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奥雅之光圈 回应/阅读:27/897

【二腿子】新娘日记(萨守)

Lv19 边界之人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90 和她聊天
3略有小成

加油!我已经准备好了,我磕,感觉这一对好好。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2楼 2020-07-10 08:02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玫瑰教堂的准备室内。

一只星月尤拉在半掩的门后探头探脑,偷窥梳妆台前发呆的少女。

没有得到理睬,它挤进来蹭蹭少女脚踝。一只手垂下来摸了摸它的头,腕上的白钻手链叮当作响。

阿芙拉有一头浅褐色的长发,眼睛大而水润,唇瓣柔软粉嫩,如同一只柔顺的小鹿。

她将一大串洁白的雪绒花缠在星月尤拉的耳朵上,浓郁的花香刺得星月尤拉打了个喷嚏,星星在头顶跳了几跳。

绣有大片金色玫瑰的门帘被风吹起,安洁拉拿着头纱走进来,揶揄道:“新娘子,婚礼马上就要开始了,还没打扮好呀?”

阿芙拉有些羞涩地笑了笑:“安洁拉姐姐,可以帮我带头纱吗?”

她的内心其实有些忐忑,一个普普通通的轻灵族女孩儿,竟然会得到守护者的青睐,这让她至今不太敢相信。

守护者是奥雅大陆的神话。

他因艾米女神的召唤而到来,正义从此永远由他署名。破除弦乐黑猫的诅咒,找回会长的妹妹朵朵西,无数次救奥雅大陆于水深火热······尽管守护者在重创萨罗斯,得到女神亲自加冕后宣布隐退,他的传说至今仍传遍大陆的每个角落。

阿芙拉是在守护者辉煌的前半生告一段落之后才与他相遇的。二人因为一件小事结识,之后因缘巧合有了不少共处的时间,阿芙拉自认对守护者很有好感,有一天,守护者微笑着对她说:“我们举办一场婚礼,好吗?”

阿芙拉觉得自己没有理由拒绝。

安洁拉为阿芙拉编着头发:“我刚见守护者时,他可比现在幼稚多了。”

“嗯?”

跟幻影帝国的人对骂啦,为任务哭得稀里哗啦啦,像个小朋友一样。安洁拉编好头发,开始往上面一朵一朵地贴上小花。
不过现在总算长大了。安洁拉将头纱给阿芙拉戴好,好啦,准备去见新郎吧。

屋外响起一阵笑声,司仪琳娜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进来:“现在,让我们有请新娘出场——”

阿芙拉匆匆放下星月尤拉,捧起桌上的白玫瑰,拎起裙摆小跑到门前,深吸一口气,推开门——

长长的走廊尽头,立着一身黑色西服的守护者,阿芙拉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清晰地看到他澄澈的,海一样湛蓝的眼睛。

阿芙拉走上礼台,琳娜故意吹了声口哨:“看看我们漂亮的新娘子,当心一会儿有人来抢婚啦!”宾客席响起一片善意的哄笑声。

阿芙拉有些窘迫,悄悄捏紧了手中的花梗,守护者在一边无奈扶额。

琳娜却似乎很乐意再调戏一番这对新人,又兴致勃勃地讲了几个段子,把整座教堂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守护者这小子提前脱团,回头大家一定要好好敲他一顿竹杠,但此时此刻,有艾米女神虎视眈眈,我们还是不要棒打鸳鸯了——言归正传,阿芙拉,你是否愿意成为守护者的妻子,从此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忠诚于他?

阿芙拉抬起头,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但守护者温和平静的微笑让她的紧张消除了不少。

“是的,我愿意。”

“守护者,你是否愿意成为阿芙拉的丈夫,从此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忠诚于她?”

守护者微笑道:“我愿意。”

“好的,现在请新娘为新郎戴上戒指。”

阿芙拉取出戒指,执起守护者的手,却看到一丝黑影缠上了守护者的无名指。

下一刻,浓稠的黑雾自地面升起,凌厉的狂风席卷整座房间,宾客席响起了阵阵尖叫。

守护者似乎并不惊讶,微微侧身,寒冰自手心结成屏障,为阿芙拉挡下了一道风刃。

阿芙拉盯着前方,微微睁大了眼睛。

铺天盖地的混乱间,一个男人的身影逐渐凝聚成型,浓雾无法遮掩他标志性的银色长发与碧绿眼睛。
守护者沉声道:“你终于来了,萨罗斯。


回复(3)收起回复
举报 3楼 2020-07-10 16:58
二腿子 :

对了,阿芙拉妹子和守护者没得感情线,她另有cp。

举报 2020-07-10 17:15 回复
happy :

dddd大大写得好可加油!!!

举报 2020-07-10 23:03 回复
二腿子 回复 happy :

谢谢!么么

举报 2020-07-11 15:31 回复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银发绿眼的男人唇角微勾,声音里却殊无笑意:“来送你新婚礼物。”

守护者飞跃而起,一把泛着冷泽的冰剑刺向萨罗斯。

萨罗斯一握剑刃,微微使力,守护者反被拽向了他,黑雾翻滚,眼看就要将二人淹没。

宾客席的帝兰反应过来,立刻飞身向前,却被另一道黑影截住了去路。

是卡琳儿!

