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田圈圈 > 小说圈长篇小说 > 话题页
<<返回小说圈 回应/阅读:15/139

【沈涟】「古言」宠你一世还不够(重生)

Lv2 沈涟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0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第一次写文,欢迎提出建议。


文案:【1v1,苏苏苏,宠宠宠,甜甜甜】  且看任性娇气但不柔弱的大小姐如何撩上腹黑傲娇却句句撩人的小纨绔  ~  上一世的镇远将军府大小姐宁徐岚被渣男PUA,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心灰意冷之时却没想到上天又给了她一丝曙光:  “臣愿以国公爵位、十五万兵权换罪女宁氏一命!”  “此后,臣愿带宁氏远走高飞,此生不踏入京城一步。”  “圆圆,我来带你走了。”  却不料,渣男还不放过她,逼得她和她的潇郎跳下山崖,醒来时竟发现自己竟回到了自己十一岁那年!  老天有眼,这一世她定要和潇郎携手看遍世间美景、白头到老。  (不是苦大仇深剧情,大家放心~)



+1 4

TA们刚刚顶过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楼 2020-07-08 17:30
Lv2 沈涟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0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0前世

     那是个春天。

     艳阳高照,万物复苏,桃花笑得正欢。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换上了轻便薄料的春衣,笑得比这三月桃花还要艳丽。

     宁徐岚也不例外,她今儿个起了个大早,仔仔细细地挽了个飞云簪,描眉画眼点绛唇,再换上他喜欢的一套春装和红珊瑚头面。

今日,该是他来接自己的日子。

每每想及此,她的嘴角就情不自禁地翘了起来。他总是说她笑着的样子很好看,今日她瞥见镜中自己笑靥如花的模样,才觉果不其然。她知道自己长得很美,美得惊心动魄。不是自恋,而是自她小时候起身边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夸她美,尤其是及笄以后。若说及笄之前她美得像是一朵清晨沾着些许露水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及笄之后她就是盛阳之下开得红红火火轰轰烈烈的重瓣牡丹花。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她的心也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她最后再看了眼缀着五彩斑斓宝石的铜镜,满意地笑了笑,才端着温柔大方的姿态不疾不徐地走了出去,跪下,欣喜地等待着袁海宣读旨意。

“奉天承运,皇帝昭日,故宁国公之女宁徐岚通敌背叛中华,罪不可恕。朕念先宁国公守边功,免参夷之诛,暂收宁徐岚于天牢,待封后大典后发落,钦此。”

听罢,她先是很茫然不知所措再是感到五雷轰顶,她的巴掌小脸一瞬间又是红又是青又是白,从心脏涌出的惊诧、悔恨、疑惑、心痛使得她忽得失力瘫坐在地。

这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她不断地告诉自己。她爬向前,想去扯圣旨,她想要亲眼看看这圣旨。他说过待他登基之时就是她母仪天下之时的,他不会骗人的,他怎么可以骗人呢,他怎么可以骗她呢!她不得不想起他这些天的奇异行径,他临走时她以为自己看错了的厌恶眼神,他被她撞见和苏国公密谋谈话后一闪而过的杀意,还有他房里的那些信件...如此种种...

她不是没有预感的,她其实早在几年前就隐隐约约地知道,知道他是想利用她。只不过她不愿意去多想细想,她以为时间久了他自然会明白自己的心意的,她以为十年真情、隐忍负重,是能换来他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所以甘心被利用,被他骗。

可这些不过只是她以为,是个笑话!

天大的笑话!

“我不服!我不服!梁轶,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如果不是我,不是宁家.....唔......唔。”还未说完,就被人用一块脏抹布肚子堵住了嘴巴。

前来传旨的大太监袁海斜睨着面前这个恍若疯妇的女子,冷哼一声道:“大胆罪妇,竟敢直呼皇上名讳,还不快给给咱家拖下去!”身为宁国公的女儿竟蠢笨到这个地步,简直是活该!

“是!”一阵整齐的应答声。

 

宁徐岚记不得自己是怎么被拖下去的,也记不得自己被关在大牢几天了。

她蓬头垢面,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许久也不曾转动一下,因为太久没进食喝水,嘴唇干裂泛白,衣服也早已破烂不堪,甚至辨不出从前的颜色,仿佛一具骷髅一般不成人样,更别说哪里还有一丝从前的美人模样。

“头儿,那女人真是京城第一美女啊?”一个小狱卒递了根烟枪给他面前的上司,还附带把烟丝给点着了。

被称作头儿的刀疤脸满意地抽了一口烟,呼了口气道:“可不是吗,前两年见的时候确实是那叫一个美啊,不过只要进了这天牢,再美的人也美不下去咯。”

“咳,皇上真舍得把第一美人就这样丢在大牢里啊?”

