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田圈圈 > 小说圈长篇小说 > 话题页
<<返回小说圈 回应/阅读:61/561

【归去来兮|柠素】Recorder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此贴属于归去来兮工作室


——分割线——

大家好,我是柠素。

因为原帖子被插楼了,所以重新开一帖。

依旧是关于小姑娘的心路历程。

欢迎顶帖评论互粉,给小菜鸡柠素各种建议!


归去来兮工作室持续纳新!

审核群907439908


大家不要回复此楼——

谢谢大家!!!!

尘枪 添加精华 2020-08-16 21:21:21

+1 19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楼 2020-08-10 08:20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在完结之前请不要插楼!

在完结之前请不要插楼!

在完结之前请不要插楼!

请认真阅读以下公告!!

谢谢大家!!!!!!!

回复(4)收起回复
举报 2楼 2020-08-10 09:07
素羽逐浪 回复 柠素 :
抱抱,太难了吧
举报 2020-08-10 09:58 回复
「靓bright」 :

来辽~继续等更~

举报 2020-08-10 10:56 回复
柠素 回复 素羽逐浪 :

我也很意外嘤嘤嘤嘤

举报 2020-08-10 11:12 回复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Part Ⅰ

窗扉没在一片刺眼的白亮之中,分不清形状。氧气分子在躁动着,挑逗着最后一根紧绷的神经。我坐在窗边,咬紧牙关,笔尖在空白的纸上飞快滑动。

间或抬眸,同学们谈笑莞尔,唇齿之间追逐破碎的光影,细数他们的快乐,偶尔仿佛无意,却流露出亲密关系的一句话跌入我的耳道。

“他们好像,看不见我。”

我慢慢地停笔,抬眸顾盼。空间在苍白的阳光之下没了形状,隐约能看见一些横平竖直的线条,同学们的脸也淹没在阳光里,只看得见一张张开开合合的嘴。

“你好,新同桌。”一句问候响起,我茫然地转过头,终于看见了她。

看见她的一瞬间,四周的阳光像是潮水一样退去了,世界不再是一片白茫茫,而是逐渐染上了颜色。那些横平竖直的线条,带上了温暖的色彩,染出一间宽敞明亮的教室,瘦长的黑板,木质的讲台桌,整齐的桌椅,还有站在我面前穿着宽松校服的少女。我盯着面前面容稚嫩的少女,视线细细描摹她的五官,从黝黑清亮的眸子,到小巧笔挺的鼻子,再到弯弯翘起的嘴角,还有脸颊上两粒小小的痣,都与记忆里的模样一一重叠。

可是,这是哪来的记忆?

那几个谈笑的同学的声音也渐渐清晰起来,我猛地转过头去,那一张张脸清晰地闯入我的视线,特别是那个头发自然卷的女生,那个偷偷画眼线的女生,还有那个抓着薯片袋子的女生。

我的头一阵剧痛。

“我叫阮思,你叫什么?”少女已经在我旁边坐下了,她细软的声音将我从剧痛里拉了出来。

“阮——”我的太阳穴还在隐隐作痛,听见阮思的声音下意识地张嘴,又急急咬了下舌尖:“季、季露,季节的季,露水的露。”

“名字很好听。”阮思软软地笑起来,“今天是高一开学,我好紧张呀。”

我揉了揉太阳穴,皱眉:“什么?”

阮思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笑眯眯地说:“我高中了呀。”

我扯了扯嘴角,低下了头。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3楼 2020-08-10 09:11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Part Ⅱ

我不知道我低着头看了多久的书,时间似乎被无限地拉长,书本上的字像是一群无意义的字符,忽远忽近。

我看不进书,闭眼捏了捏鼻梁。但是当我睁开眼时,已经不在教室里了。

我站在一条长长的走廊中央,左手边是一排教室,不远处就是教室的后门,右手边是阳台,围栏不高,楼下树木茂盛的枝丫舒展着探进来。我抬手抓住一根树枝,攥了攥,突然闪过什么念头,让我觉得我该攥着的不该是树枝。我疑惑地皱起眉,松开了手。

“露露,你在这里呀?”阮思突然从我的身后探出头来,软软的嗓音像是一层丝绸,温柔得让我愣了愣,觉得分外熟悉。

“你去哪?”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来。

“去洗手间呀。”阮思笑眯眯地说,又突然瞪大了眼睛,“别抓着我呀,我要憋不住啦!”阮思的笑音里带了些无奈。

我偏了偏头,又低头看了眼自己抓着阮思手腕的手,慢慢放开了她。我怔怔地看着阮思纤瘦的背影,有些疑惑自己为什么会抓着她的手,突然额角又传来一阵刺痛,视线扭曲模糊,世界从边角开始逐渐褪色,只有阮思周围那一点带着鲜活的颜色和温暖的阳光。

我不由自主追着她的背影迈开步子。只是迈出一步,眼前突然出现一堵白色的墙。

我的鼻子差点往墙上撞。

方形乳白色的瓷砖从墙角贴到与我腰部差不多高的地方。

身后传来脚步声,我转过身去,看见阮思被三个女生堵在洗手池边。

头发自然卷的女生,画着眼线的女生,还有手里抓着空薯片袋子的女生。

高晴薇,凌馥,陈蓓涵。

三个有着花一样名字的少女,张开红艳艳的花瓣,露出藏在馥郁花香下的獠牙,不怀好意地围住阮思。

 