帝兰试图绕过她,但卡琳儿的鞭风过于密集,他一时间找不到突破之处。

只是几秒钟的耽搁,萨罗斯和守护者已经消失不见。

卡琳儿见状也不恋战,笑眯眯地冲帝兰歪了歪头,也消失在了黑雾里。
黑雾散去,狂风平息,只剩下一地狼藉和惊魂未定的众人。

阿芙拉的手中还攥着婚戒,站在礼台上一动不动。

安洁拉过来抚上她的肩:“先去休息室把衣服换下吧,我们回去坐一会儿。别担心,会长他们会处理好这件事的。”

阿芙拉按住安洁拉的手,声音有些缥缈:“安洁拉姐姐,我现在想一个人先待一会儿······没事的,我只是想冷静一下。”

安洁拉担忧地看着她,叹了口气,还是答应了。

阿芙拉梦游似地向花园长廊走去,穿过层层绿荫,坐到了长椅上。

阳光很好,暖暖的洒在手臂上,不远处有几只特丽莎在啁啾。

也许她还在做梦,阿芙拉想,一会儿等她醒过来,自己还在准备室等安洁拉给她戴头纱。

于是她闭上眼睛, 等待这场噩梦过去。

可是偏偏有人不让她遂意,一个慵懒沙哑的女声响起:“接受不了打击,准备逃避现实了?”

阿芙拉猛地睁开眼睛,卡琳儿正站在她的面前,手握长鞭,银色的鞭身轻佻地挑起阿芙拉的下巴。

阿芙拉下意识捏紧了手中的花梗:“你们为什么要带走守护者?”

卡琳儿收回手,将鞭子往腰间一系,懒洋洋地道:“你们这些小姑娘就是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得到一点温情就当做爱意,你觉得你真的爱他吗?
阿芙拉试图反驳:“我很清楚我的感情。
卡琳儿哼笑一声:“别害羞,姐姐我资历比你老多啦,会连情侣与朋友都分不清楚?守护者那家伙应该心里门儿清,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你结婚呢——
一歪头:“骗萨罗斯吃醋?
阿芙拉一时无法反驳,气闷得说不出话来,只得使劲瞪她,然而那双眼睛水光润泽,不仅没几分凶气,反而显得无害又可爱。

卡琳儿笑出了声:“天,为什么你们奥雅大陆的人永远这么可怜?”

她似乎没什么搞破坏的想法,只是斜倚在栏杆上不怀好意地打量着阿芙拉。阿芙拉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低下了头。

卡琳儿继续道:“被甩了也没关系呀,天涯何处无芳草呢!

“……”阿芙拉有种感觉,她就是来看自己笑话的。

卡琳儿仍在喋喋不休,阿芙拉木着脸听完了全程。

半小时后,卡琳儿终于演说完毕,抻了个懒腰,神清气爽地走了。

阿芙拉被她这么一搅,先前的惶惑与不安倒是散了不少,站起身慢慢踱回了家。

她没有换下婚纱,就坐在屋内的椅子上。

她要等待守护者回来,并给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半夜,守护者匆匆进了屋子,二人目光相触时,守护者微微一怔,像是没想到她仍在这里。
阿芙拉看着她,没有说话。

守护者主动开口道:“对不起,阿芙拉,我欺骗了你。

我会告诉你我与他之间的全部故事。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4楼 2020-07-11 21:15
二腿子 :

温馨提醒:小说是剧情需要,现实里骗婚是要遭雷劈的哦

举报 2020-07-11 21:20 回复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2

蓝色披风的身影健步踏过神殿大厅的走廊,周围的人纷纷对他投以注目礼。

这位受艾米女神召唤而出现的英雄,在来到奥雅大陆后不久就破解了弦乐黑猫的疑案,又在雪巫王的入侵中立下赫赫战功。无论是他机智缜密的推理过程,还是极为出色的战斗能力,都令人敬服。有人盛赞他为上天赐予大陆的救世主

会长,尼诺的案件有新进展了!守护者来到帝兰身边,晃晃手里的卷宗,苏菲亚院长要找的东西,很可能就在纳雅之森。

帝兰颔首:做得好,守护者。去纳雅之森调查吧。

守护者敬完礼,出门打开翅膀飞向了纳雅之森。

纳雅之森位于奥雅大陆极北,一年四季都被冰雪覆盖,能在此生存的只有北部树种曼陀罗树。色彩绚丽,姿态怪异的枝干盘曲交错,给人以身在梦境的不真实感。

从空中落下,守护者四下张望,一眼看到了被困在冰中的尼诺。

尼诺!守护者飞快地跑向它,查看它的情况。

小小的龙雪狮被冰封已久,声音有些虚弱:把力量注入冰壁,就能解开封印了······”

守护者依言照做,包围着尼诺的坚冰果然逐渐融化。

尼诺甩甩身上的水,走出冰阵,却并未跳到守护者怀里。

怎么了,尼诺?