闻言,刀疤脸面目一肃,举起烟枪就是给那小狱卒来了一记爆栗子,“圣上的事是你能说的吗,你脑袋不想要了我还想要呢!”

说罢,又有一个小狱卒跑来,身后跟的是一蓝衣太监。刀疤脸认出来那是皇帝御前的大太监,当即把烟枪还到了身后的小狱卒手里,点头哈腰道:“不知袁公公来所谓何事啊。”

“咱家来自是有咱家的事。”袁公公理了理自己的衣裳。

“诶是是,怪小的多嘴。”刀疤脸的腰弯的更低了。

“不过嘛,这次这件事还劳烦一下狱卒总管您了。”袁公公使了个眼色,望了望几个小狱卒。

刀疤脸当即会意,吩咐他们退下。

“这事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就看总管你怎么做了。”袁公公微微一笑,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瓷瓶,交到刀疤脸的手里,朝宁徐岚的牢房方向努了努嘴,又道,“事成之后必有重赏。”

刀疤脸连忙把小瓷瓶收到袖中,连连说道,“明白明白。”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2楼 2020-07-08 17:43
Lv2 沈涟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0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皇宫内。

梁轶正坐在御书房的椅子上批阅奏折,见袁海回来了,没忍住站起来问道:“可是办好了?”

“皇上放心,这事儿绝对办的漂亮,定不会叫旁人看出来。”

“好。”梁轶抚掌道,“事成之后,必有重赏。”

“老奴不敢,这是老奴该做的。”

梁轶坐回椅子上,看见堆成山的奏折心情也轻快了许多。那个女人知道他这么多事,她一日不死,他就一日不能完完全全地放下心来。要是真等到封后大典之后,谁知道会出什么变故。

“皇上,镇南大将军求见。”进来的传话是一个小太监。

梁轶闻言不禁皱眉,他这时来做什么,不过想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传。”

“传镇南大将军觐见!”唱礼声未完,身上仍穿着甲胄的云无潇便大步走了进来,跪在了案前,梁轶望见甲胄上还带着血,眉头不免又皱上几分,刚想出声斥责,便被云无潇抢先道:“微臣愿以国公爵位、十五万兵权换罪女宁氏一命!

接着又道:“此后,微臣愿带宁氏远走高飞,此生不踏入京城一步。”

不等梁轶反应过来,云无潇就自顾自地脱下甲胄丢在一旁,取出怀中的虎符和承袭国公的诏书放在御案上。

过了许久,梁轶似才反应过来一般,问道:“此话当真?”

“当真。”掷地有声的两个字,不容人质疑。

“可是为何?”梁轶还有些质疑。

“臣如今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唯有宁氏不能放下。”如果没了她,高官厚禄又如何,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好。”梁轶抚掌笑道,“没想到表弟竟对宁氏藏了这样一份心思,可叹可赞啊!”

“袁海,还不快去天牢放宁氏出来。”那个“快”字说得尤其重。

云无潇自然也发现了,心下一紧。

“是。”袁海简短的应了一声,几乎是冲了出去。诶哟我滴个大爷,你这是闹哪般啊。

以最快速度冲到天牢后,袁海还来不及喘气就让人带他去找那刀疤脸。此事的刀疤脸正欲往今日的牢饭里下药,见有人来了,手一抖那小瓷瓶骨溜溜地滑进了桌底的缝隙内。

“总管,总管,且慢!”袁海冲到刀疤脸面前,也顾不得还有一个小狱卒在场便急忙问道,“还没吧?”

刀疤脸以为袁海是来勘查他有没有办好事的,吓得抖了起来,连声音也不利索了:“小的,小的把您给的药给弄丢了。”

“那就好,那就好。”袁海长舒一口气。

“传皇上口谕,释放罪妇宁氏。”

 

她走出大牢的时候以为自己是要死了。她如今孤家寡人,心灰意冷,不怕死。只是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这么死了,而那个人呢,那个人却坐在那至尊无上的龙椅上,她宁家人用血和骨头堆砌起来的龙椅上!