洗手池顶着阮思的腰,她无处可退,上半身不由自主向后倒去。

“你们——”我想制止她们,想伸手推开离我最近的凌馥,但是却直接穿过了她们,又因为停不下步子,摔在地上。

我愣愣地看着对峙的四个人,抬起自己的手握了握拳,触感不太真实。

但是我能感觉到阮思的心脏在跳动,在她的皮肤下,鲜红的血液从心脏出发,流经身体的每一个角落,氧气分子与血红蛋白结合,又分离,细胞与细胞之间传递着各种各样的信号蛋白。

这些信号代表她还活着——

生命的信号如此奇妙。

当安静下来的时候,心跳就是最朴素的赞歌。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4楼 2020-08-10 09:16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Part Ⅲ

她们好像,看不见我。

高晴薇逼近阮思,黑色的卷发垂落下来,少女带着恶意的声音响起:“不就是会写点作文吗,下个月的全国征稿你、不、许、参、加。”

阮思还是那副柔软的样子,低眉不语。

高晴薇大概觉得一拳打在棉花上,耸肩嗤笑一声:“没意思。”

凌馥跟着高晴薇走了,陈蓓涵丢了手里的薯片袋子,将阮思身后的水龙头拧到最大,飞溅的水花弄湿了阮思整个背。

陈蓓涵洗了手,将湿漉漉的手往阮思脸上一甩。阮思清秀的脸上落了水珠,脸颊上两点娇美的痣氤氲起来,闪烁着七色的阳光。

陈蓓涵也走了。

我看见阮思靠着洗手池,缓缓蹲下来,双手捂住了脸。

我跑出洗手间,在走廊上狂奔,周围都是同学谈笑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朝我汹涌卷来,但是却没有人将视线落在我的身上。

——他们好像,看不见我。

阳光苍茫,视线里也是一片苍茫。

我四周张望,找不到那三个女生,只好叹了口气,回自己的位置上拿出一件薄外套回到洗手间。

阮思还蹲在那里,脸深深埋在双膝之间,双手无力地垂落。

我手里拿着外套,一时间竟不知道应不应该靠近阮思。

我甚至不确定我是不是能碰到她。

轻轻的啜泣声像是幼猫在挣扎,我看着蜷缩成小小一团的阮思,还是迈出了步子,将外套盖在她湿漉漉的背上。

这次,我碰到了她。

 

“露露?”她抬起头,露出绯红的眼角和鼻头,一双眼睛水光潋滟,我竟不知道是夏末秋初的阳光更加闪耀,还是她的眼睛更加美丽。

“要上课了,走吧。”我转开话题,慢慢将她拉起来。

阮思蹲得久了,站得快了会头晕,慢慢站起来又腿麻,我扶着她,她冲着我露出单纯的憨笑。

我们走得很慢,不像是因为前方可能会有什么坎,倒像是因为这是我们能相伴而行的最后一段路。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我只知道阮思慢慢捏紧了我扶着她的胳膊,整个人靠在我的身上,步子走得更慢了。

她在害怕吗?

她在害怕吧。

 

这一次走廊的同学像是能够看见我了,好奇的目光投注在我和阮思身上。我们心态很稳,一步一步走回教室。

高晴薇三人已经坐在位置上了,向我们俩瞥来一眼,又嗤的一声看向了别处。

我带阮思坐回位置上。

“露露,我可不可以……”阮思的声音轻轻的,比雏鸟的嫩绒还要柔软,我知道阮思的声音软,但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无力地说话。

“你坐在里面吧。”我说,“东西不急着换,反正都是同桌。”

阮思冲我投来感激的视线,坐在那个靠窗的位置上,慢慢地直起身子,又像是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往墙上倒过去。

我低着头,视线游离在书页上,无声地为她筑起一堵人墙。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5楼 2020-08-10 09:19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Part Ⅳ

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阮思的桌面上多了一个亚克力立牌。

是一只Q版蓝孔雀,宝蓝色的羽冠高高立起,孔雀的头颅骄傲地抬着,尾屏绽开,宝蓝色的尾羽上点缀着金色与绿色,像是一粒粒圆形的宝石。

阮思喜欢在早上的时候玩那块小立牌,金色的喙追着太阳的方向,剔透的亚克力板透过阳光,镀上一圈彩色的光。

她的指腹抵着孔雀小小的头颅,另一只手托着腮,视线投向窗外,和她的小孔雀一起看着太阳的方向。

 

“国庆玩得开心吗?”班主任是地理老师,圆圆的身材一团憨厚和气,“咱们开始学太阳直射点。”

“大家都听过太阳东升西落吧?这个说法不够准确。”

“秋分过后太阳的直射点移到南半球,而我们在北半球,准确地说,现在的太阳,是从东南升起,向西南落下。”

 

我草草记着笔记,并没有与神游窗外的阮思过多交流。

直到几个月后椅子腿的残影在我眼前划过,我才突然想起一件事——

那只小孔雀,是阮思在秋分的第二天带来的。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6楼 2020-08-10 09:26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PartⅤ