尼诺一言不发,看向守护者身后。守护者的内心突然闪过一丝不祥的预警。

森林一侧的整面冰层突然崩裂,雪崩巨大的冲力将守护者撞出十米多远,守护者一时失去了知觉,而在冰层破裂的地方,一座冰魂塔现身于世。

一个男人从树后走了出来,银发绿眼,可怖的刺青从脖颈蜿蜒至额角。守护者混沌的脑海中现出一段资料:萨罗斯,幻影帝国第一军团长,能摄人心魄,以心魂为食。

好孩子,做的不错。萨罗斯含笑拍拍龙雪狮的头,优哉游哉地走向冰魂塔。

等等,你说过要救我妈妈的!尼诺着急起来,追向萨罗斯。

萨罗斯抬起手,设了一道屏障,尼诺猛地撞在上面,发出一声巨响。

守护者此时终于有了说话的力气,他咳了几声,说:尼诺,你被骗了,他是想要夺取你妈妈的心魂。

已经走到冰魂塔门口的萨罗斯转过头,欣然道:猜得不错,聪明的小鬼。

尼诺急得几乎要哭出声来,它冲过来咬住守护者的衣领往外扯:我不管!你必须要救我的妈妈!

守护者被它勒得又咳了几声,扶住树干支撑自己站起身来,安抚性地摸了摸尼诺的毛。

别害怕,我不会让任何故事失去完美结局。

他忍着疼痛走到屏障前,观察阵法的形状。

阵法繁复错杂,对付普通人绰绰有余,但对于守护者,这只是一个略有些麻烦的小把戏。

他召唤出一簇灵流,顺着阵法缝隙蜿蜒而入,慢慢逼近阵法中心。

咔哒。阵法应声而碎,尼诺立即拖着守护者冲向冰魂塔内。所幸他们赶到及时,萨罗斯正要吸收纳雅的心魂。

萨罗斯侧过脸,诧异地挑眉:有点本事。

尼诺破口大骂:骗子!把我妈妈还给我!

萨罗斯嗤笑一声:本来觉得龙雪师幼崽不够美味,既然你一心求死,那让你尝尝夺魂爪的滋味也无妨。他右手升起黑气,冲向尼诺。

守护者一惊,猛地推开尼诺,取而代之受下了这一击。

他凝固在了那一刻。

冰冷自胸口传向四肢百骸,宛若沉入海底,翻涌的暗水挤压着身体,连呼吸都成了奢望。

守护者战栗起来,他能感觉到一双手正在拉拽他的心魂,摇摇欲坠的灵魂因徒劳的挣扎而颤抖悲鸣。

意识逐渐模糊,尽管守护者竭力抵抗,抵在身前的手仍旧慢慢松了下去。

 

灵魂被剥离的感觉突然消失,有什么温暖的东西覆上了守护者的身体。

纳雅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对不起,守护者,给你们添麻烦了

请帮我照顾好尼诺。

守护者勉强睁开眼睛,看向眼前。

大厅中央,是因凝聚了生命之雪而濒死的纳雅,和幻影帝国第一军团长。

男人银色的长发堪堪遮住了侧脸诡谲的咒印,墨绿的瞳仁在飞扬的雪中明暗不定,像抛光过的绿琥珀。
    从此,那双绿琥珀般的眼睛刻骨地印在了他的记忆里。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5楼 2020-07-12 12:59
二腿子 :

任务剧情有修改。

举报 2020-07-12 13:06 回复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3

重逢并不遥远,暗夜马戏团里,守护者又见到了萨罗斯。

几乎下意识的,佩剑从腰间抽出,在手中发出不安的低鸣。

萨罗斯上下打量着他,意味不明地嗤笑一声:“又见面了,小鬼。”

卡修的怀表飞到守护者眼前,无数色彩鲜明的画面从眼前一闪而过。

有着卡修面孔的少年抱着天马的脖子欢笑,心魂猎手突然出现,而后是割裂与逃亡,离别时,少年称天马为“卡修”······

“是这样吗······”

守护者回望背后紧紧依偎着的拜德与卡修。拜德的脸上仍挂着未被擦去的油彩,眼中迷茫空洞的笑意却已被坚定取代。

他们用数十年的光阴才换来一时的相聚,自己又怎能让这份温暖被打破?

守护者握紧了手中的剑。

事态紧急,容不得他感叹命运无常。由拜德与卡修的爱凝结而成的快乐结晶,决不能被萨罗斯夺取。

“萨罗斯,”守护者喃喃,“你到底为什么要抢心灵结晶?”