她很愤怒,怒她自己傻,怒她最美的十年光阴喂了狗,怒她自以为如同飞蛾扑火般一腔孤勇的爱情是个骗局。

但她知道这怒气是无能的。

她任由袁海带着自己走着,走着,停下。

 

他看着她走来,看着她如今这般模样,心疼得难以呼吸。他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

 

“圆圆,我带你离开这里。”头顶上传来的是个陌生的声音。

不,不是陌生的,这样凛然清透的声音她曾听过的,只不过是好多年前了。

她抬起头,刺目的阳光令她瞳孔微。待视线恢复后,她看见那人微笑着向她伸出手。

竟会是他,果然是他。

她起初是愣怔,回过神来后满是疑问和不可思议。

她想问,她有好多好多问题想问,但看见他如春风般温暖的笑容,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口。

她也伸出手来,缓缓地。

其实他也想说,他也有好多好多想说的,他想说“我来晚了”,想说“对不起”,但是同样也什么都没说。该说的、不该说的以后有的是机会。所以,他只是握住了她的手,紧紧地握住,似是往后余生都不再放开一般。

她看到他的手指修长如笋,洁白如玉,却毫无犹豫地包裹住了她满是泥污的手。这一瞬,她感到这么多天来捂住她心揪着她心的那样东西也消失不见了。

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平静。


回复(2)收起回复
举报 3楼 2020-07-08 17:56
沈涟 :

4楼被吞了,看完这楼的小可爱请先看下面【补4楼】再看五楼~

举报 2020-07-08 18:05 回复
沈涟 回复 沈涟 :

补4楼在10楼里,谢谢

举报 2020-07-08 18:25 回复
Lv2 沈涟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0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他们一路南下,一半的时间都在船上和路上。

他给南方的一个朋友去了信,托他寻一个住处。

他们不敢去钱庄取银子,怕暴露身份。他便竟瞒着她偷偷把他母亲留下的玉佩给当了。

他以为她不知道,还买了一只蝶羽翠珠钗回来。

“漂亮的珠钗送给漂亮的圆圆。”

她咬着唇,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

“潇郎,我好喜欢,我好喜欢。”

他笑得像个孩子。

 

又是一年春。桃花正艳。他们终于到了金日峰。

金日峰上金日寺的住持是他从前的好友。

他扶着她上山去,她望了望高耸入云的峰顶,因长年生病而惨白的脸也有了几分红润之色。

天下之大,他们终是有了一个家。

 

“不对,这里有埋伏。”

他忽得停下,神情肃穆,取出别在腰间的长剑,将她护在身后。

他曾长年征战沙场,感官是何其敏锐。果不其然,山上山下冲下来乌压压一片人,把他们包围了。

上山无路可走,下山无路可逃。

她笑了,笑得比这三月开得正艳的桃花还要明丽,明丽得晃了他的眼。

她说,“潇郎,我想试试站在高峰的感觉。”

她感到他牵着她的手一紧。接着他也笑了,笑着说“好,我都听你的。”

他背着她,奋不顾身的挥剑向前,势不可挡。

他曾是名骋天下的战神,大败南蛮,攻下南方数十城,逼得南国俯首称臣。他如今是她的英雄,会在她绝望心死时燃一盏灯,会为她杀出一条血路;是她的潇郎,会拍着她的背给她讲故事,会给她买好看的珠钗...会告诉她,有她的地方才是他的家。

她伏在他的背上,就像浮萍找到了安根之地。

她看向前方,前方是她从未见过的光明。

 

“潇郎,你何时喜欢上的我?”这个问题是她这些年来唯一想不明白的。

他们快到山顶了。

“盛安二十五年那年上元节,你在漫天烟火下回头笑着望了我一眼...”

“...我回过神来后,逆着人流去寻你,你不见了,只留下了这个荷包。”

他的声音低沉浑厚,许是因为沉浸在回忆中。

她经常看见他随身携带的那个素锦荷包,只是那荷包早已辨不出原来的模样,她也竟未发现那有什么不同。她甚至已经忘了那年上元节她干了什么,丢了一个荷包。

她怔怔地望着背着她的潇郎,只那一眼便能记这么久吗。

 

她又何尝不是呢,十一岁的那一眼,不是让她付出了十年光阴吗。

 

到峰顶了,他放下她,长剑撑地半跪在地上问道:

“圆圆,怕不怕?”