我以为阮思被高晴薇威胁之后,会害怕得放弃全国征稿。但是她没有。

她变得有些沉默,但我能够感觉到她也更加坚强了。除去清晨玩小孔雀立牌的时间,她在争分夺秒地写作、修改、找老师点评、再修改。不到一周的时间,我看见她推翻重写了三次。

阮思将自己困在两张桌子、一堵墙和一个我之间。在这个小小天地里,她不停地写,不停地改。桌上的小孔雀看着太阳,她看着手下的草稿。

我是她的第一位读者,看着她的词句从柔软清秀到锋利刻薄,故事从仙境奇遇到知更鸟之死。知更鸟在方格之间死去,丧钟为喋血的知更鸟送行。但是阮思给了它们更多的结局,审判庭抓住了凶手,吸血的帮凶全部伏法,冷漠的旁观者也付出了代价,知更鸟在仙境里复活。她的心逐渐筑起高墙,但是她的坚强也许并不像看上去那样真实。

我曾听过语文老师问她:“你最近是不是生活上遇到了什么困难?”

当然,那时候她们看不见我,我也触碰不到她们。

 

她又带着草稿去找语文老师,我留在位置上为她守好这一寸天地。

“我的眼线笔不见了!”凌馥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伴随着她翻找抽屉的声音,哐哐当当恨不得响穿天。

“会不会是自己不注意放在哪里了?”陈蓓涵抱着薯片袋子,抓了一把薯片塞进嘴里,也亏得她不是易胖体质,不然这样天天吃薯片,还不得胖成一颗球。

但是我心里突然有一种毛毛的感觉,冷不丁打了个寒战,和其他同学一样,看着凌馥将桌面和抽屉一寸一寸翻过去。

“会不会是被人偷了啊,那支眼线笔是大牌子,二手也能卖个好价钱。”高晴薇卷了卷自己的发尾,挑着眉翘着嘴角说道。

不论是没有经济能力的学生时代,还是长大成人之后,偷盗都是最容易让人被孤立、被怀疑、被伤害的罪名,恶意之人用道德的利剑就能轻松扎穿他们的心。

偷盗也是最容易栽赃的罪名。

我看着那三个有着花一样美丽名字的女生,她们的皮囊之下是漆黑的灵魂和漆黑的恶意,獠牙闪着寒光,张牙舞爪地向我袭来。

准确地说,她们的目标是阮思的位置。

她们好像,又看不见我了。

她们的手直接穿过了我的身体,大概在她们看来,这里的两个位置都是没人在的,所以凌馥直接一挥手,先将我的书都扫到地上,再将阮思的书从窗子丢出去,又把抽屉里摆的整整齐齐的书都抽了出来,狠狠地抖动,夹在书里的笔记和卷子散落了一地。

一场热闹引来了无数围观者。

凌馥拿了阮思的包,拉开拉链在里头翻了一遍,最后拿出了一支眼线笔。

“是这支,你之前还给我涂过呢!”陈蓓涵嚷嚷着,一锤定音。

只有我清楚地看见,凌馥是在翻找阮思的书包之后,从自己的袖子里抽出眼线笔的。不,也许不止是我,还有高晴薇和陈蓓涵。她们都是帮凶。但现实不是童话。

凌馥将书包扔在阮思的椅子上,手里拿着眼线笔,三个人组成了一支虚伪的胜利之师,上演一场栽赃的闹剧,再昂首挺胸地班师回朝。

我慢慢地站起来,跑下教学楼,就算大家现在看不见我,但我至少,至少把扔出去的书找回来。

找回来——

但是我找不回来。

因为我碰不到那些书。

 

我真的活着吗?

 

我只好站起来,阮思快要回来了,她一个人面对混乱的书桌,不知道会不会又哭了。

我这样想着,迈出一步,就被一张桌子绊了一下。我回到教室了,绊我的是坐我前面的同学的桌子。我的脑子有些混乱,怎么又突然转移了位置啊,为什么?是因为阮思吗?

有一个人站到了我的身边,余光里可以看见她柔软的黑发,还有脸颊上两粒小小的痣。是阮思。她不可置信地看着位置上一片狼藉,浑身僵硬,蹙起的眉头好像在问——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我也不明白,我能做的只有陪着阮思将书再整理起来。

一只脚踩在阮思正打算拿起的语文书上。

凌馥尖锐的控诉响彻整个教室:“阮思,我不过是在洗手间碰了你一下,你为什么要偷我的眼线笔?”

阮思的手抖了一下,接着浑身都颤抖了起来。她低着头,我分不清她究竟是气得发抖还是在哭。

我抬头,嘲道:“凌馥,我甚至没有在洗手间碰你一下,你为什么要踩我的书?”

凌馥似乎是想起她将阮思桌面上的书都扔到楼下去了,洒在地上的大部分是我的书,脸上划过一丝尴尬的神色,不情不愿收回了脚,但她还是不肯放过阮思:“你的书都在楼下呢!小偷活该被扔书——”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8楼 2020-08-10 11:55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Part Ⅵ

为什么高晴薇她们突然开始欺负阮思?阮思明明与她们没有任何交集。

为什么没有人站出来替阮思说话?乱翻别人东西的行为明明是错的。

为什么老师也对高晴薇她们不闻不问?班主任与语文老师采取的唯一措施只是让阮思下课就去办公室待着。

为什么呢?我不明白。

我想去查一查。

 

放学之后,我跟着高晴薇她们出了校门,凌馥坐家长的车走了,陈蓓涵有自己的自行车,只有高晴薇是走路回家的,我稍微抉择了一下,还是决定跟着高晴薇。

放学路上的高晴薇会真心开怀地笑,会蹦蹦跳跳地走,甚至会轻抚路边小野花瘦小的花瓣,和学校里高傲刻薄的高晴薇完全不一样。

我跟着她到了家,是独门独户的小别墅,高晴薇拿出钥匙进了门,我站在小院子外犯了难,接下来,我该怎么弄明白真相?

