,映着雅气的兰色,若月白霞。荷叶染上蟹青、豆绿,川一流,就簇拥着,浮着。白鹭哗啦啦溅起涟涟浪珠,只觉水如空,草木如清清河汉星。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雕花窗外湿漉漉是水气,偶有点滴雨滚落在芭蕉叶,雨打芭蕉落闲庭,绿得僧窗梦不成,芭蕉偏向竹间生。很少主动去听雨,却因听雨而后思。少年是提剑意气发,还是起舟顺水去?未尝一试,毕竟是人各有别,无人知。濛濛遮人眼,总觉寻不见远处的路了,山川引着河流,人世间却无人可引。也罢、也罢,且待我走一步算一步,倒也算未雨绸缪。

晴夜。山融化在水气里,霜降了满松尖,覆着,敷着,茸茸的,瞧来白而软,其实又凛又寒。鹊类的什么以喙轻触了下雪,又没甚知觉的摇了摇脑袋。沿道的燃萤亮点点,有无某朝古人莳花又濯茶于山涧,川水携着一木勺凉意。抬眼,河未冻,不知何方的行人催发着兰舟,浴着霁月,缓缓漂着,氽着,悠悠的。漫过河汉去了。

月色被吹动,像旧日如水的剑光,水是柔,也是凛。古树上的梅开了两三,清香踏过山川来,树下埋藏的酒坛子歪歪倚着松软的雪,露出小半个脑袋。少年却未拾起,只是小噙了口腰间葫芦酒,拢了拢银白间青玉色鹤氅,道:“燕子要回来啦。”然后提剑碎玉,划破夜来惊栖枝鸟,敛下月气,严严肃肃,击散了满庭梅芳。只余云气,弥融于鸦色天。

折来一枝春插瓶,白菜也入画。

柳叶碧碧,兰草疏疏,不知何处钻出来只鹊鸲,黑白之羽,滑过雨初霁后湿漉漉的空气,羽翅上顺带捎走了几滴溅起的白露,也没甚大景致,只余柳青色弥漫了满眼虚影。有一一旁梅雨寺的和尚少年在江岸垂钓,也不知何故的,发竟初及肩,袖口绣着几条堆堆叠叠如雾的松。

“钓鱼,算不算杀生呢?”不知从何而来的一着道袍的少年,目泛流光,明艳濯濯,展了个笑。

“非也,非也,小僧只是闲来钓云、钓月、钓柳、钓桃。”他视线未挪,声如春日雪,临窗入梦清。

“是钓春吧?”道袍少年不知从何处取来一折扇,顺手抖开来是水鸦青色竹,点点水墨金粉,细瞅来背面亦同,却又有处点了瓣银红色牡丹,似偶然落下一笔,小小一瓣,意却涌出扇面。

“啊呀,对了。是春。”

“只是春?”

“倒也不是,算是钓世间山水吧。”

“钓世间不错,亘古千秋,草木山川。只不过,必要钓吗?”

“也不必。一岁一枯又一荣,韵味褪去重又聚,叹什么尘积木朽呀,春色今年胜旧年。朝新踏往,谢世间就好。”

“是。万籁有声呀。”

“不错,无论与春与夏与秋冬——”

“谢世间。”

语毕,两个少年相视笑来。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9楼 2020-01-24 16:27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白乌鸦与黑莲花 v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955 和她聊天
8临江仙

好看!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10楼 2020-01-28 14:56
钓杯春 :

谢谢墨殇殇!!亲亲里⁽⁽ଘ( ˊᵕˋ )ଓ⁾⁾*

举报 2020-01-28 15:57 回复

                    赋予自己一个爱自己的理由。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堆堆,是之前练笔的古风蒸汽朋克文段…之前拎出来续写了一点,差不多想了个剧情但是和古风蒸汽朋克真的是毫 无 关 系2333话说回来的话我还是没能控制性格多样化,水水的话应该算是性格比较独特的一个?但我还没写到他出场orz)