萨罗斯又露出了像上次一样欠揍的笑容:“因为有趣。”

他跳下马戏台,话锋一转:“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你看起来很美味,小鬼。”

冰冷的绿色眼珠转向自己,如同被一只暗夜中的狼盯上,让守护者感到很不舒服。

“你不要总是说这样奇怪的话······”

萨罗斯抬起手,快乐结晶在他手中悬浮。

下一刻,晶莹的宝石寸寸冰裂,迸溅开来,一块锋利的碎片擦过守护者的脸,带出一串鲜红的血。

萨罗斯振翅飞走,笑声在空间内久久回荡:“既然我现在对它没兴趣了,就让它消失吧。”

    久久无声。

拜德走向低垂着头的守护者:“别难过了,其实快乐结晶不算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如多年前那样亲密地搂着卡修的脖子,微笑道:“现在,能与卡修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守护者没有说话,捏住手指,竭力让自己的颤抖停下来。

疯子,彻底的疯子。

不隶属于黑暗,却也绝非忠诚于光明,只凭着自己心意为所欲为的疯子。

 

从那以后,萨罗斯不再掀起腥风血雨,却开始了一系列无聊的恶作剧。要么破坏图书馆的书籍,要么偷走星月尤拉的项链,再或者把噜噜猪当皮球拍。

平日的主线任务和战斗训练已让守护者疲于奔命,现在又来了个萨罗斯四处捣乱,守护者想把他的脑袋掰开来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水。
    终于,当萨罗斯又一次抢走糖果兔的发卡时,守护者忍无可忍大骂:“萨罗斯,你有病吗?

萨罗斯将发卡抛上抛下,眼角露出促狭的笑意:“小鬼,你很有趣。
守护者狠狠揉了把脸。又来了,奇奇怪怪的话。

守护者决定把它抛之脑后,飞身去夺发卡,萨罗斯玩似地躲了几次,被守护者轻而易举抓住了手腕。

    萨罗斯将发卡抛向另一只手,守护者劈手夺下,顺带泄愤似地敲了萨罗斯的头。

“可恶,”萨罗斯笑眯眯地道,“我下次还会来的。”

“别来了······”守护者心力交瘁。

 

交付任务时,洛奇儿担忧道:“这次又是萨罗斯吗?他没伤害你吧?”

“不。”守护者抬起头来,眼中浓重的怨念吓了洛奇儿一跳。

守护者咬牙切齿道:“他就是个不正经、讨人嫌、闲的没事做、脑子进水的老男人。”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6楼 2020-07-15 19:29
二腿子 :

抱歉前段时间一直在打游戏所以没有更文!是片桐课长把我迷住了prprprprpr

以及,终于要开始恋爱了......铺垫我是真的不会写啊......

举报 2020-07-15 19:43 回复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4

    小小任务结束后

    那孩子刚才失去控制,守护者为哈乐乐挡下一剑,现在伤处还在滴答流血,

守护者按住腹部的伤口,倒吸了一口凉气,准备找洛奇儿治疗。

有人从背后扶住他,磁性的声音响起:“又受伤了,小鬼?”

守护者有气无力道:“萨罗斯,我这会没力气跟你掰扯。”

心魂猎手一勾唇:“坐下,我帮你处理伤口。”

他将守护者按到长椅上,从守护者的背包里抽出一个小型医疗包。守护者嘴角抽搐,认命地靠在椅背上,预备受到二次伤害。

意料之外的是,萨罗斯的技术很不错。

守护者看向腹部绑好的绷带,那里已经不再流血。

萨罗斯将医疗包放回守护者的背包里:“什么危险都自己挡着,你当自己是神吗?”

守护者抬起头,萨罗斯的脸色平静得像一潭湖水,没有惯常的讥诮或轻佻。

他压下心脏突然升起的酸胀,看向了别处。

“我不会死。”

萨罗斯看着他。

守护者解释道:“我和这个世界的人不同,不管受了多重的伤,只要得到治疗,就能恢复原样。”

“因为不会死,所以就把所有事抢着扛?”萨罗斯站起来,揉揉守护者的发顶,“那你不会疼吗?自以为是的小鬼。”

守护者摇摇头:“疼痛比起死亡微不足道,死神的大门对我是紧闭的。我既然拥有幸运,就应为这份幸运担起责任。”

“你们奥雅大陆的思想品德教育真是匪夷所思。”

守护者嘟囔道:我倒是想问问你们幻影帝国为什么见缝插针的来找奥雅大陆的麻烦。

萨罗斯却突然来了兴致:“原因很简单,你想听听吗?”

他今天似乎真的很闲。

稀薄的阳光撒在常年冻结的魔女冰原上,奥雅之树静静的悬浮在远处,四周寂落无声。不知为什么,守护者觉得自己应该听下去。

萨罗斯向东边抬起下巴:“你觉得幻影帝国是什么样的?”

守护者脑中下意识出现了黑暗森林的荒芜景象。

萨罗斯好似能看到守护者所想,笑着摇头:“是虚无。”

“你所到过的地方,只是幻影帝国的边界,真正的幻影帝国内部什么都没有,任何进入其中的东西都会被黑暗物质撕碎。”

“你看,我们那边寸草不生,你们这边却鸟语花香,不来搞点破坏怎么甘心呢?”