一只猫咪突然窜了出来,我被吓了一跳往院子围栏倒去——但我却穿过了围栏,穿过了花圃娇嫩的蔷薇花,一个踉跄之后终于在院子中间站稳了步子。我好像又进入了别人看不见的状态了。

我走到褚红色的大门前,试着伸手摸了摸,很顺利地穿过大门进入一个明亮的大厅里。我能听见中央空调运转的细小嗡嗡声,温度被恒定在26℃,舒适得让人不想再出门。

我听见玄关旁边的房间传来说话的声音,我脱下鞋子赤脚走过去,就见高晴薇与一对中年夫妇坐在一张饭桌上,伴着碗筷相碰的清脆响声,聊着些简单的话。

确切地说,只有那对中年夫妇在说话。

男人对着高晴薇说:“听说你阮叔叔的女儿又获奖了?”

女人说:“那个小女孩叫阮思吧,她爸爸去世得早,她跟着妈妈生活,特别争气。”

男人说:“晴薇什么时候也得个奖吧,给爸爸争争气?”

女人笑了:“她呀,别给我找麻烦就好了,天天只知道欺负同学。不过上了高中之后老师就不来告状了,估计这孩子也是知道读书了。”

男人又说:“今年的全国征稿又要开始了吧?你也去写一个,爸爸给你改。”

女人也说:“是呀,你爸爸和阮叔叔曾经是他们编辑部两朵霸王花,你也和阮思一起做全国征稿的仙女花啊。”

男人无奈地看着妻子:“怎么我就是霸王花,晴薇就是仙女花了?”

整个饭桌洋溢着高晴薇父母的笑声和家常话,只有高晴薇沉默地吃着饭,她基本不怎么动筷子,就算动,也只夹离自己最近的那盘菜。在饭桌上的高晴薇,既没有学校里的高傲刻薄,也没有放学路上的开心温柔,麻木冷漠得像是又换了一个人。

我认得那个男人,国内顶级作家,写作界的巨牛;他的妻子也曾一同被报道,是个背景很硬的温柔女人。

原因也许就这么简单。

我离开了。

 

院子里的紫色蔷薇花在风中摇摆,一簇小小的朱顶红藏在中间。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9楼 2020-08-10 12:06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Part Ⅶ

我的状态在慢慢改变,之前只是偶尔会出现别人看不见我,并且我能穿透障碍的情况,但是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周围的人好像都无意识地忽视了我,如果不是阮思与我说话,引起别人的注意,不然在别人看来,我也许就是一团看不见的空气。

阮思似乎也慢慢地看不见我了,但是她努力地与我说话,像是想留住我,大概是因为我曾经给予过她善意。

可是让我觉得奇怪的是,我好像很容易就接受了他们看不见我的事。

为什么呢?

 

但是我更担心的是,阮思更加沉默了,除了语文老师和我,她好像没有别的聊天对象了。

她依旧不停地写稿子,不停地往不同的刊物上投稿。她疯狂地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不仅是写作,她还参加了校合唱团的钢伴选拔,名单公布的那天,高晴薇在班上酸了她一整天:“小偷的手还能弹钢琴?”

我明白,阮思的目的达到了。她在让自己更优秀,更加坚不可摧,拿成绩堵上悠悠众口。

但是我低估了恶意有多么可怕,尤其是一个未成年人的恶意。

 

阮思为了不久之后的省合唱比赛,在音乐教室与合唱团的同学不断磨合,上课时都能听见窗外飘进来的歌声,放学之后更是清晰。

临近清校,只能听见钢琴声了。我坐在位置上,等阮思回来一起放学。

意外的是,高晴薇去而复返了,她没有背书包,走到阮思的位置上,从她抽屉里那打誊抄好的作文纸中,随便抽出了一篇装订好的文章,随后扬长而去。

她看不见我。

我盯着她的身影,见她出了教室的后门却没有往校门的方向去,而是向着反方向走了。

反方向的尽头是音乐教室,里面有还在练习钢琴的阮思。

我心道一声不好,往书包里一摸,发现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只好从阮思的书包里拿出她的手机,马上站起来往前迈了一步——又是一次地点转换。

但我还是来迟了。

空旷的教室里有一台黑漆的三角钢琴,阮思坐在钢琴凳上,发出凄厉的哀鸣,高晴薇站在钢琴旁边,挡住了我的视线。

发生了什么?在洗手间被拦截、书本被破坏、被人污蔑是小偷都一声不吭的阮思,是遭遇了什么,能发出这样的惨叫?