《山止川行》

祐乐七年。

数年前间不知由何人采出点地下之物,能燃亦能代人马推物以动,因其色鸦羽,呈水状,被唤作“鸦水”。初起是些江湖奇门之士在倒腾,后因鸦水所涉之处渐增,宫中自也派些大臣专究,遂又顺藤摸瓜出一串,朝廷之上也不再只止于文臣与武将二者,理学则渐次开来,其妙处也盈人耳目。

轨上缓缓溜过一列长车,车檐雕有宫中楷体花印,车上盛的是归客与离人,有人袖藏灞桥柳,亦有人心盛几间灯火,车始处的顶檐上竹色圆柱间有霜色云气升腾,散成远间山水。

这长车唤作“燕归春号”,供能之物是继鸦水外另一物什,也是鸦色,不过倒非如水状,而是固状,人们就唤其“懿鸦羽”。只因这东西虽上佳,却也不多,且理学师们愈研究愈发现其佳妙处,价便被抬得漫天飞花,贵族人家也专雇人去采,朝廷便下令禁止私人商卖,全全自个控权起来。总之,“懿”自是指其佳,而“鸦羽”更不消多提。

燕归春号的车庭内恰有一人是将军府家二少爷,唤作陈滇山,刚胜仗而归。少年意气锋芒初展,也不嫌贵贱之分,优哉游哉呆在普庭内,武器携于腰间,极为张扬的,在吃一雪白连枝藕,桌上还歪歪倚着几个碧绿菱角被剥下的壳。

“小将军莫不是才于南方泡了几月而归?口味都改了。”陆苏客不知从哪个旮旯里钻出,伸手取出个青瓷盘中躺着的黄柑,拍了拍肩调笑道。

“呆头鹅,正是从边塞而归,才要换个南方口味。清清润润,挺好吃的,你也尝下?”陈滇山的手在腰间虚晃而过了一下,意识到来人才赠了个白眼,话出口才见那人已不畏权势、毫无客气地不请自尝。

“不错,不错。”陆苏客三下五除二剥好个黄柑,咬几口又搁在桌角,面上拾掇出个虚假的恭维,显是心不在食,抬眼又问,“人烟没了个几月,抓也抓不住,作为好友的我真真是提心吊胆担惊受怕,如今陪好友逛个街,何如?”

“嗐,别浪费。”陈滇山眉眼敛着点嫌意,将破了相的大半个黄柑又扔回到陆苏客手中,举止间是浑然天成的在吗出来挨打,“行。待会见机行事,我家人得知我乘这趟车回来的可能性应该不及十一,下车后跑就是,恳切希望您能跟上。”

“欸行行行,不是,我怎么听都觉得你语调飘了,是不是咱二大爷胜仗归来,瞧不起本少爷呀?”陆苏客认命似囫囵咽了黄柑,他也知陈滇山本事不只止于会使个什么枪藏掩于枯草间,但这小将军总嘲他他又不想认怂,只好打个嘴仗。

“嘘,要到站了,准备好。”陈滇山没搭理他,燕归春呜呜几声报安响,万千归客异乡客皆哗啦啦如潮般涌,陈滇山就将剥下的壳皮简单收拾后扔了,规规矩矩顺人流流出方门,天公疏疏落落扬下点潮润润的雨,春至了吗,陈滇山想。

“?”陆苏客憋着口气儿没吞回去,只见那二少爷淡淡焉抖落塞上沙,甚至不知从何处捞出来把雅雅致致的油纸伞,赏了片刻雨,才抬眼分与自己半个眼神,他又来气了,“您不是下车就跑吗?这贵妃出街的劲儿从哪来的?”