“当然,我不是因为这个······”萨罗斯俯到守护者耳边,低笑道,“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你有趣。”

守护者绷着脸:“你要是真的对我感兴趣,就别再来找我麻烦了。”

萨罗斯站起来挥了挥手,笑眯眯道:“那怎么行,老板定了营业指标呢。”

 

离开魔女雪原后,守护者没有休息,继续到副本训练。

所谓副本,是由苏菲娅院长设计的训练场,其中的怪物都是由魔法能量凝结成的幻影。

    守护者走出副本时已经是深夜,占卜帐篷里的幽蓝灯光仍在闪烁。守护者望着帐篷里神神叨叨的占卜师,鬼使神差地决定尝试一下。
   卡牌自动升起,围绕着水晶球旋转。
   守护者犹豫了一下,拿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张。
   占卜师接过卡牌,用尖利的指甲扫了扫,接着长叹一口气,仿佛窥破了天机。
   你今夜将与一只猫共舞
   “……”
   什么玩意!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7楼 2020-07-17 21:16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5

雪女斯诺在纳雅之森待了有些年头了。

从一开始挑战者络绎不绝,到现在无人问津,有同伴觉得她过于寂寞,但她觉得这样正好。她天性畏惧吵闹,宁愿每天坐在森林里听雪,或者培养雪娃娃。

但在与世隔绝的雪林里生活也有许多麻烦:风太大了——比如今天。

雪女本来是要给雪娃娃添一点水,走到森林边缘,培养瓶被风吹得一歪,系绳“啪”的断开,球形的玻璃瓶顺着林坡咕噜咕噜滚下去。

她惊叫一声,连忙去追。

培养瓶滚到半路,被一只手截住,守护者将培养瓶交到雪女手里:“小心。”

雪女腼腆地笑笑,细声细气道:“守护者最近经常来这里。”  

守护者对她微笑点头,进入了冰魂塔副本。

 

冰魂塔内一片雪白,刺得人睁不开眼睛。

这个副本对如今的守护者来说并无难度,守护者一路畅通地到了冰魂塔最高层。

冰之绅士被击败,旋风中出现萨罗斯的身影。

守护者召唤出战宠,目光却紧紧追随着萨罗斯的脸。

幻影挑起眉毛,眉间嘴角的讥诮与真实如出一辙。

阴险、邪恶、危险。


紫黑的独翼扬起,锋刃密集地袭来,让人压抑得喘不出气。
幻影帝国沾满鲜血的刀。

可恶,这次让你占了上风,下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这样令人厌恶的家伙,自己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他?

    

尘埃落定,守护者喘着气,走入了传出副本的光阵。
副本外的世界平和宁静,奥雅之树在微风中沙沙作响。

守护者深爱着这片大陆。

自己因艾米女神的召唤而生,就应永远忠于奥雅。心底的不安可能只是因为不习惯被人这样亲密的对待。更何况,萨罗斯作恶多端,自己的立场与他完全相反······

劝说自己的每个理由都极具说服力,但是,看到他那一瞬的悸动却无法作假。如果不是为了印证自己的心意,又为什么会不由自主一次次挑战这个有萨罗斯幻影的副本?
   守护者沉默一会,将手放到了奥雅之树粗壮沧桑的树干上。
   艾米女神,请接受我的忏悔。
   我也许爱上了一个恶贯满盈的人。

 

半月之后,守护者又来到了纳雅之森。

自从上一次离开副本后,守护者一直待在封闭训练室。最近设立了新职业,他必须全力训练掌握所有新技能,而他也确实仅仅半个月就将所有技能锤炼得炉火纯青。

他说不清楚自己又一次来到这里的原因,只是踏出训练室的那一刻,一只怪异的小兽从心底钻出,那只小兽撕裂皮肉,搅动血液,理直气壮地叫嚣着:去见他。

抱着一丝隐秘的感慨,守护者踏入了副本传送光阵。

萨罗斯立在往常的位置,似乎有些意外:“小鬼?

他与真正的萨罗斯几乎一模一样。守护者有些茫然地想,拔出了腰侧的佩剑。

对决以剑刃刺穿萨罗斯的胸膛告终。

萨罗斯的伤口处升腾起一股黑气,又在空气中淡化、消逝,似乎在昭示着某种不详的命运。

守护者看着萨罗斯上鲜血的面孔,突然心里一酸。

他低声道:“萨罗斯,我喜欢你。

萨罗斯挑起眉,唇边带上了笑意:“我也是。

 苏菲娅院长设计的幻影有这么逼真吗?守护者有些疑惑,但他的思维很快就被打断了,并陷入了长久的空白中。

    萨罗斯抬起他的脸颊,缓缓凑近--

         “他吻了我。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8楼 2020-07-20 16:14
二腿子 :