我快步走近一看,心里慌成了一团乱,钢琴盖掉了下来,砸在阮思的关节上,将那双白皙纤细的手直接砸到变形,殷红的血流了下来。

“阮思——”我高喊一声,将钢琴盖慢慢掀开,阮思无法克制地大声哭喊,我扶着钢琴盖,另一只手开始拨打120。

这回高晴薇可以看见我了,她看了我一眼,慌慌张张地逃走了。

 

阮思住院了。她妈妈知道是我通知的救护车,特地到学校来感谢我。

温柔美丽的短发女人,双眼通红,眼下青黑,脸颊凹陷,鬓角花白。

我安慰了她两句,思考了很久,还是说出来:“阿姨,我想去看看阮思。”

憔悴的女人摇了摇头,眸中噙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医生说,思思以后再也不能弹钢琴了。”

接着她又紧紧拉住我的手,问我:“同学,你是思思的好朋友吧,你知不知道是谁把钢琴盖砸下来的?……校长告诉我是思思自己不小心,可是我不信,我不信……思思从来都那么小心认真……”

我沉默了一下,想告诉她是高晴薇做的,但张开了嘴却发不出声音。

我又想告诉她偷眼线笔是凌馥污蔑阮思的,但喉咙里像是塞了一块棉花。

我还想告诉她阮思也被陈蓓涵欺负过,但一切都是徒劳。

我只好闭上了嘴,最后告诉她:“我不知道。”

好像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在阻止我说出真相。

回复(2)收起回复
举报 10楼 2020-08-10 12:25
素羽逐浪 回复 柠素 :
说好的没有刀,孩子都被你刀傻了
举报 2020-08-11 09:56 回复
柠素 回复 素羽逐浪 :

啊这——其实下面更刀(小声bb)

举报 2020-08-12 10:00 回复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Part Ⅷ

一个多月过去,阮思终于回到了学校。

她的手经过手术,遍布疮痍,手指原本的皮肤颜色与植皮的颜色交错斑驳,关节突然膨大,十指像是十根只有一颗过期山楂球的糖葫芦。

她回来第一天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我笑了笑,然后又开始玩她的小孔雀立牌。她再也没有动笔,也没有听课,班主任无奈又愧疚,最后什么都没说。

听说学校为了压下这件事,几乎为阮思付清了手术费。阮思的妈妈曾告诉我,手术很成功,但是阮思的双手再也无法复原,她再也不能弹钢琴,甚至不能长时间地写作,因为阮思的关节会痛。

憔悴的女人恳求我告诉她那个伤害她唯一的女儿的人是谁,但是我依旧没有办法将高晴薇三个字告诉她。

不过我可以确定,钢琴盖不仅砸伤了阮思的手,还将原本温和的阮思砸得面目全非。

 

不知道为什么,高晴薇砸伤了阮思,却没有停止欺负她,相反,她和凌馥、陈蓓涵更加变本加厉地散播流言。

“听说手被钢琴砸了的那个阮思,其实是抢了别人的钢伴位置,钢琴都看不过去才被砸伤的。”

“她还偷同班同学的东西呢,据说还挺贵的,被当场抓获呢!”

“死了爸爸的单亲家庭,教出一个小偷太正常了。”

阮思将全国征稿的作品交给语文老师,在走廊上被同学指指点点,她用沉默抗击来自四面八方的利刃,不看、不听、不说,沉默和麻木保护了她两个月,又陪她度过了一个多月的病床时光,她大概以为这样可以保护好自己吧。

但是我知道,在我和她都看不见的内心深处,已经是一片刀刻的荒芜。

她回到座位上,低着头看着桌子,突然问我——

“我的笔位置偏了,是你动的吗?”

回复收起回复
举报 11楼 2020-08-10 18:03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Part Ⅸ

我意外地看着她,还没等我开口,她又幽幽叹了口气:“抱歉,不该怀疑你。”

我摇了摇头,对她说没事。

但是高晴薇三人又耀武扬威地来了,凌馥又一次将阮思的书架扫到地上,双手撑着桌面,恨声道:“阮思!你为什么要污蔑薇薇!”

阮思的视线一直盯着桌面,什么也没说。

高晴薇嗤笑一声:“不愧是能拿全国奖的才女啊。”

陈蓓涵跟着应和:“阿姨教出了个好女儿啊,不仅偷东西,还会污蔑人。”

我震惊于她们泼脏水的能力,学校已经替高晴薇压下了这件事,她们还不依不饶大声嚷嚷什么?

高晴薇耸了耸肩,更恶毒的话脱口而出:“当然,有爹生没娘养的人,脑子里净是歪门邪道。”她俯下身,凑近了阮思:“诶我说,会不会是你妈找了男朋友,你怕她丢下你,才用这种方法来博取注意啊?别啊,阿姨的第二春,你必须要支持——啊!”

阮思终于有了反应,她直接抄起桌上厚厚的参考书,书脊朝着高晴薇飞了过去,狠狠砸在她的额头上;她又趁着陈蓓涵和凌馥吃惊到来不及反应的档口,一把将双手撑着桌子的凌馥往后一推,站起来朝桌子狠狠踹了一脚。