他浑身是血,自己的,别人的,令人触目心惊。但他却觉得酣畅淋漓---许多年都没能杀的这么痛快了。

“不怕,有你在,我才不怕。”

她跪坐在他旁边,扶着他一起站起来。

 

今年,他们都不小了,不过他们四目相对的眼睛里浮现的却都是对方当年的模样。

当年,当年,早些遇上你该多好。

当年,当年,我没有退缩该多好。

 

后面的士兵追了上来,她却不慌不忙仔仔细细替他和自己理好衣服和头发,从怀里取出那支蝶羽翠珠钗要他帮忙戴上。

“美吗?”她问。

“美,美极了,世间绝美,仅此一美。”这是实话。

闻言,她情不自禁地笑了。她最近越发爱笑了。

 

彼时,山间云雾散去,倾下万丈霞光。上看是层层荡涤胸中沟壑白云翩翩鸟,下看是一派静谧的小河流水人家与袅袅炊烟,远看是重峦叠嶂崔嵬怪石轻轻淡淡,近看是嶙峋松柏枝遒叶茂浓墨重彩。

若是能长眠于这样一个造化钟神秀的地方,也算值得。

她回头,对追来的士兵统领笑道:“回去告诉梁轶,他必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语毕,她摸了摸头上的蝶羽翠珠钗。

这辈子说没有遗憾是不可能的,一,大仇未报;二,她和潇郎满打满算不过才相守了短短五年;三,她这辈子还未看过大华全貌,西北南方见了不少,但还没有去过东方...

 

“若有来生...”

“嗯,若有来生...”

话未尽,意不绝。

 

若有,必携手将繁花看倦。

此生就让他们随白鹤归去,寄身于天地罢。

 

为首的将领似是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小兵上前查看。

那小兵走上前,凑身朝山下望去,只见山高不见底,竟吓得连连后退。

这么高,佛祖保佑也难不死啊。

 

众人散去,云雾缭绕,金日峰依旧高高屹立,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是方才那小兵若仔细看,便能发现从深不见底的山底竟有只翠蝶盘旋而上,继而飞向那如梦如幻的重重迷雾,似是要飞往世界尽头。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5楼 2020-07-08 17:57
Lv2 沈涟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0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 0 前世 完-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6楼 2020-07-08 17:58
Lv2 沈涟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0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第一章 重生、回京

时值桂月(八月),西北凉州骄阳似火,烁玉流金,行人没走几步就得出一身汗。

镇远大将军府东北角的碧水院内却是凉意丝丝。房间的木材是特制而成的,隔热绝冷,再加上堂前的冰山和卧室里的两个冰盆,爽快得让人恨不得待着不走。

“啊...”宁徐岚睁开眼,发现眼前一片漆黑,脑子更像是要裂开般地疼痛。

是因为摔倒山底了吗?这便是快要死的感受吗?

待模糊的视线和混沌的意识恢复后,宁徐岚才发觉自己好像是躺在一张床上,很软的床,像极了她幼时在西北的将军府里睡得那张。

难道自己是被救回来了....?

那潇郎呢,潇郎在什么地方?

未等她出声询问,便有人推门而入。

“小姐还没醒吗?”说话的人很小声,似是怕打扰她休息。

“还没呢,小姐昨夜看话本看得晚,怕是不到午膳醒不过来。”回话的这人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是伴着她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枫竹。

这难道是在走马灯吗,她怎么会听到枫竹的声音...?枫竹早在七年前就嫁到苏州去了啊。

“枫竹...”宁徐岚尝试着开口唤道,被自己稚嫩的声音吓了一跳。

她脑子里忽得生出一个奇怪的念头。

她向来不信鬼神也不信来生,跳崖前说得那句“若有来生”不过是给自己一个安慰罢了,何况这种话本上才有的事怎么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堂前的枫竹听到小姐的呼唤,立即端了杯漱口用的盐茶水走了进来。

“小姐怎么这么早就醒了,可是奴吵到您了?”枫竹坐到床边,扶着自家小姐起身,却见小姐没有理她,而是直勾勾地盯着她看,仿佛要在她脸上盯出一个洞似的。

“奴脸上有东西吗?”枫竹摸了摸自己的脸。

宁徐岚摇摇头,眼眶倏地红了,带着哭腔道:“枫竹,真的是你!”