陈滇山只冲他笑笑,过会儿才慢吞吞回答:“礼字当先吗。”弄得陆苏客听闻后好半晌没缓过来,只觉平地惊蛰响。……想想恰是与敌方兵刃将接之时,陈滇山悠悠道出问候,叹几句世间草木韵无穷,简直是某将军嫌自己命不久矣。

“懂了,倘若只有你,这国要完。”陆苏客摇摇头,摆出副噫吁嚱的模样。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12楼 2020-04-16 11:47
钓杯春 :

又翻了一下煮兆植葳蕤,觉得自己当时写文真的好认真…当然啦不是说现在自己不认真,(正经)当时写文很喜欢“精致”,但其实单独把故事拎出来看好像又什么都没有了,不知道怎么形容。然后,对话,感觉是很微妙的,性格像?是有的,除此外都很“书面”,欸应该就是,比较拗口,现在的对话应该是有随和一点的,不过当时的“精致”混杂了很多语病,(现在肯定也少不了),但我觉得整体比之前是要感觉更朴素(无形容词.jpg),说不来是不是进步。

举报 2020-04-20 16:44 回复
钓杯春 :

以及,我当时是真的水_(:з」∠)_

举报 2020-04-20 16:44 回复
钓杯春 :

不过拿三年前的对比我也不知道想比什么…x就当做初一和高一的对比好乐!但好像进步也不大,我可能是摸鱼王ww

举报 2020-04-20 16:54 回复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现代au也堆一下好啦…9l的捌讲的也是他们两个。)


《?》

十三点三十一分。

兴许是因春困的劲儿未洗干净,谢世间慢吞吞骑著自行车晃悠,为解倦意还时不时朝口中丢几颗梧桐籽,咬来是酥脆的,泛著香,但他仍觉得心挺累——前半晌才与同学约好下午去图书馆互助学习,下午便被扑腾扑腾放了鸽子,回家免不了要吃一顿嘲。

他家住在二号楼,二号三号楼之间有一个露天楼梯与连廊,橘红色的滑面砖砌成的吧,可以直通二楼,因为谢世间家在二楼,便挺喜欢这个设计。楼梯下左右两侧朝内凹,是两个小屋子,灰鸦色的,还有飞檐,层层叠叠,有时有春燕衔柳飞。

离楼梯较近的侧旁是棵老石榴树,观赏性的,枝桠交错纵横,似小圆滴状的叶,蟹青色,或者竹青色,总之非芽色,连带的整个都透著古的韵。

有时谢世间会多瞧上两眼,到底是与众不同的。今日心情不佳,又恰逢时令不错,纵然是观赏性石榴树也结了半大不大的果,他便跳下了车溜达到树底,有道“扑面临头,受用一绿”,谢世间觉得挺美的。

走近又察觉周侧摆了个藤椅,一个少年就枕著个藤枕,躺在那睡,一本义务教科书遮著脸——谢世间其实也没怎么看清,只模模糊糊描个色块分布,大抵是不错的。

“别想了,吃不成。”陆与秋倒也没睡,只是歇著,感受到动静,就掀开头上的书,眼皮撩了撩,瞥见一人站在石榴树下看,想也没想就利落开口劝道,口吻间还有点好笑,也许是在笑总有人想捞颗尝味道。

“谁还不知道啦?都十几岁的人了,稳重点。”谢世间没好气,但还是挺礼貌地笑著。

矮屋的门啪嗒几声开了,陆诵竹只探了个头,半个身子还藏在门后不知做些什么,看到谢世间似是还挺惊喜,连招呼两人进屋里来。陆与秋边回了句来啦很快边慢条斯理的起身,把“空谈”演绎的淋漓尽致。

谢世间顿了顿,不知自己该如何回应。听见陆与秋小声对他道,不会拐卖少年的,放心。便知这人是唤他去的,也没多推辞,跟著他进了屋。

也许是陆与秋不常带人来,陆诵竹笑得挺开心,案板上是个西瓜,咔嚓几刀,凉的,眼角都是凉气。谢世间没感受过,但就觉透著股冰井的味儿,又凉又清,意外还挺甜,瓤很酥绵,不是淡涩的那一类。