嘭的一声,本就沉重的桌子带着桌面上、抽屉里的参考书往凌馥身上倒去,将凌馥压在桌子底下。

还没完,阮思捞起自己的椅子,朝高晴薇和陈蓓涵脑袋上一扫,马上就要给失去躲避能力的两个少女开瓢。

我扑过去,想要制止阮思,但是毫无意外地,我又进入了那种别人看不见我,而我能穿越障碍物的状态。

我没能阻止阮思。

但是她到底控制住了自己,钢筋的椅子腿砸在高晴薇和陈蓓涵的身上,没往脑袋上砸。

只砸了两三下,阮思就放下了椅子,十指不停地颤抖,大概是疼了吧。

高晴薇三个人狼狈地倒在地上,围观的同学害怕被波及,纷纷散开去找老师了。

我震惊于阮思的行为,但我更心疼她。如果是我,我不会比她做得更好。

不想在沉默中死亡,只能在沉默中爆发。

我的心很疼。

疼到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小孔雀立牌,是阮思在秋分的第二天带来的。

 

深秋已经转凉,宽大的校服之下是少女单薄的身形,我惊讶于这小小的身体一瞬间爆发出的力量。

“你为什么不帮我揭穿高晴薇?”阮思站在那里,轻轻地问。

“你为什么不帮我揭穿高晴薇!!!!”阮思像是困兽一样,发出痛苦又绝望的哀嚎,我看着她,感到特别困惑,难道现在她们又能看见我了?

“为什么,为什么!!!?”阮思随手从我的桌上抄起一本书,往我砸过来。书本脱手的那一刹,我看见阮思睁大了眼睛,里面全是后悔的神色,而我一次又一次无法告诉阮思母亲真相,内心的愧疚让我闭上眼睛打算全盘接受阮思的痛苦——只可惜这本书仅仅代表阮思所有痛苦里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预料之内的疼痛没有到来,反倒是身后响起了书砸在墙上又掉到地上的声音。

“你——你是什么?”阮思捂住了自己的嘴。我想,我大概处于一种可以被看得见,但是又可以穿过障碍物的状态吧。

阮思渐渐崩溃,蹲了下来,大声哭喊着“对不起,对不起”。

我没办法怪她,只能走近她,抱住蜷缩成一团的她。

只是这一团,比当初在洗手间里的那团更瘦小了。

回复(8)收起回复
举报 12楼 2020-08-10 21:06
素羽逐浪 回复 柠素 :
我来看真正的大佬柠素了,日常跪看
举报 2020-08-10 21:55 回复
柠素 回复 素羽逐浪 :

捕捉到真正的大佬白鹭了——部长不能这么谦虚

举报 2020-08-11 09:29 回复
素羽逐浪 回复 柠素 :
你是谦虚,我是真菜
举报 2020-08-11 09:56 回复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Part Ⅹ

因为阮思在众目睽睽之下殴打同学,学校再愧疚也要给她一个处分。这件事还没有公布,我只是在路过办公室的时候听班主任说起,学校将在下周一的升旗仪式上通报批评,并且要求阮思在国旗下读检讨书。

全国征稿的红名单也贴出来了,第一竟是高晴薇。我在榜首没看见阮思的名字,她被排在了十几名的位置。

凌馥与陈蓓涵替高晴薇高兴,觉得高晴薇认真起来甩了阮思十八条街。

我静静地看着三张妖魔鬼怪的脸,心里突然升腾起了一股怨恨。高晴薇偷阮思文稿在前,毁阮思双手在后,却没有任何惩罚,甚至没有一丁点愧疚与忏悔,难道不值得怨恨吗!?

但是阮思已经五天没来上课了。阮思的妈妈打电话给老师询问阮思的下落,未果,班主任和语文老师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儿。

阮思,不见了?

我庆幸,阮思不来学校就见不到这些腌臜事;我也着急,想找到阮思。

周围的人已经彻底看不见我了,在他们的记忆里,甚至也没有了季露这个人——我曾经看过老师的花名单,属于季露的那一行已经消失了,座号在我后面的同学都往前调整了一位。

班上少了一个人,但那个人可以是我,不可以是阮思,她还要写作,还要继续参加全国写作比赛,她还有更美好的未来。

我站起来,又往前迈了一步——如果,如果每一次我转移空间都是为了阮思,那这一次请一定要让我找到她。

 

阮思桌上的小孔雀立牌看着太阳的方向。

我调了整整一个上午。阮思回来会开心吧。

 

很明显,我成功了。

我站在一条街道上,这条街有一些老旧,矮矮的楼房挤在一起,连阳光都被挤瘦了,在墙上投下一条纤细的光带。

我朝周围张望,特殊的身体状况让我能够无视建筑与车辆,在拥挤的马路上自由穿梭。

我的目光突然一顿,我找到阮思了。她从一座破旧的小矮楼里出来,身上穿着不合年纪的艳丽裙子,这条裙子倒像是阮思的妈妈会喜欢的风格,如果不是阮思一团稚气的面容,也许我也不会注意到她。

她斜挎着一个不大却鼓鼓囊囊的包,从楼里出来之后没有选择走马路,反倒拐进了旁边的小巷子里,像一朵入了水的水母,熟练地在巷子里游走,若不是我能够直接穿越障碍,可能拐两个弯就跟丢了。

我跟着她去了一家电器维修店,老板是个胡子拉碴的大叔,和阮思很熟。听他们的交谈,这个不修边幅的大叔是阮思爸爸的好朋友,只是少年时代被人诬陷抄袭,心灰意冷之下放弃写作,开了一家维修店。

阮思与店老板聊得不多就要离开了。分别时,她拿下自己的挎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有些厚的牛皮纸信封。