闻言,枫竹不禁有些好笑,“小姐这是做梦做傻了不成,不是奴是谁呀。”她与小姐打小一块儿长大,说话谈笑间向来没什么规矩。

听罢,宁徐岚也笑了,只是眼角还挂着一滴将落未落的泪水。

她接过茶水漱了漱口,喃喃道:“是我做梦做傻了吗...”

复又急忙问道:“现在是何年何月何日?”

枫竹闻言,愣怔了一下,才开口道:“嘻嘻,那您还真是睡傻了,您前天才过得十一岁生辰呐。前段时间还掰着指头数日子,现在过完生辰怎就把日子给忘了。”真是的,小姐越来越爱开这种奇奇怪怪的玩笑了。

说罢,枫竹接过茶杯,退了出去,换了另一个梳着双螺簪的丫头端着盆洗脸水进来。这是拾蕙,是她十岁那年府里买下的一个小丫头。虽年纪小但心思纯净又机灵,便被阿娘拨到了她院子里。

宁徐岚洗过脸,人也清醒不少,仍有些不可思议,但也明白自己不是在做梦。

现在若真是刚过十一岁的话,便是盛安二十五年八月。这时候,她还没有遇见过梁轶,还什么都没有发生!

想及此,宁徐岚心中一喜。

老天有眼,不忍她就此枉死,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

只是跳下悬崖的那一瞬还历历在目,欣喜激动过后,宁徐岚的心里是止不住地惊慌和后怕还有担忧。

也不知道潇郎怎么样了,他会不会也和她一样回到了这一年?

 

来不及多想,堂前传来阿娘温柔缱绻的声音“圆圆,可是醒了?

到这声阔别多年的“圆圆”宁徐岚方才好不容易才憋回去的泪水夺眶而出。

用力抹了一把眼睛后,宁徐岚穿好鞋袜,三步并作两步跨进了外厅,扑进了阿娘的怀里。

“阿娘...”声音娇娇软软,却带了些许鼻音。

“怎么了这是?”徐氏摸了摸她的头。

“没怎么,就是很想阿娘。”宁徐岚又往徐氏怀里蹭了蹭。

“瞧你这孩子说得,你不是天天都见阿娘的吗。”徐氏无奈地看着怀里的宝贝女儿,眼里满是柔意。

“嘿嘿,天天见也想嘛,我每时每刻都想阿娘。”说罢,宁徐岚已恢复了往常神色,从徐氏怀里钻出来,扶着她在一旁的老梨花木玫瑰椅上坐下。

“阿娘找我有事?”宁徐岚瞥见徐氏手里攥着一封信。

“没事不能找你?刚还说想我呢!”徐氏一面觑了宁徐岚一眼,一面把手上的信递给她。

“当然能找,女儿巴不得阿娘时时刻刻来。”宁徐岚接过那封信,认真地说道。

“就知道油嘴滑舌。”虽这么说着,但徐氏的嘴角却不由得翘了起来,“圆圆,你外祖母回信了,说是早就盼你回京去了,希望你越快动身越好。”

话音落下,宁徐岚也刚好看完那封信。

是了,十一岁这年恰是她回京的那一年,也就是在这一年,她遇见了梁轶,对他一见倾心。宁徐岚不喜欢京城,一是这地方规矩多如牛毛,压得人喘不过气,二是在京城她有太多不好的回忆。不过,如今的京城还有她的潇郎等着她,此番若不去京城,还要等好一会儿才能见到潇郎呢。

因此,宁徐岚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徐氏没有意外,也点点头,接着问道:“圆圆想何时启程?”

宁徐岚想了想,“就入秋以后吧。”她还想先和阿娘爹爹与哥哥们待一段时日。

“等入秋以后也好,现在天气这么热,赶路你怕是要吃不消。”

说罢,徐氏便起身回信去了。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7楼 2020-07-08 18:01
Lv2 沈涟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0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此时,正值午后,外头日头似乎又晒了几分。

宁徐岚眯着眼望了望窗外,却见正对大厅的月门处毫无动静。

“小姐,老爷差人说他和两位少爷中午不会回来了。”枫竹和拾蕙一人抱着一个刚从井里捞出来的冰西瓜走了进来。

也对,要是现在才从军营赶来,出一声臭汗不说,也赶不上午饭和下午的演练。

“我们吃一个就够了,让人把剩下的那个爹爹和哥哥们送去。”

“是,小姐。”枫竹应声,又走了出去。

“等一下,再让厨房做几大桶冰绿豆汤,给将士们送去。”天气这样热,不知道军营里又有多少人会中暑。

听到这话,枫竹跨出房门的身子一愣,过了好久才“诶”了一句。

 