别担心傻螺丝,在副本里是不会真的受伤的-▽-

举报 2020-07-20 16:17 回复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6

副本计时结束,守护者在光芒万丈中回到了现实。

一个个问号像沼泽里的气泡争先恐后地冒出来,将守护者的大脑搅成一团糨糊。

为什么萨罗斯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为什么自己刚才仿佛被定住了?副本的幻影出现了规定外的动作,得把这个漏洞报告给苏菲娅院长……

停。

守护者按住太阳穴,机械地离开纳雅之森,决定暂时不去管这件事。

周年庆典的筹备工作才刚刚开始,新兵训练的方案还没有写完,最新任务即将出现,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做。他将今天的所有问题塞进箱子,层层密封,自暴自弃地丢尽了河里。

去做主线任务吧,这样就不会遇到萨罗斯了。

 

当然,这只是守护者一厢情愿的愿望。

迷糊的爱丽妮娅将红线搅做了一团,守护者看着被打了死结的、属于威恩和帝兰的红线,心底山崩地裂。

守护者飞快地赶到神殿:“会长,导师,你们······”

威恩正在往帝兰嘴里喂蛋糕,闻言抬起头:“怎么了?”

“······”

守护者迟疑地上下打量二人,威恩和帝兰都是一脸问心无愧的坦荡。

威恩与帝兰看起来与平时没有任何区别。守护者不确定地想,也许是因为会长过于强大?

他走出门,黑修达那只傻兔子正大张旗鼓地对着莉莉雅献殷勤。

“······”

萨罗斯抱臂站在一边,一脸一言难尽,看起来不太想承认这是自己的下属。

守护者躲了萨罗斯大半月,被骤然的相遇震得心魂俱散,下意识想要偷偷溜走,但萨罗斯已经向他走来。

“好久不见,小鬼。”萨罗斯笑眯眯道,活像只不怀好意的狐狸。

守护者有些心虚,轻咳一声:“你打算怎么处理黑修达?”

萨罗斯漫不经心道:“随你处置。”

守护者皱眉:“这是你的下属······”

萨罗斯凑近了些:“比起黑修达,我现在更倾向于讨论我们两个人的事。”

守护者按住萨罗斯企图捏自己脸的手,冷静道:“我想小爱应该并没有系错我们的红线?”

萨罗斯挑眉:“这根红线不是由你自己系上的吗?
守护者用看傻子的眼光凝视着萨罗斯。

萨罗斯笑意愈深,好心提醒道:“冰宫盛宴。”

 

咔擦。踩碎树枝的声音。
守护者面无表情地盯了萨罗斯一会儿,抽出手,转身离去。
萨罗斯在背后叫道:“同手同脚了--

    守护者愈发健步如飞,走过拐角处差点被绊倒,然后不出所料听到了萨罗斯的闷笑声。
    娘的。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9楼 2020-07-26 20:45
二腿子 :

我又回来啦( ̄▽ ̄)/

举报 2020-07-26 20:49 回复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7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10楼 2020-07-31 18:26
二腿子 :

把自己关小黑屋一个小时,终于憋出来了......意料之中的烂呢(:3_ヽ)_

举报 2020-07-31 20:03 回复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8

    幻影帝国的入侵毫无疑问以失败结束,紧绷的战斗后自然紧接着庆祝的香槟与舞会。奥雅大陆有了守护者,已然习惯永不缺席的黎明,舞会上的欢声笑语不像是劫后余生,倒有几分节日喜庆的味道。


  朵朵西穿了一件花瓣形的粉白长裙,亚麻色的长发顺服地披在脑后,只有鼻尖俏皮的小雀斑和到处乱转的褐色眼珠暴露了她的不老实。


  “守护者,来跳舞呀!”她提起裙摆跳下云端,如一只雨燕向守护者飞来。


  守护者手中拿着盛满月桂汁的玻璃杯——洛奇儿不让伤员喝酒,哪怕只是被魔气在肩上划了道口子。他笑着说:“我就不跳啦,换个人吧。”


  朵朵西撅起了嘴,想要说些什么,哈乐乐神不知鬼不觉冒出来:“朵朵西,要和我跳舞吗?”


  朵朵西的小情绪立刻消失得一干二净,大笑着揽住哈乐乐的胳膊冲向云端,哈乐乐百忙之中回过头,向守护者眨了眨眼睛。


  守护者哭笑不得地摇头,准备尝尝餐台上雪玲新做的甜点。一只乌鸦突然俯冲过来,将小蛋糕抹得七零八落,守护者手忙脚乱地抓住乌鸦的翅膀。


  那只黑色的小东西倒也不乱扑腾,睁着绿幽幽的小眼睛看向守护者。


  等等,绿眼睛······?


  守护者慢慢地,试探性地问道:“萨罗斯?”


  乌鸦开了口,声音粗哑滑稽:“没错。”


   守护者倒吸了一口凉气,迅速张望了一下四周:“你来干什么?”