我以为她是要拿钱请店老板做些什么,但是我错了。

阮思把信封拿在手里,反倒将挎包给了店老板。

“我一定做到。”店老板郑重地说。

阮思离开了。她带着钱,不敢选择公交车,穿着母亲裙子的阮思走在街上,慢慢踱回家。我跟着她进去,见她将信封放进电视柜的抽屉里锁上,又从另一个抽屉里拿出一枚硬币出了门。

她拿硬币坐了一趟公交,冷冷清清的车厢里只有司机和她两个人和一个算不上是人的我。

她打算回学校。我松了口气。

 

那个放信封的抽屉里,已经有很多很多的信封了,每一个都带着点厚度,被整齐地叠放在一起。

 

这个时间都在上课,没有人注意到阮思回校了。

她没有走正门,而是找了一处围墙不高的地方,翻墙进去的。

她也没有回教室,而是走上了教学楼的天台,拉开那串锈蚀的、已经断裂的锁链。

破旧的铁门洞开,发出古老又沙哑的嘶叫,门后被封印的阳光铺天盖地而来。

阳光照在阮思的身上,也照在她的心上,她内心深处刀刻一样的荒芜完完整整摆在阳光下。我看见她哭了。

锁链整齐的断口反射太阳的光,亮得刺眼。

 

阮思坐在天台的边缘,两条细白的腿在大楼外面晃悠。她笑着哭,哭着笑,目光穿过天空和时间,像是在看着过去或者未来的自己。

我站在她的身后,想要拉住她,但是我做不到。我拼命想要触碰到她,但是每一次我的手都从她的身体里穿过。

可我不想放弃,我不能放弃。花名册上少了一个人,那个人可以是我,不可以是阮思。

可她终究从教学楼的边缘飞了起来,纤细的手臂一撑,畸形的十指张开,她的身体奔向大地,她的灵魂飞向天空。

周围开始褪色,阳光从金色变得白茫茫,我从天台的边缘向下看去,阮思穿着艳色的裙子,躺在一片艳色的血泊之中。她的妈妈从远方赶来,拨开看热闹的围观学生,哭喊着扑到阮思的身上。

我静静地看着,心里突然很酸很酸。

 

“记录者13019,禁止哭泣行为。警告,禁止哭泣行为。”

一个机械冰冷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夺走了我眼前最后一点颜色,喋血的知更鸟消失在一片白芒之中,知更鸟妈妈的哀鸣也散在遥远的苍穹里。

“记录者13019,曾用名阮思,请汇报你的工作。”

我慢慢地转过身,在泪水朦胧里看清了发出声音的东西。

是一本书,封面漆黑,内页雪白。

 

我全都想起来了。

回复(8)收起回复
举报 13楼 2020-08-11 09:27
素羽逐浪 回复 柠素 :
说实话我看前面我下意识以为……咳咳,她堕落了,不知道我最近看啥看多了
举报 2020-08-11 09:58 回复
柠素 回复 素羽逐浪 :

其实我当时写的时候也有这个顾虑,会不会让你们误解啥的。。。。但是误解也是一种美丽叭

举报 2020-08-11 11:03 回复
柠素 回复 素羽逐浪 :

我来更文啦——

举报 2020-08-11 11:03 回复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回复(7)收起回复
举报 14楼 2020-08-11 12:38
柠素 :

还有一个attention!!!!只是正文完结!!!!不要插楼!!!!

举报 2020-08-11 12:42 回复
素羽逐浪 回复 柠素 :
还好,这个挺清晰
举报 2020-08-11 12:58 回复
柠素 回复 素羽逐浪 :

还好我听部长的话截电脑了——智慧的部长

举报 2020-08-11 13:12 回复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Addition

高晴薇、凌馥和陈蓓涵三个人现在焦头烂额。

阮思死了,后脚就有海量的文章、图片和视频在网上流传。

文章是阮思的遗书,遗书里条理清晰又富有文采地记录下了高晴薇三人的恶行——

高晴薇带人在洗手间威胁了阮思,配上了她们三人尾随阮思进入洗手间的监控照片。

凌馥栽赃阮思偷眼线笔,配上了教室监控录像,除了高晴薇、凌馥、陈蓓涵、阮思四人,其余同学的脸都打了码。凌馥粗暴的丢书行为以及她踩阮思捡起的书的行为引起了网络上一片哗然。

紧接着,是高晴薇偷取阮思抽屉里的文稿的录像。高晴薇是通过父亲的渠道投的稿,得了校内投稿的最高分,入围的作品都会做成特刊。语文老师买了一本,意外地发现高晴薇写的竟然是阮思与语文老师两人精雕细琢出来的作品,而阮思投稿的,只是她随便写的小童话。

震怒的语文老师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一个沙哑的男声告诉她,他要替阮思找出真相,于是语文老师在这件事上作了证。

还有阮思在音乐教室的录像。录像里,三角钢琴的边缘闪烁着夕阳的暖光,突然钢琴盖狠狠落下,暖光成了血光。高晴薇脸上错愕,慌慌张张地跑了,留下阮思一个坐在钢琴凳上,凄厉地哭喊。直到负责清校的保安路过听见喊声,阮思才被送到医院。