宁徐岚的食量不算小,不过天气热没什么胃口,吃了两片西瓜,已有七八分饱腹感,便让拾蕙去和阿娘说一声自己不吃午饭了,准备睡个午觉。

“小姐才没醒多久,怎的又要睡了,可是不舒服?”拾蕙边说着,手边探上了她的额头。

“倒也不是,只是天气热,人有些困乏罢了。”

宁徐岚当然不困,她只是想躺在床上好好捋捋之前的事和今后的打算。

不过,也许是冰丝被太舒服了,她竟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8楼 2020-07-08 18:02
Lv2 沈涟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0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 第一章 待续-

求评论~喜欢的话请收藏话题点个关注吧~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9楼 2020-07-08 18:03
Lv2 沈涟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0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补4楼】

他说要带她走,她也没问是要去哪。她想,天下这么大,总有一处容身之地,江南小村也好,西北大漠也罢,甚至是云为被,山为床她都不在意。他们走走停停,遇上她喜欢的风景便多待几日。

他会给她做饭,做少时最爱的桂花糖糕和松子鳜鱼。他会教她世间万物的名字,大到山川河流,小到路边杂草。他会在她午夜梦回惊醒时紧紧地搂住她,说:“圆圆不怕,都过去了,我在。”他会告诉她自己过去的事,小时候的事、少年的事、参军后的事。她最爱听他讲军营里的故事,就如小时候最爱听爹爹和哥哥们讲军中的事一般。不过日复一日一成不变的军营里能有什么有趣的事呢,可她不厌烦,央着他一遍一遍地讲,却总是没等他讲完就睡着了。

他从不问她过去发生了什么,也从不问她和那个人的事。渐渐地,连她都忘了,忘了那个人的模样,那个人的负心冷血,那段时日因悔恨愤怒悲伤等各种情绪交织而成的锥心之痛。

如果不是那一日。

那天她日间泛湖游玩得有些累便早早睡了。他平常没有这么早睡觉,便坐在床沿上守着她,给她打扇,也幸好如此,才能发现贼人。

他曾官拜正一品的镇南大将军,武功高强,几个毛贼自是不在话下。只是那些似乎不是普通的毛贼,而是被精心培养的死士,他们在被抓到的那一刻就服毒身亡。不过身上烙刻的印记和所使用的暗器却指明了他们的身份---他们来自皇家。

“圆圆,我们走,此地不宜久留。”他拉着她的手,不等收拾东西就要走。

她愣住了。

“为什么?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肯放过我?”她答应了不会乱说,也不会回京城的,难道他以为天下人都如他那般言而无信吗?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打扰她的生活,她和潇郎的生活?

昔日的恨意怒意成双成倍地翻涌上来,她气得吐了一口血。

见状,他既是担忧心疼又是气愤后悔。

“圆圆,对不起,怪我,怪我想得太天真,以为这样他就可以放过你,放我们走。我错了,我当时应该利用那十五万兵权造反的,唯有杀了他,才能永绝后患。”他的眼里是她从未见过的冷意。

“潇郎,不怪你,你没有错。我们走吧,去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她知道,潇郎没有拥兵自立发起战争是为了让刚结束战争不久的百姓得以疗养生息。

这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这样是来不及的。梁轶这人做事狠绝,为了防止“秘密泄露”,定是不会留她太久。何况他手上的十五万兵权几乎全是在南方,留在京畿附近的不过数千。若当时带着这几千精兵逼宫,也不是没有胜算,只不过他听闻要她被关进大牢的消息后,心焦如焚,哪还来的及筹划,匆匆就进了宫去,一心想着的就是带她走,带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而在马车上的短短一炷香时间,他也只能想到这个能立刻带走她的法子。

之后,他也不是没想过梁轶会再起了杀她的心思,自然也是有做准备的。

父亲西去之前留了一支私兵给他,规模不大,但够用了。他前几日才用云家的白鸽递了消息过去,还没等到一句回信,梁轶的人却来了。

呵,世态炎凉,人走茶凉。

 

他们开始逃命,经常吃不上热乎的饭,只能吃干粮。她自那次心急攻火后就生了场大病,他一面要杀退前来刺杀的人,一面要照顾她,原本健壮的身体逐渐消瘦下去。

她知道,这样下去他们谁也逃不了。

她刚取出偷藏在荷包里的一粒药,就被进来送果子的他发现了。

他又气又急,竟打了她一巴掌。

她捂着红肿的脸,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

他从未打过她,他甚至从未对她说过一句重话。

他看起来后悔极了,紧紧地抱着她,冰凉的手指轻轻地抚过她的脸,竟哭了。

她这是第一次见他哭。他因杀敌受伤时都没有哭,因盘缠用尽不得不乞讨卖艺时也没有哭,因她耍脾气闹着说不要他了的时候更没有哭。

她更懵了。

“我的傻圆圆,你可知对我来说何以为家?”