  乌鸦歪了歪脑袋,守护者松开了它。


  乌鸦不紧不慢地梳理了一下羽毛,才道:“来陪你啊。”


  已经有人在看向这边了,守护者压低了声音:“你不要乱来,要是被会长发现了······”


  “被我发现什么?”一道声音从一人一鸟身后响起。


  守护者“啪”地捏上了乌鸦的喙。


  帝兰的目光在乌鸦身上停留了一会儿,又移回到守护者身上。


  “守护者,从迷风丛林传来了异动。”


  “怎么回事,会长?”


  “祭坛附近的能量波动突然增强,附近的生物都受到了影响。”


  “是幻影帝国做的吗?”


  “还没有查清楚,能量粒子的性质十分不确定,据侦查员说更像是来自上古的力量。我已经派了一支队伍去驻守,你抽空去检查一下吧。”


  “好的,我明天就去处理。”


  帝兰颔首,带着卷宗匆匆离去。


  乌鸦冷不丁开口道:“幻影帝国的邪恶势力都不会让伤员治疗完第二天就执行任务。”


  守护者笑笑:“别这样说,会长可是全年无休的,我好歹还能有个假期。”


  乌鸦很是人性化地叹了口气,像是早就料到他的答案。它抖了抖羽毛,跳到桌上:“来跳舞吗?”


  守护者怀疑萨罗斯变成乌鸦后智商也跟着降了一个维度:“要怎么跳?”


  乌鸦亲密地啄了啄守护者的手指:“就动你的手指嘛。”


  守护者叹气,在桌上立起两指,随着不远处云端上欢快的华尔兹变幻着舞步,乌鸦贴着他的手指蹦蹦跳跳,看上去滑稽至极,但他却莫名其妙地觉得······


  十分快乐。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11楼 2020-09-24 22:23
二腿子 :

我居然鸽了这么久...忏悔1s

举报 2020-09-25 12:26 回复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9

    狂欢在衣香鬓影中闭幕,守护者踏上了前往迷风丛林的道路。


  萨罗斯化身的乌鸦在不远处徘徊——他没能赶走萨罗斯,索性就让它跟着。


  迷风丛林处于奥雅之都近郊,却鲜有人至。这里是小动物们的乐园,郁郁茏茏的灌木爬满了整片土地,丛林深处的祭坛更是在校园流传的鬼怪故事中频频现身。

  

   守护者远远看到驻扎处立着的哨兵,从空中跳下,肩上的披风猎猎作响。


  对方动作标准地行了一礼,转向森林:“守护者您到了,请跟我来。”


  守护者紧随而上,一路上留神观察四周的景象,他注意到沿途的灌木都已干枯,这种植物本应四季常青。


  守护者开口道:“异常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哨兵道:“一个月以前。开始只是树叶泛黄,动物体质下降,当时记录员以为是换季的自然现象。从半月前开始,出现了动物狂化现象,治疗法术对其无效,而且这几天数量越来越多,我们才决定上报。”


  狂化······守护者皱起眉头。史籍中关于狂化的描述并不多,只记载狂化的动物会变得极富侵略性,不分敌我疯狂攻击,最后力竭而死。而发病原因,治疗方法都无从寻找。


  恐怕只能先和记录员了解情况,再做打算了。


    记录员是个瘦削的青年,他只披了件工作服,正在门口焦急地踱步。


  看到守护者一行,他飞奔过来,又在守护者面前猛刹住车。


  “请您立刻检查这里!迷风丛林的树木已经枯死了大半,狂化的动物越来越多,再不得到解决它们都会有危险······”记录员的语速很快,透露出不安与惶恐。

  

    “别担心,”守护者安抚道,“你们这几天有什么发现吗?”


    也许是守护者在人们心中建立的奇特信任起了作用,记录员真的平静了不少:“是祭坛的问题,离祭坛越近的动物,狂化的状态越严重,而且树木枯死也是从祭坛附近开始的!”


  守护者颔首:“我去看看,你们就在这里守着,不要轻易行动。”


    他飞快地清点了一下背包里的药剂,赶向丛林深处。


    死寂无声,灌木留下的尸骨狰狞地朝上伸着,似在诉说某种不甘。

  

   乌鸦刚才一直远远在后面缀着,此时飞到了他身旁:“先说,这不是我的人干的。” 

  

  守护者抿了抿唇:“我知道。” 


  乌鸦便闭了嘴,在沉默中前行。


  随着逐渐接近丛林中心,两人不约而同放慢了速度。有一种压迫感隐隐从祭坛处传来,如沼泽中粘稠的湿泥,令人难以前行。

 

   守护者远远望见祭坛上立着一个人影,他的心一沉,无声靠近。

  

  那是个女子,容貌惊人的美丽,穿戴花纹繁复的法袍和荆棘冠,华美圣洁,眼中却是毫无慈悲的冰冷。与此同时,守护者瞳孔骤缩。


  “艾米女神?”


  在守护者尚未知晓的远处,奥雅之树的一片叶子颤了颤,从叶尖顺着脉络,渐渐枯萎。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12楼 2020-09-25 20:57
二腿子 :

这章写的不太顺手...还请凑合看吧

举报 2020-09-25 22:15 回复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10

   “艾米女神?”