“谢谢。”瓜好吃。他很喜欢。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3楼 2020-07-16 15:04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Lv21 年少不知青衫薄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25 和她聊天
2钗头凤

带图顶一下萌萌哒(。・ω・。)ノ♡[

回复(2)收起回复
举报 | 来自安卓版手机圈圈 14楼 2020-07-22 19:17
钓杯春 :

谢谢。

举报 2020-07-27 17:27 回复
举报 2020-07-27 18:52 回复

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其实当时的我选的是人间不值得这首曲子,转眼就过了一年半多还有点身为老鸽王的恍惚x

写的时候有点点纠结要不要自己编一首曲子,毕竟觉得用现实中有的曲好像有点微妙…也不知道可不可以用。写到一半忽然想起马步谣,感觉这篇文文风应该更适合这首一点,就临时起意改成了马步谣。其实里面很多句歌词都很有趣,不过我也无法一一引用。总之、这两首曲子我真的都很喜欢…!虽然风格不同,但内里有一些东西还是有点奇妙的相通的w

尚未来得及修改,便姑且看看啦。)

零伍

杭余又半眯着眼瞧我,眼尾如燕尾剪刀般不善,唬的我忙就着他的手低头抿了一口茶,哼了两下道:“不喜便罢了,兴许是咱俩口味不对,如此动火气大可不必。”

他不知怎么反笑了,敲了敲我的脑袋道我真是个仙人,顺手把那客栈提供的杯子又递还了我,将木樨花浸的酒烫一壶来,取了他雅携的一对瓦松绿玉杯,倾壶沏盏,扯出来一絮一絮旧事。

当时与何江海游至桂泉,救下一位姑娘。那姑娘轻诉道是无以为报,我就乐得在旁笑这剧情俗的很,何江海却只收剑入鞘,笑道:“姑娘不必如此,倘是诚心想‘报恩’,便荐些此地的名吃罢。”

这恰是问对了。问得浪潮般海量翻涌的名吃后,何江海便欣欣然派我去替他跑一趟。

不妙的是桂泉人尚未吃腻这家限量的香卤桃花鵽,规矩繁琐堆叠,得先排上号,然后再排老长的队,方可取到。一旁虽摆了些玫瑰椅,却早已被占了个尽数,香展的厉害,我只得立在那小口啜着杯凉荔梅花六聊以解馋。

天仍早,我本就倦得紧,于是顺手捞了个占到玫瑰椅的少年,见他眉目清隽有劲,应是一江湖小侠客,就开口问道:“朋友,可否借位一坐?”

那少年便是杭余又。

偏生就是杭余又了。我当时也没顾到自己言语不够礼——其实本也不是要强抢人椅,只是打趣一番寻个人唠嗑罢了。他应是有点恼,约莫是觉得面前这少年喝多了,嗔了我一眼,我也只得作罢,安分于己。

杭余又也着实有些许无聊,忽的听见句“恰是一樽江湖,还一樽少年”。他近来很喜欢这首曲,听闻有人哼,抬眼,却是方才扰自己那位少年,音色清润,似在唱一勺江湖千秋,悠悠东到海,任少年恣意也风流。

杭余又本欲聊上几句,作个“侃呀么侃大山”,可忖了忖,到底是未言语,只是暗下留意了一番。

“诶,这么说来,你我倒该不是知己也算同好的了,如今吵吵嚷嚷的,可惜可惜。”我好容易捞回来这沉在犄角旮旯里的印象,摇摇头,摆出个叹惋的模样来。

“倒也不是,”杭余又顿了顿,瞧我好笑,也摆了个叹惋的表情,“你初来乍到第十部,我尚是有些惊喜的,不料你却老人家贵人多忘事,早忘却了自己乱寻座位一事,我当时以为你恼我答你无礼不愿认人,便自讨无趣了。”

“啊,这。”我难得有点不好意思,想了想又道,“也不算太晚,相识即是缘。这么一提我还未听过叙叙唱些什么,趁此时来一首嘛。”