她摇摇头。

“有你的地方,才是我的家。”

听罢,她也哭了,不是伤心,就是心里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冲撞在一起,难受得哭了。

她向他道歉,说对不起。

他堵住了她的樱唇。傻圆圆,是我没用,是我对不起你。

那晚月色很美,他们第一次越过了那条界限,一夜缠绵,留下一室旖旎。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0楼 2020-07-08 18:06
Lv2 沈涟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0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我是不是一次性更太多了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11楼 2020-07-08 18:39
沈涟 :

唔,感觉圈圈以前人还挺多,流量也挺大的,好久没回来,怎么这么荒凉了,熟悉的马甲都没看到了

举报 2020-07-08 18:45 回复
沈涟 :

另外,有知道的朋友方便告诉我一下现在圈小说上架的规则是什么吗...谢谢

举报 2020-07-08 18:47 回复
沈涟 :

明天来看看,希望有小可爱

举报 2020-07-08 18:50 回复
Lv2 沈涟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0 和她聊天
1夏天无向阳


【接8楼】

宁徐岚是被说话声吵醒的。

二哥那个嗓门跟喇叭似的,即使睡得再熟也能醒。所以她以前总取笑二哥该去打更,保准没人会没听见。

守在一旁打扇的枫竹见小姐醒了,立即端了杯茶水过去给她润口,未等她问起就先答道:“二少爷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只刚出生不久的狗崽子,可爱的紧,大家都围在堂前看呢。”

“哦?”刚睡醒的宁徐岚还有些晕晕乎乎的,怕是因为午睡睡了太久。喝了两三口茶后她才清醒不少,从善如流地说道,“那咱们也去看看。”

闻言,枫竹有些惊疑,还以为小姐会发火说二少爷吵了她休息呢。不过二少爷是给小姐送礼物来的,若是小姐为这事儿发了火,倒是驳了二少爷的一番好意。

宁徐岚从前是有起床气,但她如今听见二哥久违的爽朗笑声,高兴都来不及,怎会生气。

 

西北的天气怪的很,中午热得要死也没有一点风,晚上凉的要死风却呼呼地刮。

宁徐岚睡觉习惯只穿一件薄薄的丝绸中衣,坐在梳妆台前迎着窗户缝里透来的冷风没忍住打了一个喷嚏,吓得枫竹赶紧给她披上羊毛披肩。

“小姐要扎个什么样的头发?”枫竹打开她面前的百宝箱,露出琳琅满目的金银珠玉首饰来,让人看花了眼。

“唔,都晚上了,简单的就行。”

镇远大将军的掌上明珠,宁家唯一的女儿,哪怕在家也是不容许自己披头散发的。

过了一刻,宁徐岚穿好外衫和罗裙,在镜子前转了个圈,满意地点了点头,才走出了房门。

 

“小妹快来!二哥给你留了个顶好看的!”

 闻言,宁徐岚抬眼望去,只见外院里二哥抱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奶狗咧着嘴笑着向她招手,大哥和大嫂不知在说什么,满脸喜悦,阿娘爹爹牵着手站在一旁也是一脸高兴的模样。

见状,宁徐岚的眉眼不禁也染上了笑意。她迫不及待地小跑过去,接过那只小奶狗道:“有多好看?”