  守护者惊声道。


  祭坛上的人没有回应,守护者一咬牙,走了上去。


  “女神,您怎么在这里......”


  艾米瞥了他一眼,声音中不掩警惕:“你是谁?”


  守护者被这个回答震得一时失言,艾米没有得到回复,拧着眉头走向森林的另一方。


  守护者压住心底的不安,给洛奇儿传递了信息,快步跟上艾米:“等等,您要去哪儿?”

  

  艾米冷声道:“和你有关系吗?”


   立在守护者肩头的乌鸦响亮地啧了一声。守护者赶紧捏住它的喙。艾米扫了乌鸦一眼,并没有对此表现出太多的兴趣。

   

   守护者尝试与艾米交流,但艾米没有理会,好在她也并未拒绝守护者的跟随。守护者一边用手拨开挡路的树枝,一边暗暗祈祷洛奇儿快点到来。

     

  艾米突然停下了脚步,看向西南方向。


  是洛奇儿来了。

  

   “女神?”洛奇儿仓促赶来,鬓发还有些凌乱,脸上同样惊疑。


  “......”艾米静静地看着她。


  星月神杖闪了闪,洛奇儿皱起眉头。


  “守护者,有一股力量蒙蔽了女神的神智。”


   “有办法解决吗?”


  “办法......也许有。典籍记载楼兰石能够驱散攀附心灵之物,但是楼兰石是楼兰至宝,不能外借,我们得带着女神前去楼兰。


  “传送阵最多只能传送两个人,守护者,这个任务交给你了。”


   守护者毫不犹豫道:“好。”

  

   艾米终于开口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艾米女神,您的神智被一股力量蒙蔽了,也许您自己没有意识到,但是请相信我们......”


  艾米看了他们一会儿,也许是觉得不耐烦:“......好吧。”守护者和洛奇儿都松了口气。


  洛奇儿说:“事不宜迟,我立刻送你们到楼兰。”


  传送阵逐渐凝结成型,守护者突然发现一直跟着自己的乌鸦没了踪影。


  来不及多想,守护者先将乌鸦放到脑后,踏进了传送阵。


   再睁眼时,二人已身处另一番世界。

  

  风沙袭面,驼铃阵阵。


  这是一处市集的中心,做工精美的锦绣和充满异域风情的小物件琳琅满目。小贩的叫卖声和女郎的娇笑声不绝于耳。


  守护者婉拒了三四个热情的推销者,好不容易才从人堆中摆脱出来。一回头,艾米正被一个卖云织的小贩拉着,面露不快,似乎正在出言嘲讽的边缘。


  守护者哭笑不得地应付了口若悬河的小贩,将艾米带了出来。


  “你要怎么找楼兰石?”艾米抱着肩。


  “楼兰石是楼兰至宝,由楼兰王室世代保管,”守护者思考道,“我们得想办法见一见他们。”


  十分钟后,楼兰国的王子夜华收到属下的禀报,有两个装束奇怪的人企图闯进祭祠,被守卫抓获,现在正在押送往皇殿。


  在一群楼兰士兵的押送下,艾米冷声道:“这就是你想的办法?”


  守护者解释道:“楼兰国的王子即将继承王位,这段时间祭祠是重地,如果擅闯肯定会交由王子亲自审查。”


  “你如何保证他们不会直接把你当成敌人?”


  “别担心,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我有办法说服他们——”尾音猛地抬高,从容转为愕然。


  主座上坐着的人有一头熟悉的金色长发,和那个人一样不苟言笑。


  “帝兰会长?!”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3楼 2020-10-09 18:26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测试一下能不能发

回复(1)收起回复
举报 14楼 2021-01-16 13:20
二腿子 :

啊这,为什么通不过审核,没什么河蟹内容啊。

举报 2021-01-16 13:40 回复
Lv24 二腿子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64 和她聊天
7自成一派

11

审核大大,真的没有河蟹内容,就一普通小作文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6楼 2021-01-16 13:45
<<返回奥雅之光圈 回应/阅读:27/897
+1 16
本地保存成功!
发表回复 制作签名档
登录圈圈
没有多多号?立即注册!
更多>> 游戏道具
查看更多>>
奥雅之光圈大明星
墨离
墨离

把期望降到最低,所有的一切都是惊喜

粉丝:21

简茗乀
简茗乀

有结局的,都叫作“故事”,没有结局的,才叫作“人生”

粉丝:56

望北凄楚
望北凄楚

元宵快乐!

粉丝:480

雪诺|寒冰冰
雪诺|寒冰冰

“欲望之罪”的最佳懒惰代言人归我了!

粉丝:145

弃子漠然
弃子漠然

林家有女名青寒。

粉丝:704

废宅阿ze
废宅阿ze

粉丝:24

泠岚若幽
泠岚若幽

沾清雨洗心

粉丝:9

凡幸
凡幸

一只有梦想的兔子!

粉丝: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