“滚吧,勿扰。”杭余又执壶烫了我一把,故作冷冷焉坐到了对面去。我笑着唱了句“当年又和多少师妹师姐月下花前,我问如今为何流落在乡间,他叫我滚蛋”,他也笑,执着壶又坐了回来。我自知再开玩笑这人说不定又要恼,便也捧起瓦松绿玉杯尝几口木樨酒,褪几分春寒。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5楼 2020-08-03 23:31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在学校突然就很想很想写这篇文,所以就翻出来再看看,总觉得贰写的矫揉了些,虽然这篇文最初的设定确实并不算欢快,但是、但是当我落笔后,就真的很难不心疼他们。)

《归剑》

玉蕊般白雪摇摇晃晃覆了满山尖檐角,远山不闻见片孤燕鸣影,炉上烹煮的冬茶将沸,惹来一阵窸窣响。季迟山望着半掩镂花窗外的点点雪影,半晌浓重的寒风吹得他眉梢眼角皆泛了些红。

季迟山卧榻抱着把剑,身侧池宿鸣剥开江梅枝取了枯皮,以雪而洗细碾数下,咬牙吐出句言语咒道:“命短,都是季迟山你自己作出来的。”

“宿宿,人要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纵是三年塘枯荷败不见雨,好歹……还有把剑?”季迟山眺向水天,登时生了些许莳花负暄、望云抚松之趣,又开口,“我们去庭中过几招,可还行——”

“开口,我要灌你药了。”池宿鸣语调聚雪,却也含笑,“我如今与你过招练得堪比敲玉磬,都能掌握如何使其泠泠作响之要领了,加之你这病剑客身,我忠言逆耳劝你养好再战。

“哦。”季迟山终是合了窗,关那风雪客时节之寒于屋外,只余下冬鸟振翅划破云般风声,捧着碗浓烫药茶取代燎炉用以暖手,这才转而笑道,“笑死我了啦,你使剑能有我好?再说,人皆不能死于安乐之中,剑客更是要死在峥嵘之上。”

“完了,那你如今怕是不能算个真真正正的剑客了,因为你迟早要死在温柔乡里。”池宿鸣也坐在榻边,取了个蜜饯海棠丢入口中,“季季快喝,万万勿惧苦味,待会宿宿给你煮桂花栗子羹。”

“滚。”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17楼 2020-10-10 23:37
钓杯春 :

我设定忘了,痛苦。

举报 2020-10-11 15:03 回复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其实并没有起好文名。)

《云知燕》

青山落拓,风骨自在。

一水的光倾流摇荡,沏开湘云,座座泼玉绿,山也潋滟,苍翠小重山层层叠叠,有道是“千山渡一州”,山千州便栖于此炉山群间,众人难睹一回。

沈香茶色圆玉阶铺路,若池间碧荷卷展开来,每早僮仆持竹条扫帚拂尘而过后,总有二三星点人拣一块玉阶,捧着秋霞茶亦或是舀点腊梅酪歇息在其上吃———悉数是山千州早练时顺带提供的一水小点,玉阶白露生灵韵,夏凉冬润,令人馋来一坐。

山千州正门不在炉山山底,顺着山脚的圆玉阶绕老半天,才瞧见座很阔的燕颔蓝柱漆门,细笔描出鱼尾灰的沧浪暗纹,浓镌着幅草书的银字门楹,道的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落的又是“徘徊俯仰,容与风流,刚则铁画,媚若银钩”之骨。

山千州子弟掐指算来,不算多不算少,杂色的衣裳到处飞,也因山千州并无统一服饰,只需配一串菊珠,菊珠串串皆不同,各化其意。加之其众居山中,携着那么点仙与淡世味儿,任谁路人都觉山千州定是坐观乱世不慌不忙的。