小狗全身无一瑕疵,确实好看,只不过因着刚出生没多久,还没有睁开眼,但宁徐岚知道它以后的眼睛会是又圆又大,水灵灵的像两颗褐色琉璃珠。

“唔,确实好看。那就叫它美人好了。”宁徐岚从小就爱和猫猫狗狗瞎起名。

“好,叫美人好。”

宁家二公子宁徐远从小就秉承着妹妹说什么都是好的的宗旨,对于一只狗叫“美人”这个名字也没觉得有哪里不对。

宁徐岚看着怀里“美人”软软的小脑袋,心里也跟着一软,似是突然想起什么,转向方才一直窃窃私语的大哥大嫂问什么事让他们笑得那么开心。

闻言,大嫂印氏娇羞地低下头去,一抹红霞从脸颊一直爬到耳根。

大哥宁徐翰看见娇妻害羞了,只好自己答道:“方才琪儿与我说我们今年也要生几个可爱的小崽子。”

“不是我说的~”听罢,印氏倏地连脖颈儿都红了,忍不住笑骂着打了大哥几下。

宁徐岚知道自己大嫂最是害羞,也就憋住了脱口欲出的几句调笑话,省得大嫂待会儿跑回自己的院子里去了。

“圆圆一天没吃东西,现在开饭如何?”徐氏不忍心打扰几个小辈的谈话,但天色已晚,再晚些吃这些孩子怕是会积食。

想着爹爹和哥哥们都劳累了一天,宁徐岚自然是同意,把怀里的小狗崽交给枫竹,让她找人去搭个狗窝再找些羊奶来喂后同众人一起走向饭厅。

 

“圆圆怎的一天没吃饭?”问话的是大哥。

“早上起的晚,就没吃早饭,中午热,没什么胃口,也就不想吃中饭了。”宁徐岚如实回答。

“你姚叔最近腌了一些脆黄瓜,爽口开胃,爹爹明日给你带些来。”姚叔是爹爹手下的一名副将,平日里除了行军打仗最爱的就是研究各种菜式。

“好呀,谢谢爹爹。”宁徐岚闻言一笑,亲昵地凑上前去搂着自家爹爹的手臂。

宁徐远见状,不免有些吃味:“父亲送几根腌黄瓜怎就这么殷勤,你可知那小狗的毛色多难找么。”

听罢,宁深有些不满,冷哼了一声道:“不就是一只小狗吗,爹爹明天带一窝来。圆圆喜欢什么花色?爹爹都给你找。”

闻言,宁徐远一脸“我还是不是亲生的了?”看向母亲徐氏,却没想到母亲只顾捂着嘴偷笑,丝毫没接收到他的信号。最后还是宁徐岚出来打了圆场:“圆圆也谢谢二哥~二哥最好啦~”

“哼,二哥才不是最好的。”宁徐远嘴上虽这么说,但眼睛早就不自觉地眯成了半月形。

 

酒足饭饱后,月亮已经爬上了柳梢头,说说笑笑的众人也散去,回到各自的院落。

入夜后,屋子里的冰山冰盆就被拾蕙撤走了,不过夜晚凉风习习,屋子里依旧十分舒爽。

宁徐岚沐浴洗漱后,挥退了丫头们,独自一人坐在窗边吹着这西北独有的劲风,思绪飘散。

潇郎这时候在做什么呢,他也能吹到这风吗。

想到远在京城的潇郎,宁徐岚又是担心又是期待,恨不得日子过得快一些,再快一些。

她今日睡了太长时间,此时一点儿也不困,索性便又点了盏灯,翻出角落里没用过几次的纸笔,信手涂画着。

 


接下来的日子就这么平静的过去了。除了偶尔参加几个发小的宴会,宁徐岚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陪伴家人上。

这些天,虽然她自以为掩饰的很好,但在这些至亲的人面前还是露了马脚,连一向神经大条的二哥都说小妹最近像是变了一个人。不过他们并没有多想,毕竟重生这种事这么荒谬,连她当初都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肯相信。他们只不过是以为她长大懂事了。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2楼 2020-07-09 14:52
<<返回小说圈 回应/阅读:15/139
+1 4
本地保存成功!
发表回复 制作签名档
登录圈圈
没有多多号?立即注册!
更多>> 游戏道具
查看更多>>
小说圈大明星
觅晓
觅晓

欢迎回家。苏彻霖。Q2267915651.

粉丝:71

觅晓
觅晓

欢迎回家,第五怜。【退】。

粉丝:23

觅晓
觅晓

欢迎回家。黎唯业。Q1412817483.【退】。

粉丝:153

觅晓
觅晓

欢迎回家。盗可欺。【退】。

粉丝:34

觅晓
觅晓

欢迎回家。裘轩。【退】。

粉丝:81

觅晓
觅晓

欢迎回家,林小愿(禄灯灯)。【退】。

粉丝:29

会飞的猫
会飞的猫

备战高考。。。

粉丝:14

流光
流光

平凡的人

粉丝: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