跟在后面的,还有阮思和阮思母亲的遭遇。学校害怕得罪高晴薇的父母,一力压下这件事,凶手逍遥法外,甚至还在传播受害者的流言。

三人成虎,流言越传越不成样子。终于,在阮思回到学校的那天,高晴薇三个人用最恶毒的话侮辱了阮思的母亲。

她可以忍受别人伤害她,但是不可以说妈妈一句坏话。

阮思愤怒地用书、用桌子、用椅子,捍卫自己的母亲。

阮思在遗书里写着不后悔,也配上了这场反抗的录像,网上一片叫好声。

不仅仅是阮思自己,阮思用了五天的时间收集了其他被高晴薇三人欺凌的同学的证词与证据,一同放上网络。

 

电器维修店今天没有开门,店里一片昏暗,邋遢的店老板面前摆着一台老旧的台式电脑,荧幕发出微弱的光芒。

店老板的眼睛水光朦胧,他忍住泪意,看着电脑里持续发酵、热度飙升的帖子,笑了。

“我做到了。”他郑重地说。

 

语文老师因为给阮思做了证,被学校辞职,但是她的行为得到了网友的赞同,一所优秀的私立学校向语文老师抛出了橄榄枝。

后来,语文老师退休了,她想着自己站在讲台上的倥偬一生,迎来一届又一届的高一孩子,又送他们去往更加美好的未来,总是能露出欣慰的笑容。

但是她总想起阮思,那个文章写的特别好的小姑娘。

今天,她终于有时间翻开当年那本入围作品特刊,细细阅读阮思留下的最后一篇作品。

知更鸟在方格之间死去,丧钟为喋血的知更鸟送行,知更鸟在审判庭复活,与审判官联手,借了冷漠的旁观者的刀,裁决了罪恶的主谋和帮凶。

童话的最后,知更鸟啭鸣似笛:

“我的肉体留在地面,你们的灵魂必下地狱。”

语文老师愣了许久,她突然想起在秋分的第二天,阮思的桌面上多了个小孔雀立牌,她总是在早上玩那个立牌。

“秋分过后的早上,太阳从东南升起。”语文老师喃喃道,“孔雀东南飞。”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

揽裙脱丝履,举身赴清池。

刘兰芝没有出嫁,阮思没有被处分。

她们,都干干净净。

——REAL END——

回复(10)收起回复
举报 15楼 2020-08-11 12:46
素羽逐浪 回复 柠素 :
虽然结局还行但我还是觉得很刀呜呜呜
举报 2020-08-11 12:59 回复
柠素 回复 素羽逐浪 :

刀吗?我感jio挺棒的诶?(自我感觉非常良好)

举报 2020-08-11 13:12 回复
素羽逐浪 回复 柠素 :
嘶?这都不刀?可刀了
举报 2020-08-11 13:19 回复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Lv17 柠素
个人主页 她的圈圈
粉丝:33 和她聊天
3柏子仁安心

追文的小可爱萌:

到这里,《Recorder》这篇小说要和大家说再见了。

这是我第一次在圈圈发表自己的作品,文笔文风都很稚嫩,承蒙大家不弃,万分感激。

在整个创作的过程中,我想了很多很多,从情节的设置到语句的处理,我该在什么地方着力描写,我又该在什么地方留出空白。

校园暴力太常见了,身体上打击比较少见,更多的是语言与精神上的欺侮。我想写这样一个故事太久太久了,终于在归去来兮有了这个机会,我很感激。

再回到这个故事本身吧。

我不喜欢小白花,坚强、刚烈、反抗,才是我最喜欢的色彩,阮思就是这样的小姑娘。也许整篇文章的进程有些戏剧,但是对一个心理状态敏感细腻的小姑娘来说,任何的选择皆有可能。

当然我希望看到这里的你,能够更加坚强地面对未来的生活,不论是甜是苦,活着就有希望。

在此,我希望大家学习顺利、工作顺利、平安喜乐,无论是遇到言语的利刃,还是精神的欺侮,亦或是身体的打击,都不要放弃自己的希望!

 

——本帖属于归去来兮工作室——

 

——完结——

回复(8)收起回复
举报 16楼 2020-08-11 13:07
素羽逐浪 回复 柠素 :
棒!我加把劲!争取今天也完结
举报 2020-08-11 13:19 回复
柠素 回复 素羽逐浪 :

加油!!!部长最棒惹! 

举报 2020-08-11 13:32 回复
「靓bright」 :

啊啊完结了,真棒

举报 2020-08-23 11:04 回复

-欢迎来归去来兮玩,大家都很好很好。

-这里柠素,混个眼熟。

<<返回小说圈 回应/阅读:61/561
+1 19
本地保存成功!
发表回复 制作签名档
登录圈圈
没有多多号?立即注册!
更多>> 游戏道具
查看更多>>
小说圈大明星
上司几太
上司几太

欢迎回家。游言(苏彻霖)。Q2267915651.

粉丝:75

913402951
913402951

粉丝:2

介妤川.
介妤川.

在镜头中还能

粉丝:0

镜月冥玉
镜月冥玉

镜の月·伪

粉丝:19

觅晓
觅晓

欢迎回家,林小愿(禄灯灯)。

粉丝:31

觅晓
觅晓

欢迎回家,第五怜。【退】。

粉丝:26

心之所向
心之所向

军训ing(26日~30日)

粉丝:21

天启-堕神
天启-堕神

毁灭的尽头只剩下混沌,我或许不期待,可我无法停手

粉丝:23