云知燕提着笔未落字,只在雪浪笺一角空白处先勾画几下,竹枝补之,用墨浓,却寸寸骨节分明而不腴。

再瞧本人,浅调瓦松绿衣,右侧宽袖半挽,玉腕间是一竹绿素净玉镯,月白裳,绣着豆沙绿的春燕与工笔简勒边的几大团卷蕊栀子,因稍弯腰而致漂亮的琵琶骨隐约描出,垂眸眉眼是香雪羽的白鹤,唇因敛神而微抿,又拥漾不及的池眸,眼尾覆着瓣栀子,隽秀到令人难把画与人对上。

展信佳。烹壶煎茶待亲归。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8楼 2020-10-10 23:38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Lv25 钓杯春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579 和她聊天
6忆秦娥

(是写贰的时候续写的壹,当时写的比较梗概就又添了添细节,他们真可爱呀TT)

《归剑》

壹(续)

  “滚。”季迟山眼睁睁瞧着池宿鸣把自己聊以压苦味的蜜饯海棠咽下,然后摆出了副假柔情之状,又念及此人还不允自己练剑,毫不客气道。

  一番折腾毕,季迟山也知自己破身子的德行,只微蹙着点眉乖乖地吃好药,躺在榻上合眼小憩。池宿鸣折腾着收拾好东西,窸窸窣窣半天才煮好了桂花栗子羹,盛于一绘着几枝劲瘦鸦竹的瓷碗里端了过去。

   羹略烫口,季迟山就用勺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池宿鸣将头探过来在肩上,携来比燎炉柔上几分的温度,点点目光顺着季迟山的动作,猝不及防在耳边道:“我们要不然去归燕门瞧瞧吧,再不济也要找李与书弄点药方试一试。”

  “啊……”季迟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两指松松拿着个树莓顿在半空,然后又塞到口中,“很难讲,那段时间我也不懂事,稀里糊涂的。”

  蓦地,季迟山好像意识到什么似的,笑了起来。池宿鸣也不语,瞪着季迟山。他苦苦伏了那么久就为等“美人玉手投温香”,却不料“美人”不解风情,温柔全部自己投给了自己。

  季迟山忙又去盘中取了个树莓,摆出副正儿八经的样子喂给池宿鸣,半晌仍是忍不住笑意,就飞也似蜷回暖衾中,遮掩住小半张脸,佯装出个病恹恹的模样。

  “宿宿,我好倦,实在侍奉不动您了。”季迟山没个正行,语调浅得很,一边半阖着眼,一边偷瞧池宿鸣。

  “真正的君子,就要在该正经的时候正经,在不该正经的时候风流。”池宿鸣边道边点点头,顺手挑拣了颗小个的给自己扔了颗树莓。

  “……那现在?”季迟山听闻池宿鸣的一番扯淡,略是迟疑。

  “不知道。依次来过吧,先谈谈你的病,谈拢了再风流。”

  “?”谢邀,季迟山他哪个也不想来。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9楼 2020-10-11 15:19

一笔能书天下事,文却非从笔下来。

<<返回古风圈 回应/阅读:30/1099
+1 26
本地保存成功!
发表回复 制作签名档
登录圈圈
没有多多号?立即注册!
更多>> 游戏道具
查看更多>>
古风圈大明星
年少不知青衫薄
年少不知青衫薄

山有木兮卿有意 昨夜星辰恰似你

粉丝:25

蓁蓁其叶
蓁蓁其叶

小尼姑她走上独木桥--哎呀,掉了

粉丝:51

背道而驰❉
背道而驰❉

最近越来越懒得冒泡了

粉丝:1255

救赎°
救赎°

别一口一个我删你贴你要是不明白除非你是违规内容自己查询客服 020-83995251 不谢。

粉丝:4389

趋炎附势
趋炎附势

然而我又找不到改签名档的地方了

粉丝:763

琢玉.
琢玉.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粉丝:2424

久不离
久不离

-跪下叫粑粑!

粉丝:538

时隐
时隐

我有故人抱剑去。

粉丝: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